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血魂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寺院内外灯火通明,寺庙顶端悬挂着一盏盏红灯笼,外院摆满了烛台,上面放着数不清的烛灯。
  宁羽拉着云衣一直走,从庙宇的一位和尚处取过两盏小烛灯,并道过谢以后,就径直往外院的红烛台走去。
  临到近前后,他静静闭上了眼,手捧烛灯,心中默默祈福。
  即使在这无比喧嚣的氛围下,他也仿佛像云朵一样的轻松平静,如小桥流水般自然。平平淡淡最为可贵,只有以平淡的态度面对世俗中的繁华与喧闹,才能让自己做到心如明镜,安然入梦。
  “希望祖父祖母一直都平平安安。”
  他埋下头,在心中默念了三回,才睁开眼,无比郑重地将手中的小烛灯轻轻放置在了另一盏烛灯旁。
  转过身,却是惊讶地发现云衣始终怔在原地,手里捧着那盏小烛灯,久久没有动作。
  她的这盏小灯尤为特别,器皿的形状就像一朵盛开的莲花,而包含在其中的那一点灯火,就像是人们所寄托的希望。
  看她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宁羽也是有些疑惑,开口问道:“怎么了?”
  云衣的眸中烛光交相辉映,闪烁着夺目的光芒,却也难以掩饰她心中的那一抹忧郁和落寞。
  “……小哥哥。”她轻轻张了张嘴,有些犹豫道:“你说,我们的愿望,会被听见吗?”
  云衣的声音是那么的稚嫩,仿佛稍微一点声响,就会将其吓得无影无踪。
  但这声细弱蚊声的话语,还是成功落到了宁羽的耳中,他凝视着云衣,微笑着,毫不犹豫地斩钉截铁道:“一定会的!”
  这下,云衣才终于露出了充满希冀的笑容,捧着莲灯,就欲将其放上烛台。
  霎时间,宁羽突然脸色一变,在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之时,从寺庙上空落下数杆旗帜,遍布在整座庙宇四周,接着,汹涌灵气腾空而起,将整个寺院都笼罩其中。
  灵江城民众看得愣了神,要知道这里可是金蝉寺,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嫌自己命太长了吗?
  慧净眉头微皱,喝道:“谁!”
  这一声夹杂着狮吼之威,众人明知不是冲自己来的,都感觉震耳欲聋,耳膜仿佛都要震裂了,而寺庙周围刚布下的阵幕更是一阵颤动,但最后还是稳住了。
  见状,各方势力都是心头一凛,一吼就有如此之威,果然不愧是金蝉寺!
  而其他一些守卫僧人早已持棍跃出,摆下罗汉棍阵,将民众护在其中,严正以待。
  一时间,气氛陡然就转变了,所有人都看向寺门口,那里有一众人马,正谈笑着走来。
  “哈哈哈,金蝉寺的诸位道友,我们不请自来,还望不要怪罪啊。”
  “正好,各方势力都在,这下倒是省事多了。”
  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看清楚了来人,慧净也是目光微凝,低语道:“血魂殿!”
  寺院门口的一众人马,正是来自乌山城的第一势力,血魂殿!
  乌山城与灵江城相隔不远,边界相互接壤,但是双方井水不犯河水,数十年间都相安无事。
  与各方割据的灵江城不同,乌山城早在二十年以前就被血魂殿给彻底统一,接着又发展了这么多年,其势力之庞大让人难以想象,恐怕就连身为灵江城龙头的金蝉寺,也比之不及!
  “居然是血魂殿!”
  “怎么他们也来了?”
  “莫非乌山城要和灵江城开战了?”
  ……
  血魂殿是乌山城内的土皇帝,手段狠辣,凶名远播,许多人都是闻风而逃,根本不敢与其有任何接触,如今金蝉寺举行上灯庙会,他们却大举前来,让灵江城民众慌乱不已。
  叶宋涛看着一众人马,目光微凝,心中不由得开始担心了起来。
  灵江城虽然和乌山城相安无事已久,但世事格局总是变幻莫测,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变天。据他所知,血魂殿的老殿主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突破到了灵宗之境,当时,乌山城内的其他势力见了他,无不闻风丧胆,抱头鼠窜。
  接着,他就开始横扫诸敌,大杀四方,不断扩展自己的势力,最终一统了整个乌山城。
  经过了二十年的安稳发育,如今的血魂殿怕是已经极度膨胀,忍不住想对灵江城出手了,毕竟,灵江城尚还处在混乱格局,若是他们此时突然介入,说不定正好能杀一个措手不及。
  对方现在还没有示意,究竟为何而来,众人还难以预料,不过俗话说得好,无事不登三宝殿,诸如南宫武、叶宋涛、穆鹏程这样的人,都已经隐隐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对方这样兴师动众而来,总不可能是来上灯的吧?
  领头的一位骑坐在猛虎身上的男子扫视了一番,笑着说道:“刚好,南宫家和衍兵阁的人也在,这下正好可以把事情全部说清楚。”
  “灵江城与乌山城两方长年以来一直安好,你们血魂殿今日如此行径,究竟所为何意!”
  灵江城虽然内乱严重,但各方势力也都是明事理的主,大敌当前,肯定要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更何况,他们如今可是身处金蝉寺,有慧海大师这位灵宗级强者在身后坐镇,自然是底气十足。
  “慧净大师的话,应该知道的吧,我们血魂殿今日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骑虎的男子目光微凝,坐在上方俯视而下,道:“我们前日寄过多次信笺,只可惜,每次都没有收到想要的回复。”
  闻言,众人的目光都是齐刷刷地向慧净看去。
  只见慧净目光盯着男子,面色从容,根本看不出有丝毫惧色。
  “你们还是请回吧,我金蝉寺,是决然不可能投靠罗家的。”
  此言一出,无疑是平地一声惊雷,将场中所有灵江城之人都给震住了。
  “什么!”
  “血魂殿,难道已经归顺西域罗家了?”
  现场顿时炸开了锅,在场之人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连强如血魂殿这样的势力,都被罗家收入了麾下。
  苏、罗、王、孔,云溪郡的四大世家,整个郡人尽皆知。
  王家掌管东域;孔家虎踞北域;罗家霸占西域;苏家执掌南域,这就是整个云溪郡当今的格局。
  罗家固然恐怖,可血魂殿也不是善茬,昔日一直和金蝉寺一样,保持中立,不与任何世家产生瓜葛,如今怎么就突然归顺了?
  在震惊之余,众人也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云溪郡的南边一带,可是苏家的地盘,罗家的手,会不会伸得太长了?
  南宫武望着骑虎男子,面色不悦道:“蔡胜,你疯了?”
  这位骑虎男子他认识,唤作蔡胜,乃是一位八级灵师,血魂殿的中流砥柱,两人以前还曾交过手。
  叶宋涛面色同样有些不解,道:“血魂殿的道友这般举动,难道不怕会惹怒苏家吗?”
  他的意思很明显,在苏家的地盘上,保持中立也就罢了,竟然还向西域的罗家倒戈,就算有罗家在背后撑腰,也未免太肆无忌惮了一点。毕竟苏家同为四大世家之一,决然不会是什么善茬,其底蕴肯定是十分恐怖,一旦动怒的话,无疑将伏尸百万,血流千里!而如今罗家居然敢这明目张胆的进犯南域,四处怀柔各方势力,也未免有些太不把苏家放在眼里了吧?
  “呵呵……”
  回复两人的是一段意味深长的笑声,接着,只见一位黑袍老者嘴角微微上扬,施施然上前,淡然开口道:“苏家尚且连自身都难保,如今的话,只怕还在向王家摇尾乞怜,哪有空管你灵江城的闲事。”
  此言一出,无疑是震惊四座,所有人都被这段话语给惊得彻底愣了神,张大了嘴巴,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怎么可能?”
  在底下之人的眼中,苏家那是南域的真正霸主,乃是屹立不倒的存在,如今却被告知自身难保,还要向北域的王家求援,让他们一时之间如何能够接受?
  “罗家的人也来了?”南宫武此刻也面色有些凝重,他看出了这位黑袍老者决然不是什么寻常人物,即便自信如他也是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如此存在,如果是属于乌山城的话,他先前不可能没有听说过。
  穆鹏程面色也有些难看,一个乌山城还好,灵江城有金蝉寺坐镇,只要血魂殿不是发了失心疯,就不可能真的掀起战乱。
  不过若是罗家出面,有强者插手的话,那形势就完全不同了。
  灵江城本就处于内乱之势,比起乌山城都还有些不及,只能靠金蝉寺勉强应付,如今若是有罗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参和进来,那还拿什么去抵挡?难怪血魂殿今日敢如此嚣张,直接是兴师动众,大军压境,硬是堵在了金蝉寺的庙门前,原来是身后有所依仗!
  黑袍老者面色灰暗,双眼深陷,一双眸子流露出寸寸寒芒,让人心头一凛,此人一看,就像是饱经过风霜,是真正的杀伐果断之人。
  他上前两步,微笑道:“老夫罗坤,正是西域罗家之人。”
  “先前的话,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众人也有目共睹,我罗家举兵南下,苏家甚至没有任何表示,根本就是毫无反抗的余力。”
  “如今战乱将起,希望诸位好自为之,不要站错了队才好。”
  如此赤裸裸的威胁,根本不加丝毫掩饰,让许多人都是脸色铁青,却敢怒不敢言,在场大多数都是灵江城的二三流势力,面对血魂殿尚都还不敢造次,更不要说更为恐怖的罗家了。
  只是苏、罗两家若是要起冲突的话,必然是提前拉拢一切能够拉拢的势力,逐步壮大自己的实力,接着就是开始清扫战场,排除异己,扫荡那些摇摆不定的因素,其中就包括那些中立的势力。
  除非是王家和孔家这样同为四大世家的超级势力,才有能力超然事外,作壁上观。
  这意思显然是强制要求他们做出选择,若不归顺罗家,恐怕下场就是被其当场格杀,因为他们不可能会让此刻场中的势力流走,日后跑去投靠苏家。
  “此事,我先前也有所耳闻。”穆鹏程目光凝重,微叹一声,低语道:“只是没想到,形势居然已经如此严峻了。”
  罗家已经公开在南域拉拢势力了,这无疑已经是与苏家撕破脸皮了。
  是选择忍气吞声,一点一点被蚕食,还是彻底翻脸,掀起战乱?无论苏家作何表示,结局都将不容乐观。
  更为让在场众人觉得压抑的是,这位名叫罗坤的老者简直深藏不露,就连南宫武、叶宋涛、穆鹏程这样的灵江城大能都觉得恐怖。
  叶宋涛面色凝重,这位黑袍老者就像一位大石压在所有人的心口,让人喘不过气来,据他猜测,此人只怕最差也是一位九级的灵师,更有可能是达到了灵师的圆满之境!在场根本无人能敌,哪怕南宫家的家主和衍兵阁的阁主出面,都会觉得相当棘手。
  在偌大的灵江城一带,恐怕也只有金蝉寺的慧海大师,敢说能够稳胜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