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城南郊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灵江城,城南郊外。
  没有街道上的熙攘与繁华,只有自然的静谧与祥和。
  一人一牛沿着蜿蜒曲折的小径一直深入,不久后,远处传来了涓涓的溪流声响,溪水畔立着一简陋草屋,周围是疏疏密密的竹林,溪水从竹林间的小桥下穿过,屋前有着开垦好的良田。
  竹林、溪水、小屋、良田,眼前俨然就是一幕如画风景,伴随着林间的微风,徐徐地铺展了开来。
  “祖父,祖母,我回来了。”宁羽对着小舍呼喊道。
  话音刚落下不久,小屋中就走出一个瘦瘦的老人来,只见其一身粗麻布衣,尽管看去略显穷苦朴素,衣着却打理地整整有条,给人一种干净整洁的感觉。浑身上下,老人的眼睛尤为引人注目,一双漆黑的眼眸锐利无比,炯炯有神,让人情不自禁就会深陷其中。
  没过多久,又从屋内走出来一个一袭素衣的老妇人,外面还围着麻布围裙,想必正是宁羽口中的祖母,看其打扮,显然刚才正在忙弄伙食呢。
  “羽儿,怎么弄成这样了?”老妇人讶道,宁羽灰头土脸的,现在的样子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简直就像猪圈里刚爬出来的。
  老者也吃了一惊,道:“你碰到魔兽了?”
  相较一些险地而言,西石林还是比较安全的,魔兽相对而言比较罕见,除了一些药材长在极为峻峭的悬崖外,几乎没有危险,更何况,孙子的实力,他们再清楚不过了,能威胁到宁羽的魔兽,不是那么好遇见的。
  苦笑一声,宁羽不禁回想起上午,紫衣少女那杀气腾腾,不要命的模样,这简直就是一个赤裸裸的人形凶兽啊!
  伸手摸了摸宁羽身上被砍得稀巴烂的衣服,连老妇人都张了张嘴,有些被吓到了。
  “衣服怎么都破成这样了?”
  可不是吗,被璎珞的玉剑一通乱砍,这麻布衣都快变成花裙子了,碎成一条条的,长的部分都快挂到地上了,还有好几处破洞。
  “待会儿祖母再帮你做一件新的。”老妇人心疼道。
  衣服破成这样,就是想缝补都难。
  宁羽苦笑道:“这事说来话长啊……祖母,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闻言,老者和老妇人点了点头,也不计较,毕竟只要人没事就好,把大黄留在外头吃草,几人便入屋进食去了。
  ……
  “比武招亲?”
  老者满脸古怪地看着他,一时间也是有些懵了。
  宁羽羞愧不已,自顾自地埋头吃饭,脸都快埋到碗里去了,只敢偷偷瞥上几眼,根本不敢应声。
  老妇人也是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愣了半天才道:“你是说……你上了比武招亲的擂台,跟人家小姑娘比试,结果还赢了她?”
  宁羽思想还只是个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屁孩,哪里懂得男欢女爱这种大人的事?谈到婚嫁之事,瞬间就涨红了脸,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个姑娘长得怎么样,好看吗?”老妇人仔细地打听道。
  宁羽嘴里正吃着,回想了一下,支支吾吾道:“……嗯,长得挺好看的……就是有点胖。”
  “胖?”
  一听,老者和老妇人都有点小失望,要知道苗条的身躯可是女性魅力的关键所在,不过孙子既然说长得挺好看的,那想来应该还不错,胖一点也无妨。
  要是苏璎珞此刻在这,恐怕要气得吐血三升,非把这个野小子给碎尸万断不可。
  胖的话,通过后天努力还能挽救,老妇人释怀道:“算了,胖一点就胖一点吧,多大了?”
  宁羽想了想,道:“年龄应该跟我差不多,不过修为要比我强上一点,大概在炼气九重天左右。”
  炼气九重天?
  闻言,老者与老妇人都小小吃了一惊,在他们这个年纪,想成灵者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能成灵者就是资质上佳了,炼气四重天已经算极为罕见的天才了,炼气九重天,那更是天才中的天才!
  这样的天才,居然还要比武招亲?!
  两人突然发现,事情好像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简单,接着问道:“她是哪里人?”
  “好像是叫什么苏家。”
  “苏家?”老者微微一怔,仔细回想了半天,发现自己愣是没听过这个家族。
  “你听过吗?”他转过头去问老妇人。
  老妇人摇了摇头,道:“没听过。”
  若是有外人在这,肯定要放声大笑,嘲讽他们无知了,居然连云溪郡内赫赫有名的苏家都不知道?当真是山野村夫,一点见识也没有。
  了解大概状况后,老者说道:“我们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闻言,宁羽松了口气,先前屋内的气氛实在太尴尬了,他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赶紧撒腿跑了。
  在宁羽离去后,老者低头沉吟片刻,转头问道:“你怎么看?”
  老妇人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既然这姑娘最后跑了,想必是看不上羽儿……”
  这也难怪,宁羽那时候蓬头垢面,满身淤泥,连侍女们看到了都有些鄙夷,哪里还入得了人家千金小姐的眼?
  老者点了点头,道:“不过,羽儿在众目睽睽之下赢了那姑娘,也是不争的事实,等这件事情传开了,那个所谓的苏家不会坐视不管的,肯定会有所动作,一切静观其变吧。”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也为了羽儿着想,如果能不惹麻烦,那还是尽量做出退让吧。”
  闻言,老妇人轻哼一声,道:“如果那个苏家不承认的话,倒也没什么,反正我们也不稀罕。”
  “不过,他们要是敢对羽儿下手……”她淡然开口道,一身气势不怒自威,仿佛整个竹林的风都悄然静止了。
  ……
  竹林深深,流水潺潺。
  灵江城四周,就属城南郊外最平和,但偶尔也会有几头魔兽出没。
  宁羽盘坐在溪石上,从晌午一直到黄昏,一坐便是足足两个时辰。
  用心至极,便是无心。如今的他已经浑然忘我,仿佛与自然融为了一体,风声、鸟声、溪水声,都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宁羽能在如此年纪就成为灵者,并且修炼至第八重天,绝不是依靠什么运气或是侥幸,他可以动若脱兔,也能够静若寒蝉,乃是最接近自然的状态,并且,他对天地大道的感悟,也要远远超过同龄人,更重要的是,他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
  童心纯真不伪,本色自然,永远以新奇的目光来看待整个未知的世界,就像一块莹白的美玉,未经粉饰雕琢,既不华美也不耀眼,却有一种清澈的魅力。
  可以说,他被自然所青睐着,是道的宠儿。
  “嗯……”伸了伸懒腰,宁羽舒展着筋骨,发出爽快的呻吟,经过一下午的冥想打坐,让他摒除了一切杂念,又恢复了往日自然而然的心境,像睡了个饱觉般,连疲劳也被统统冲走了,此刻精神饱满,活力四射,说不出的畅快。
  若是让别人知道他这样每天打打坐,伸伸懒腰,偶尔修炼一下,就能毫无阻碍,像水到渠成般轻易突破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吐血,被活活气死。
  宁羽轻哼一声,抬起嫩白的小手,对着岸边伸去。只听“嗖”的一声,他竟是直接隔空取来了一块小石子,童心未泯地在溪石上玩起了打水漂。
  灵者中,只要修炼至炼气六重天,就能做到灵气出体,气劲外放,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有许多人不得要领,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困在五重天中。
  而第七重天到第八重天,就是另外一步巨大的飞跃,炼气八重天的灵者,不光是会灵气出体,气劲外放,就连隔空御物都不在话下。
  炼气,虽然是修士中最开始的一个时期,却也是极为关键,极为重要的一个时期。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唯有先打下良好的基础,才能在修炼一途越走越远,而炼气,又是所有修炼阶段中相当困难的一节,没有捷径可走,只能一点点地积累,充实自身,一般人在炼气阶段耗费上数年乃至十数年是极为常见的。
  世俗中,寻常灵者想要做到隔空御物,大都已经过了弱冠之年了。
  看了看天边的晚霞,宁羽微怔道:“已经这么晚了啊。”
  夕阳的余晖落在溪流上,金灿灿的,水面波光粼粼,煞是好看。宁羽的脸已经洗过了,被夕阳照得金黄黄的,肌肤好似初生婴儿般白嫩,与早上简直判若两人。
  远处炊烟袅袅,想来祖母连饭菜都快准备好了。
  “大黄,该回去了。”向溪流畔等待着的老牛挥了挥手,宁羽起身跃出,几下蜻蜓点水轻轻松松就回到了岸边。
  看他这样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也不知是不是已经把今天比武招亲的事情给彻底忘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