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各方示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间正值晌午,到了用膳的时候,灵江城内的各处酒楼,客栈都是人满为患,热闹非凡,根本忙不过来。
  忽然,城中街道上的人仿佛看到了什么,拉了拉身边的人,指着远处一脸惊容道:“快看,那不是那天那个野小子吗?”
  顺着指尖望去,另一人也是吃了一惊,失声道:“天啊,真的是他,他又出现了!”
  只见街道中,一人一牛仿佛没听见别人的闲言碎语,自顾自悠哉悠哉的行走在路上。
  “快,快回去禀报!”
  “回去告诉大人,那个少年又出现了!”几个人面色惊慌,对着手下一些人命令道。
  自从宁羽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上赢了苏家的璎珞大小姐后,他就一跃成了灵江城的大名人,许多势力的掌舵人听到后都是震怒不已,大声斥责底下之人无知,当时在场竟然没有一人去打探那个少年的情报。
  在苏家派人打点过以后,他们承诺不会传播比武招亲的事,但不少势力都在暗中打探宁羽的消息,这说到底是两码事,并不冲突。
  毕竟这样一位天才少年,对各大势力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几天过去了,宁羽还是和之前一样脏兮兮的,衣服上都是泥渍,脸上也不太干净,只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又大又亮。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宁羽还没走多久,就被一群人上来团团围住了,根本就是寸步难行。他惊呆了,城里的人看到自己以后就像潮水一样涌了过来,将他彻底围了个水泄不通!
  “几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宁羽试探性的问道。
  然而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一个个都目光灼热,异常兴奋,嘴里七嘴八舌地说着,没有人去回答他的问题。
  有老者搓了搓手,脸上堆满了笑容,面色友善地问道:“小兄弟,怎么称呼,今年贵庚啊?”
  他愣了半天,才回过神道:“我叫宁羽,今年十五了。”
  “什么,你才十五岁?!”在场之人都惊呆了,看着他难以置信地失声惊呼道。
  那天在擂台上与苏家小姐交手,他做到了灵气出体,气劲外放,这可是许多人都曾亲眼目睹的!
  才年仅十五岁,就已经修炼到了炼气六重天以上?
  “天才啊!”
  如此天赋,都已经快追上一些大家族的天骄了,可谓是前途无量。
  一些人都懵了,感觉如梦似幻,没有实感,抓着宁羽的脸东拉拉西扯扯,想摸出点什么异样来,结果发现宁羽跟普通人一样,都是一个鼻子一个嘴,两只眼睛两条腿,除了眼睛是青色的,肤色白了点,身体健康了点以外,跟他们也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一位红衣男子挤上前,面色激动道:“小友可考虑过要进何势力?要知道我血焰堂可是灵江城内的顶级帮派,只要小友愿意进来,保证堂内能给你最好条件的待遇和栽培!”
  旁边的一位白袍老者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嗤笑道:“简直胡扯!”
  “你血焰堂能算什么顶级帮派,在灵江城顶多就是个二流势力,还好意思吹嘘自己?小友别听他胡言,要知道我灵鹤楼才是灵江城内真正数一数二的顶尖势力,来我们这,绝对能让你成长为傲视一方的强者,听我的,保证没错!”
  原先的红衣男子气得脸色涨红,愤怒道:“你放屁!灵鹤楼算个什么东西,区区一个二流势力,也敢跟血焰堂比?”
  两个人争得面红耳赤,旁人根本劝都劝不住,其实这两人虽然说得天花乱坠,但灵江城的人心里都清楚,血焰堂和灵鹤楼这两个势力在城中都只能算是二流,比起顶尖的金蝉寺、衍兵阁、南宫家都还有一段距离。
  灵江城中,金蝉寺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势力,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质疑,再往后,就是衍兵阁和南宫家族,两者在伯仲之间,难分高下。
  衍兵阁作为城内最大的兵器铺,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掌管城内过半的坊市,门下高手如云,其阁主风行天的修为更是达到了筑基期九层,一声令下,不知道有多少强者愿意为其效命。
  南宫家族同样不俗,其祖传功法《赤阳功》堪称一绝,虽然财力上远难以和衍兵阁抗衡,但其族内的年轻子弟不可谓不优秀,当今家主的嫡长子南宫景炎更是无比耀眼,被称为家族史上最惊艳之人!曾与另外两大势力的弟子交手,几招大败衍兵阁培养的天才弟子曹通,令无数人瞠目结舌,接着与金蝉寺的觉明交手超过上百回合,可惜棋差一招,最终遗憾败下阵来。
  虽然输了,却没有任何人会质疑他的实力,因为他的对手觉明,那可是灵江城真正的第一人,慧海住持的弟子!
  且觉明比南宫景炎还要年长一岁,假以时日的话,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其三女儿南宫青雪在灵江城也是小有名气,不仅冰雪聪明,且秀雅绝俗,有着倾城之容,不知有多少的灵江城贵公子二世祖垂涎她的美貌,终日心心念念,甚至媒人都要将他们南宫家的门槛给踏破了,也没见她有什么反应。
  红衣男子气得怒目圆睁,道:“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
  “动手就动手,谁怕谁!”白袍老者也是寸步不让,大声回道。
  两人之间从原来的小吵小闹居然是直接发展到了这一地步,这下连宁羽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赶忙出来和解道:“二位,二位都先消消气,其实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以后再告诉你们。”
  其实,他从来就没想过这问题,也根本不想去任何势力,只不过这两人为了争他都快动手打起来了,他只能出来赔笑,先稳定住这两人再说。
  闻言,红衣男子和白袍老者两人都是轻叹一声,一脸怅然,显得有些失望,不过既然对方都这样说了,他们也知道继续下去不会有什么收获。
  “这样也好,你先回去仔细考虑考虑,等想好了再给我答复。”
  呼!这下,宁羽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两人总算是没有一时冲动打起来,不然就真的要让他头痛了。
  其余一些打着同样算盘的人不禁叹了口气,失落不已,这样的奇才他们也想要,可惜对方既然已经这样表态了,他们目前也没有什么办法,总不能硬拗人家过来吧?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们也不甘心空手而回,上前跟宁羽稍微提了一下,表达了一番求贤之意,并且同样许下一些承诺之后,方才离去。
  一位老者临走前怅然道:“小兄弟日后若是有空,可以来我奇木坞做客。”
  “小友以后要是感兴趣,也可以来我的雄狮帮看看。”另外一人也是盛情相邀道。
  ……
  对于宁羽,各方势力都是十分的感兴趣,如果能笼络到这样一个奇才,对门派未来的发展绝对是有极大的好处的。
  “好,好。”对着突如其来的一大堆的势力名字,宁羽根本记也记不过来,只得一个劲地答应。
  一直过了好久好久,这里的人才陆续散去,各回各家,各干各的活去了,拥堵的街道也是逐渐疏通,慢慢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宁羽扶着大黄,一个劲的喘着气,感觉真的是累坏了,应付这帮人,简直比修炼地阶灵技还要辛苦!所幸这下终于解放了,他像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大黄的背上,任由其扛着自己,慢悠悠地往城南外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