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青色莲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
  这下,就连宁羽也是彻底懵了,险些收不住势头,把脚下的巨石给震碎了。
  龙吟?
  地阶灵技熟练掌握后,才会出现的声势,现在的他,居然做到了!
  连灵师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他一个个小小的灵者居然做到了,说出去,怕是谁都不会信的。
  这可是地阶灵技,一个连功法都还没有修炼的灵者,怎么可能施展到这一地步?宁羽这才意识到,这淡青色的小莲花,似乎远比他想象的,要来得恐怖的多!
  它溢出的至精至纯之气,尽管不能用来修炼,却可以任他调用,用来施展灵技更是威力绝伦。
  他还发觉,那株莲花在开放以后,仿佛还一并滋润了自己的肉身,否则的话,以他原先的身体,怎么可能承受得住现在这么大的负荷。
  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株莲花会平白无故出现在他的体内?都说祸福相依,天上不会白白掉馅饼,所以这究竟是好是坏,现在还很难说。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说完,连宁羽自己也笑了,一株莲花怎么可能会说话?果不其然,那株淡青色的小莲花丝毫没有理会他,依旧沉沉地睡着,一点动静也没有,若不是刚才亲眼见到,他甚至都不敢相信刚才那无比绚烂的夺目光华是从这莲花身上所发出的。到最后他也是没辙了,只能索性不去理它,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他踩在岩石上,脚下猛地一蹬,向着岸边奋力跃去,谁知这一下,居然是跃出了足足有十数丈远!宁羽收不住势,差点就一头栽进了旁边的灌木丛中。
  连他也是看呆了,自己现在的肉身,居然这么强?原来的话,他就算用上吃奶的劲,蹦个五六丈远也就是极限了,现在居然一下子提升了一倍有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炼气九重天,有这么厉害?”
  宁羽喃喃自语道,意外的惊喜太多,现在连他自己都有些搞糊涂了,炼气九重天与青色的莲花,他都不知道该归功于谁。
  来到水潭边,他以水为镜,仔细地照了照。
  令人奇怪的是,在莲花盛开以后,他青色的眼瞳中,竟是隐隐约约地浮现出了几道浅浅的纹路!只是太不明显了,简直微不可见,才导致连他自己第一时间都没有发觉,恐怕,也只有一些开了天眼的超级强者来仔细观看,才能勉强发现一丝端倪吧。
  “奇怪,这是什么?”他忽然有些讶然道。
  似乎是发现了眼睛的变化,宁羽双目圆睁,瞪大了眼,想仔细看个究竟。
  他眼睛的洞察力远远异乎于常人,就算是在漆黑的深夜中,他都能清楚地看见长在山群野兽身上的每一根毫毛。
  比起修真界中传说的天眼,他的青眼睛是寸步不让,一点也不差。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羽翼扇动的轻响,宁羽才刚抬头,就看见一点金色流光在水面上疾驰而过,一眨眼就飞远了。
  “……小,小施主,快帮帮我。”后边跑来一个小和尚,不停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地呼喊着。
  只见小和尚穿着一身灰色衲衣,跑得汗流浃背,浑身都湿透了,看上去就像要虚脱了一样。
  宁羽被他这副模样给吓住了,问道:“你还好吧?”
  “我没事。”小和尚摆了摆手道。
  他弯着腰,撑着膝盖,喘了几口气,指着金色流光消失的方向,连忙道:“小施主,快帮我一个忙,把那只金蝉给抓回来。”
  金蝉?
  宁羽暗叹了一声,原来这就是刚才那金色流光的真实身份啊,他现在本来就闲得无事,再加上山野中人乐于助人的品性,故此没有不帮忙的理由。
  “好,你在这里等我。”
  说完,他转过身,小腿猛地一蹬,整个人直接爆射而出,在水面上飞驰而过,顺着金色流光一路就追了过去,只剩小和尚睁大了眼,目瞪口呆地伫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两道身影逐渐消失在远方。
  ……
  “哪里跑!”宁羽冲着金蝉大喝道。
  只是金蝉根本不理会他,想来是被他的速度吓到了,拼命扇动着羽翼,一个劲地向前冲去。
  见状,宁羽吃了一惊,也是被这金蝉的速度给吓了一大跳,居然跟他现在全力奔跑下的速度都相差无几,看来这个金蝉不简单啊!
  “站住!”
  前面就是峭壁,对他威胁的话语,金蝉一点也不理会,丝毫不停顿,直接就贴着顺势壁面飞了上去。这下宁羽可头大了,他攀岩的速度远不如它,没几下子自己就被甩开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飞走。
  “你这个小混蛋,千万不要被我逮到,否则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你。”宁羽一脸不甘心地说道。
  似乎是能明白他说的话,金蝉反而还停了下来,不断拍打着羽翼,发出嗡嗡的声响。
  嗯?这下宁羽也是有点不解,它好好的停下来做什么?
  不过下一秒,他就知道了,顿时气得涨红了脸,咬牙切齿,一脸的愤懑,只见金蝉不仅不跑,反而还落到了他的面前,屁颠屁颠晃来晃去的,简直就是在挑衅他!
  宁羽怒极反笑,一脸狰狞地看着它,狠狠道:“臭家伙,你完了,被我抓到的话,我非得整死你不可!”
  老虎不发威,居然敢当他是病猫,还跳到他脸上来了?简直让人怒不可遏!他大喝一声,使出了浑身解数,拼了命地一个劲向上爬去,见状,金蝉也是吓了一大跳,扇动着羽翼,转过身一溜烟跑了。
  爬上了山顶,宁羽发现这该死的金蝉居然还在这里等着他,感受到了一种屈辱,有一股气憋在心头。
  简直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不过他又很头疼,毕竟这个家伙会飞,一时之间还真是奈何不了它。
  看到少年束手束脚的样子,金蝉反而乐了,在山顶上飘来荡去的,像在跳舞一样。
  见状,宁羽一脸和善地笑着,其实则是内心仿佛有一万匹马奔过,气得捏紧了拳头,青筋都暴露出来了,想他一个堂堂九级灵者,居然被一只小小金蝉给戏耍了,说出去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
  他嘴角微微抽搐着,内心暗暗发誓,今日势必要擒拿下这小浑球,找回场子不可!
  “小家伙,你过来,我保证不伤害你。”宁羽佯装友善道,一直到这时候,他才有机会仔细地看清这个金蝉的真身。
  它的躯体是极为罕见的金色,长着一对透明的薄翼,头部两边长着两个大大圆圆的复眼,两个复眼中间又有着三个沙砾大小的红色单眼,宛如红宝石一般,呈三角形排列。
  如果它有表情的话,此刻一定是一脸的鄙夷,这么蠢的谎话,拿来骗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像它这种都已经成精了的金蝉,怎么可能会上当?
  突然,它浑身一个激灵,没想到宁羽话才刚说完,就像猛虎一样骤然一下扑出,想抓它个措手不及!扇动着羽翼,它往一边闪去,轻而易举地就躲开了,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它撇过头去,吱吱的叫着,仿佛是在嘲笑宁羽的不自量力。
  “呸,呸。”
  他不仅扑了个空,还搞得自己灰头土脸的,吃了满嘴的灰,更可恨的是,这个该死的小浑球还在一旁幸灾乐祸,飘来飘去的,说不得有气人了。
  既然不能智取,那就只能硬来了!
  接着,刚刚赶到山脚下的小和尚,仿佛就看到了一个身影在山顶不断蹦来跳去的,结果一次也没有抓到那金色的光点,他看的苦笑不已,忍不住抬头大声呼喊道:“小施主,你这样是抓不到它的!”
  这只金蝉都成精了,速度这么快又这么灵活,寻常人哪里逮得到?
  接着,他取出一个不知布料编织成的袋子,举起手摇晃着,大喊道:“要用这个乾坤袋才行!”
  闻言,山顶上的两道身影都是一滞,宁羽愣了半天,旋即露出了无比狡黠的笑容,只见他伸出手,对着山脚下隔空一吸,那个破布袋直接就朝着他径直飞了过来。
  隔空御物?
  山脚下的小和尚看得都已经惊呆了,这个看似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居然都已经是炼气八重天之上的强者了!
  见状,金蝉不由得浑身一颤,仿佛瞪大了眼,转过身就想逃跑,只是,大仇终于能够得报,宁羽又怎么会给它逃生的机会?
  “看你还往哪里跑!”
  扯开袋口,右手提着乾坤袋,大喝一声就直接追了上去。
  金蝉越过山头就想往下窜,料想宁羽应该不会这么大胆,不要命了地去追它,谁知宁羽先前被它调戏了这么久,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在山崖处一蹬,居然直接就这样扑了过来!
  如今,一人一蝉不过就只有咫尺之遥了,金蝉甚至能看见那乾坤袋已经从他手上甩了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