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灵宝金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收!”宁羽运转灵力,低喝一声。
  只见乾坤袋瞬间袋口大开,周围狂风涌动,像黑洞一般,向着外界疯狂地吸收着,就连周围的风都是被吸了进去,一阵呜呜作响。
  金蝉吱吱的不断尖叫着,使劲扇动着羽翼,拼了命地想向外逃窜,可最终还是逃离不出乾坤袋的魔掌,袋口处狂风呼啸,似有无尽的吸力在不断地拉扯着,饶是速度惊人金蝉也拿它没辙,往外飞的速度越来越慢,直至停在了原地。
  宁羽看的愣了半天,没想到这个金蝉居然还这么坚挺,死活都不肯被吸进去。
  “进来吧你。”
  他对这小家伙本来就没什么好感,现在更是落井下石,伸出手来,运转灵气猛地一吸,如果金蝉有表情的话,此刻一定是在疯狂地咒骂着。
  砰!被无形气劲一拉扯,金蝉终于是再也抵御不住吸力,旋转着,径直飞入了袋口中。
  将其收复以后,乾坤袋也安静了下来,又恢复成了原先的小破袋,笔直地向下坠去。
  “小心!”
  小和尚看得心脏都要蹦出来了,脸也吓得惨白,抬着头高声惊呼道。
  “探云手!”好在宁羽一边抓着山崖边伸出的树干,另一只手飞快探出,这才险之又险地将其抓住了。
  这一幕幕小和尚看得心惊肉跳的,连魂都快要出来了,真是艺高人胆大,换个普通人的话,要是没能抓住那截树干,从这么高的山上摔下去,恐怕直接就到西方极乐世界报道去了。
  好在人和金蝉都没有事,真的是皆大欢喜,小和尚松了口气,不忘提醒道:“小施主,你当心点。”
  要是换了他在悬崖边抓着这么一截树干,早就吓得个半死了,结果宁羽大大咧咧的,完全不当一回事。在树干轻轻上一点,空中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就稳稳地落在了山顶处,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看得小和尚一脸神往,忍不住都想拍案叫绝。
  过了好一会儿,宁羽才找到一块比较平稳地段,顺势缓缓滑下山坡,来到了山脚下。
  总算是解决了这样一个麻烦,他也是松了口气,所幸他先前跟祖父学了几招不入流的技巧,不然先前任由乾坤袋掉下去的话,袋子可能没事,就是里面的金蝉不知道会不会摔成八瓣。
  人家让他去帮忙抓,结果要是反倒还被他给害死了,那就无比尴尬了。
  “给。”
  宁羽笑着递过乾坤袋,虽然先前曾放下不少狠话,说抓到后要把这小浑球给大卸八块什么的,不过都是说说罢了,他怎么可能真的跟一个小虫子动气,何况要是把它给杀了,人家还不得跟他拼命?
  小和尚讪笑着接过,不禁感叹道:“小施主,真的是好身手啊。”
  这可不是奉承的话,而是他发自内心的,两人看上去年岁相仿,宁羽却已经是炼气八重天以上的强者了,让他佩服不已。
  闻言,宁羽挠了挠头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接着,他又觉得有些奇怪,问道:“小师父是出家人,跑到这样的荒郊野岭来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它。”
  小和尚苦笑两声,提起手中的乾坤袋示意了一下,开口道:“这是我寺内的一支供奉着的存在,叫做灵宝金蝉,平日里一直安安分分的,结果这些日子我与师父还有师兄们忙于准备法事,一时疏忽,居然让它给跑了。”
  “由于最近一直是我在照看,所以我发现它逃走后,就这样一路追了过来,幸好碰上了小施主,不然肯定就让它给跑了。”小和尚有些庆幸道。
  宁羽点了点头,也是了解了大概的情形,笑着问道:“话说,小师父在哪个寺庙内修行?”
  “就是灵江城北边的金蝉寺。”小和尚笑道。
  “什么?金蝉寺!”
  要知道,金蝉寺可是在灵江城北面的山上啊!
  而这里是灵江城南边的郊外,两个地方隔了不知道有多远。
  闻言,他着实吃了一惊,接着又忍不住面色有些古怪,心想这金蝉该不会是闲的慌了,在逗他玩吧?
  从灵江城北边的金蝉寺一路逃到城南郊外,凭它那么快的速度,早就溜没影了,哪还能让小和尚追那么久?难怪来的时候汗如雨下,简直就要虚脱了一样,这么远的路,跑都得跑死人。
  看他反应如此过激,小和尚也是一脸疑惑,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小施主,金蝉寺有什么问题吗?”
  为了掩饰自己先前的尴尬,宁羽干笑了两声,道:“原来是金蝉寺啊,我小的时候也去过几回呢。”
  这话倒是不假,他小的时候漫山遍野地跑,哪里有缝就往哪里钻,灵江城周围都绕了好几圈了,城北山上的金蝉寺,他自然也去过好几回。那里佛寺恢弘,香烟缭绕,的确是个极好的静修之地,小时候,在佛堂内的看到过的那些大佛雕像,他到现在都还有印象呢。
  “这样啊。”
  闻言,小和尚也是来了兴致,有些开心道:“金蝉寺在接下来的几日里要举办上灯庙会,灵江城内有许多人都会来,可热闹了呢。”
  他笑了笑,继续道:“到时候,身为住持的慧海大师还会当众宣说法,指点修行,小施主如果有空的话,也记得一定要来啊。”
  宁羽点了点头,心里却是小小的吃了一惊,慧海大师的名头,可谓是如雷贯耳,他在灵江城的时候都不知听说过多少回了。
  灵江城一带的三个顶尖势力,衍兵阁和南宫家相差无几,孰强孰弱不好说。
  可是金蝉寺,却是三者中毫无争议的第一!
  真要说起来的话,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慧海大师。
  他可是步入了尘境界的得道高僧,实力非同寻常,换算成修士的话,那就是还要在灵师之上,是晋入灵动期的灵宗级强者!
  灵江城内谁能与其争锋?
  不过他心平气和,不争权夺利,一心只为众生解惑,所以才导致了如今灵江城群雄割据的局面。
  灵宗级存在究竟有多强,宁羽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据他所知,不知有多少的灵师级强者都卡在了这一天堑前,寸步难进,就连偌大的灵江城一带,都仅仅只出了慧海大师这么一个。
  忽然间,他又是想起什么,指了指乾坤袋,问道:“这只,难道就是点拨慧海大师的那只金蝉?”
  他以前曾听说,慧海大师能够突破,都是多亏了城北山上的一只金蝉,他受其点拨后,才豁然开朗,迈出了那关键性的一步,成为了灵江城中的第一强者。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传闻,尤其是现在,宁羽更加觉得这则传闻真实性欠佳了,刚才那只调皮捣蛋的臭金蝉,就它那模样,也能点拨慧海大师?简直笑死人了。
  若是乾坤袋中的金蝉能得知他心中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暴走。
  “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小和尚显然也听说过这则传闻,面色尴尬不已,道:“不过灵宝金蝉的话,本寺就只有这么一只。”
  果然传闻就只是传闻吗……
  宁羽嘴角微微抽搐,不由得叹了口气,心中暗自道,这只金蝉如此奇葩,飘来荡去,活蹦乱跳的,更可气的是居然还敢一路调戏他,跟他原先想象中的神圣模样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两人聊着聊着,一下子就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是夕阳西沉,临近黄昏了,直到看着天边的晚霞,宁羽才回过神来,惊醒道:“天色不早了呢。”
  他看向小和尚,笑着道:“你说先前在准备灯会的事情,想来现在肯定耽搁了不少时间吧。”
  “对啊,我差点忘了!”闻言,小和尚这才被一语点醒,自责了两声,对金蝉之事向宁羽连连道谢,道完谢以后,转身就往金蝉寺赶去。
  “小心啊,不要再让它给跑了。”宁羽看着他离去,挥了挥手,如此喊道。
  小和尚笑着点了点头,道:“三日后的灯会,小施主也记得一定要来啊。”
  ……
  夕阳洒下金辉,整个城南郊外都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
  目送小和尚离去以后,宁羽叹了口气,一直到最后,他还是没能搞明白这株青色莲花的来历,不过,今天见识到了灵江城内颇为传奇色彩的那只金蝉,倒也还不亏。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有灵性的异兽,居然还会与人类嬉戏玩闹,而且速度快的吓人,如果不是因为宁羽先前突破了,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恐怕还真不见得能抓得住它。
  其实,他的内心还一直隐隐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说起来连他自己都有些不信,可他又真的觉得,那只金蝉,仿佛是冲着他体内的那株青色莲花来的。
  “莫非它知道这株莲花的来历?”宁羽想了想,喃喃自语道。
  “怎么可能。”
  接着,他又撇了撇嘴,摇了摇头,自己就将其否定了。
  在他看来,这个金蝉愣头愣脑,傻不拉叽的,搞不好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哪里还会知道这株青莲的来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