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封锁消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日上三竿,暖风扑面。
  灵江城,偏居南域的小城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路面上车水马龙,街道上人流湍急,还是像往常一样的熙熙攘攘。
  客栈里的店小二扯开嗓子大声喊着,还有人在店门口揽着客,民众在道路上走着,笑着谈论着最近发生的趣事,城中一片欣欣向荣之景。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城北的街道上,依靠在小树下的非凡男子,他穿着青色的缎子衣袍,身材纤细,在那翠竹般修长的身躯中,仿佛又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他的腰间挂着一块古朴沉郁的墨玉,乍一眼看去颇不起眼,难以引人注意,然而眼尖之人却知道,这是只属于苏家的墨玉,乃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只有一些极其非凡的上层人物,才有资格佩戴!
  眼前的青衣男子,毫无疑问就是苏家的苏禹竹,当日在金辉殿受苏云城吩咐,这才出现在了这灵江城之中。
  数道身影飞檐走壁,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几乎在同一时间来到了男子的面前。
  听见风声,苏禹竹睁开眼,对着几人问道:“都处理好了吗?”
  “回大人,已经交代了城内的各大小势力,他们都已承诺发布禁令,不许底下之人再议论传播此事。”
  “城内的酒楼、客栈也已经打点完毕。”
  “各大镖局也已经封锁了消息。”
  ……
  听完汇报,苏禹竹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是苏家的家丑,对外人来说,也算不得什么真正的大事,他们要是有意想要封口的话,只需要提供一些小恩小惠,就能轻易堵住许多人的嘴。更何况,这里只是一座很偏僻的小城,消息传播也不灵通,在他们的刻意掩盖下,恐怕再过不了几天,大家就都把这件事给遗忘了。
  “那个少年呢,有什么消息吗?”苏禹竹转过头,继续问道。
  他对那个少年所知甚少,唯一知道的几点无非是骑着牛,背着竹篓,模样邋遢,就连名字叫什么都还不知晓。不过日前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想必城中的民众对他也会有点印象,应该能从他们口中问出一些线索来。
  有一人单膝跪地,回应道:“城中有人说,那日曾看到那名少年往城南郊外去了。”
  另外几人打探到的与他大致相同,其中一人补充道:“据我打听,也有一些人说,曾经在城外的西石林中看到过他几回。”
  没有多少人会带着牛在城里四处乱晃,只这一个特征就足够明显了,打探起来也不算太难。
  “西石林,城南郊外。”
  苏禹竹轻念了一声。
  “不过……”其中一人张了张嘴,面色古怪,想说又不知道该不该说。
  闻言,苏禹竹疑惑道:“不过什么?”
  那个人想了想,终于还是开口道:“不过听一些灵江城的人说,那个城南郊外,好像有点古怪……”
  三个人中,另外一人讶然道:“你也听说了?”
  “古怪,什么古怪?”
  苏禹竹忍不住微微皱眉道。
  “听他们说,这些年来,城南郊外好像发生过不少离奇的怪事。几年前,一个原本住在城东的李老太听说患了顽疾,本来没几天日子好活了,终日郁郁寡欢,有一天走着走着,还昏倒在了城南郊外。”
  那个人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奇怪,有些难以置信道:“结果她一觉醒来,觉得很是神清气爽,仿佛自己都年轻了许多,回去给城里的大夫一看,身上大大小小的病,居然全都好了!”
  还有这种事?另外两个人张大了嘴,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一直到现在,那个李老太都还生龙活虎的,完全看不出有一丝病态。他们都在传……城南郊外,可能住着神仙!”
  另外一人接着道:“我还听说,城中一个刘员外……”
  听着他们接连讲述了几桩离奇的怪事,苏禹竹虽然也有些疑惑,但依旧摇了摇头,沉声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话虽如此,从这件事上,他还是看出一些异样,稀奇古怪之事发生的地点全部都在城南郊外,而且,有不少人都碰上了,造谣的可能性就比较低了。
  莫非是修仙宗门?
  有些事,底下之人虽然不知晓,但他身为苏家高层,还是能看出些许眉目的,诺大的一个云溪郡,修仙宗门潜伏在哪都不奇怪,兴许还真有可能就在这城南郊外中!
  不过这个可能性太低了,这么大的一个城里,有点谣言也不稀奇,要是修仙宗门是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苏家也就不会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任何收获了。
  “若是修仙宗门的话,以我的修为,恐怕也难以发现端倪,只能先上报宗族了。”苏禹竹微微沉思,心中低语道。
  不过,在他看来,这种可能性近乎为零,哪个地方会没有流传鬼神异事?若是在天河城找到一个说书先生的话,能给你讲上一天一夜。
  不是碍于当今局势的原因,他可能都不会禀报,而且单凭这些消息的话,宗族派人来探查的可能性也很小,但这就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事了。
  “好了,事情已了,都回去吧,不要节外生枝。”
  ……
  山壁旁传来轰隆隆的声响,顺着目光看去,竟是有着一道瀑布从山顶倾泻而下,就像无数匹奔腾着的白色骏马,声如响雷,飞流直下,在底下冲出一个有数十丈宽的深潭。
  大地不断震动着,像有无数铁蹄在踩踏,奔跑,从远处一直传到近前,欲演越烈。
  “哈!”只见一道身影大叫着,疯狂地疾驰着,宛如人形凶兽般,每迈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速度快如闪电,一闪即逝!眼看他一路埋头狂奔,一直冲到了瀑布底下的水潭上,水声隆隆,飞溅起两道数丈高的浪花。
  少年剧烈喘息着,在水面上不断踩踏,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到最后终于是脱力了,停下脚步,一头栽进了水潭里,笔直地沉了下去。
  “噗———”过了片刻,他又从底下缓缓浮起,整个前身露出水面,肚子鼓得跟小球似的,嘴里不停地喷着水,好像一个小喷泉。
  宁羽喘着粗气,浑身乏力,整个人都瘫软在水潭中,四肢伸开,摆成一个“大”字。
  这苍龙啸不愧是地阶灵技,威力惊人,速度也快到极致,动如雷霆奔走,对使用者的要求极高,负荷也极大,几天下来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
  催动之间,宁羽感觉自己仿佛化成了一头蛮横无匹的恶龙,仰天呼啸,四处横冲直撞。
  苍龙啸,大成之际能化龙虚影,听见龙吟之音,更有甚者能做到翻江倒海,直冲九霄云天!
  不过那离他还很遥远,一直到现在,他都还只掌握了些许皮毛,根本不得其中要领,反而还被折磨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
  宁羽像一只落汤鸡般,从水潭中爬上了岸,浑身都湿透了,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稍作小憩。
  看了看在岸边悠哉悠哉的老者,他忍不住抱怨道:“祖父,这苍龙啸也太难了!”
  先前那些不入流的灵技,他学个几次就上手了,再练习上几天,他更是能得心应手,熟练运用,唯独这苍龙啸,已经三天过去了,他还是老样子,根本掌握不了,控制不住。
  地阶灵技的威力太过恐怖,他一个小小的灵者完全没办法驾驭,感觉就像骑着一头桀骜不训的狂龙,一个劲的四处乱撞,根本不听他的使唤。
  老者笑了笑,道:“你能练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他说这话倒不是安慰,而是道出了事实,宁羽三日下来能有这番成果,着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能够驾驭苍龙啸,从一开始的地方一路狂奔直到冲到这瀑布之下,说明他的耐力远远超过一些同龄人,并且对灵技的精度等要求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掌握,已经有了一定的控制能力。
  “以你现在的身体,还难以承受这灵技带来的巨大负荷,到了这一步就已经差不多是极限了。”
  一个灵者想彻底掌握一门地阶灵技,显然是不太现实的,没有功法支撑,灵者的身子骨实在太过孱弱,一头连大人都不一定驾驭得了的猛虎,十五岁的少年就更不用说了。
  ……
  “疼疼疼……!”老妇人的手刚下去,宁羽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这三天,他几乎每天回来都要上药,药液渗入伤口那是钻心的疼!第一天叫得最凄厉,也最惨绝人寰,比起来的话,今天还算好的了。
  老者在旁看得笑了,忍不住出言嘲讽道:“瞧你那点出息,这么点皮肉之苦就叫得要死要活的。”
  “想当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上个药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宁羽听到又气又疼,痛得连嘴都歪了。
  药都上好以后,他披上外衣,坐在青石板上,连手指都无力动弹了。
  老者乐呵乐呵的,抓起酒葫芦就想喝上一口,连着抖了几抖,才发现葫芦已经空了。
  他面色一滞,不由得看向老妇人,搓了搓手,面色谄媚道:“老婆子,你看……这个月的酒钱?”
  老妇人斜视了他一眼,才取出几枚铜钱来递给他,嘴里不忘嘱咐道:“拿去,省着点花。”
  老者赔着笑脸点了点头,连忙应是。
  宁羽在一旁看得狂翻白眼,一脸的鄙夷。
  眉头都不皱一下?说的那么好听,还以为祖父他多有男子汉气概呢,结果低声下气的一点尊严也没有,简直是把男人的脸都给丢光了。
  他忍不住开口道:“祖父,你……”
  哪晓得老者竟是突然面色一肃,道:“去,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苍天啊,大地啊,还有没有天理了!他内心哀嚎着,甩去一个鄙夷的眼神,瘪了瘪嘴,只得硬生生把话给咽了回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