第三章 胆大包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璎珞下意识地转过头,两人的鼻尖轻轻相触,双唇也只剩咫尺之遥。
  那一刻,时间仿佛冻结了般,让她如遭电殛,彻底的懵了!
  “你,你,你……!”
  璎珞一阵气结,差点背过气去,拿葱指指了宁羽半天,硬是没说出什么狠话来。
  拿手指了指自己,宁羽一脸无辜道:“我?我怎么了,都说了让你等一等了……哎呦!”
  啪!!
  话还没说完,一个耳光已经毫不留情地重重落在了他的脸上,让其痛呼出声。
  宁羽整个人都被扇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台上,可见这记耳光力度之猛!现场死一样的安静,气氛无比诡异,底下之人的思绪还停留在这个骑牛少年的“壮举”上,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这个野小子倒好,居然把堂堂苏家的千金大小姐给摸了,而且,摸的还是……
  更为重要的是,这场比武招亲,貌似,还是这野小子赢了?堂堂的苏家,居然把自家的掌上明珠输在了灵江城这种不毛之地?说出去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天啊!”
  “这,这……”
  “怎么办?怎么办?”
  ……
  苏家的侍女们一个个呆若木鸡,接着彻底慌了。
  现在最为郁闷的,当属璎珞无疑,她有种想抓狂的冲动,不光是被言语调戏了,还被看了几眼胸,如今就连腰都给人搂了!更重要的是,居然还把自己给输了!
  堂堂苏家怎么可能丢得起这个人?她不过是出来闹一闹,向宗家表明自己的决心,云溪郡真正的名望子弟,谁不知道她有婚约在身,哪个会来自找不快,惹得两家仇视?
  她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要知道,哪个少女不怀春?她比任何人都爱惜自己,懂得洁身自好,所以才宁死都不愿服从家族安排的婚宴,而今,她居然输在了这样一个脏兮兮的野小子手里?
  眼前一抹漆黑,她感觉天都塌了,就是眼前这个愣头愣脑,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野小子,把一切都给毁了!
  听闻一声哀嚎,只见宁羽的半边脸都肿了,配上他原本就不怎样的打扮,现在看上去,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落在璎珞眼里,更是让她觉得天昏地暗,整个人生都失去了希望,现在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杀人灭口!杀了他,顶多就是惹来一些闲言碎语,说苏家言而无信诸如此类的,如若不然的话……她简直不敢想象!
  “杀了你……”
  刚刚挣扎着爬起身,宁羽就听到了如此瘆人的话语,不由得后背发凉,不太确定道:“哈?”
  璎珞咬牙切齿,终于是彻底失控道:“我要杀了你!”
  这下,连台下的群众也炸开了锅。
  “苏家居然出尔反尔……”
  “比武招亲,难道就是个幌子?”
  “言而无信!”
  ……
  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完全出乎了苏家护卫与侍女们的意料,现在场面已经失控了,他们根本束手无策。
  “沈娘,怎么办?”事情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赖也赖不掉了,想封口更是不可能,这么多人,除非屠了整个灵江城!
  就算是苏家,也不敢这么做啊,将引起天怒人怨。
  “难道,真的要让璎珞小姐嫁给这么个乡下的野小子?”
  那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好好的白菜要让猪给拱了!侍女说话时,还不忘看一眼狼狈的宁羽,那卖相,简直让人不敢恭维,顿时更加为小姐担忧了,领头的女子张了张嘴,摇头涩声道:“没有办法,这下只能先回宗家,听候上头发落了。”
  璎珞目露寒光,在台上不断追赶着,咬牙狠狠道:“哪里跑!”
  宁羽刚从西石林归来,忙活了一天,身心俱疲,此刻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喘息道:“你要杀我……居然还不让我跑?”
  只听见一声娇喝,一剑迅疾无比,从背后劈来,好在他躲得及时,铛的一声砍在了擂台上。
  璎珞牙都快咬碎了,死死盯着他的右手,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先前腰肢处的触感,她这辈子也忘不了,就是这只手!不光搂了她的腰,居然还摸了几下!她定然要砍下来,再剁它个七八瓣!
  在躲避途中,宁羽听清了底下人的不满,又不小心瞥见了街口的木牌,只见上面居然赫然写着“比武招亲”四个大字!一张小脸顿时就垮了。
  “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他停下身,喘息连连,示意先暂时休战。
  可能是追得累了,璎珞居然奇迹般地没有继续追杀,而是停下来调整呼吸,看他究竟要怎么解释!
  指了指街口那块“比武招亲”的牌子,宁羽苦笑道:“原来,你是要我娶你啊。”
  噗!听了这句话,璎珞差点气得喷出一口血来,她感觉自己真的快要哭出来了,心里真是有苦说不出,她真的好后悔,好后悔,悔得连肠子都要青了,自己为什么要给他解释的机会?就应该将他格杀在当场,杀之而后快!
  这下轮到宁羽头疼了,他虽然正值舞象之年,但从来就没想过这事,先前也压根就没看到这牌子,一切都是误打误撞,他挠了挠头,面色犯难道:“可是我们这么早成家,会不会不太好?而且,我还要问过家中长辈才行。”
  璎珞微微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听他的意思,好像还不太乐意?突然,他灵机一动,指了指台下的老牛,笑着道:“不如这样吧,你先跟我一起骑大黄回去,让他们定夺。”
  还要骑牛?
  看她这副模样,宁羽还以为她这样仍旧不满意,不禁有些苦恼道:“你这样我很为难啊,就算你非我不嫁,也不必急于一时吧,等我通知过家中长辈……啊,杀人啦!”
  璎珞觉得自己彻底崩溃了,整个世界观都崩塌了,完全丧失了理智。
  只见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牙道:“你,去,死!”
  宁羽惊呆了,撒腿就跑,旋即又是一脸的无辜,不是要让他娶她吗,怎么又要他去死?真是女人心,海底针……他心底由衷地感叹道。
  底下人声鼎沸,嘈嘈杂杂,还在不断闹哄着,像苏家这种高高在上的势力,大都极为顾及脸面,不可能再任由这样继续丢人下去,侍女中,资历最深的沈娘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一个瞬身掠上高台,带着璎珞就欲离去。
  临走前,她还不忘仔细看一眼造成这混乱的罪魁祸首,在苏家待了这么久,她的心思比起常人来要更加缜密许多,为人处事的经验也要更加丰富,因此,她才没有顺带抓走这将事情搅得天翻地覆的野小子,尽管宁羽看上去神经大条,讲话不可理喻,做事不经大脑思考,但他的实力摆在那里!璎珞是天河城排得上号的奇才,仅靠运气,怎么可能做到这地步?要说这个不知哪来的野小子,是土生土长的山中野人,没有师承也没有任何背景,就这样活着活着就修炼成了灵者,还是炼气六重天之上!那真的是打死她都不会信的。
  璎珞俏脸气得涨红,看着底下的宁羽,愤懑不已,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放开我,我非亲手杀了他不可!”
  闻言,沈娘也是无奈不已,这两人,真是天生的冤家,居然把平日里静如止水,知书达理的苏家千金小姐给气成这样。
  沈娘苦笑着,道:“大小姐,这事,我们还是先回宗家,再从长计议吧。”
  璎珞被带走后,台上的宁羽这才松了一口气,直接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见苏家众人纷纷离去,底下的灵江城民众可就有些不满了,你苏家家大业大,可也不能把我们民众当傻瓜吧?
  “这样就走了?”
  “说好的比武招亲呢,输了就打算赖账?”
  有的人看到苏家吃瘪,则是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
  “啧啧,堂堂苏家居然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这下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收场。”闻言,苏家众人面露不悦,却也不敢发作,毕竟他们理亏在先。
  谁不知道璎珞小姐的亲事早已内定?比武招亲也只是做个戏罢了,谁料居然闹了这么一个大乌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下倒好,此事若不妥善处理,苏家悔婚的事肯定会家喻户晓,在接下来的时日里都成为云溪郡民众的饭后谈资,苏家将彻底沦为云溪郡的笑柄!
  “真是无趣,大家散了吧。”
  “散了吧,都散了吧。”
  苏家的众人只盏茶时间就溜没影了,灵江城民众在原地念叨了半天,也懒得自讨没趣,各回各家,自顾自地散了。
  人群如潮水般退去,原本闹哄哄的街口瞬间就成了空荡荡一片,原以为能看一出好戏,谁知竟落得这般草草收场,让所有人大失所望,周围客栈楼上的客人也纷纷收回了目光,意兴阑珊地品尝起了酒菜。
  台上只剩孤零零的宁羽一人,看着这人气大起大落的街口无奈地摊了摊手。
  “这下总没我什么事了吧?”他忍不住叹气道。
  他越想越觉得古怪,莫名其妙就被卷入了这场闹剧,按道理来讲,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才对啊!
  “哞!”见宁羽还在台上发愣,大黄忍不住催促道。
  “唉,算了,不想了。”宁羽摇了摇头道。
  背起竹篓,一个翻身跃下了高台,一路小跑着,骑上了大黄。
  “走吧,咱们回家去。”他拍了拍大黄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