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生死之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淡然的声音缓缓响起,令在场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
  南宫辰和南宫青雪微微一怔,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不由得惊呼出声。
  “哥!”
  “大哥?”
  两道身影掠过夜空,在诸多目光的注视下,模样越来越清晰。
  其中一人面如冠玉,气宇轩昂,身着一袭淡黄色长衣,手执一杆金色长枪,快速飞来。
  最后长枪挥动,男子一个转身,脚踩石砖,止住冲势,稳稳落在了场中。
  来人长身玉立,自始自终只开口说了几个字,却已然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景炎?!”
  连南宫家第二把交椅的南宫武都吃了一惊,不由得出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男子淡然一笑,回道:“我出关以后,听长风前辈讲述了事情的始末,就拜托他带我前来了。”
  身旁的白衣老者苦笑一声,也不知自己做的这一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只是己方此刻山穷水尽,南宫景炎若是不出马的话,灵江城必败无疑!
  并且出于对其能力的信任,他思忖再三,最后还是将南宫景炎带来了。
  现在场中最激动的,莫过于南宫二少南宫辰了。
  其大哥与闭关以前截然不同,气息尽敛,在没有出手之前,连炼气七重天的他都完全看不出深浅。
  “哥,你突破了?”他忍不住问道。
  顿时,场中许多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乌山城一侧的人心都是高高悬起,生怕接下来漏听一个字。
  突破到了筑基期?那还打什么!
  不过,底下之人虽然提心吊胆,罗坤,蔡胜等人还是勉强能沉得住气的,没有太过失态。
  他们能够看得出,南宫景炎并没有成灵师,但也只差那仅仅一步之遥了。
  故而几人的面色都是有些凝重,谁也料想不到灵江城一侧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个硬茬,将他们的如意算盘给彻底打乱了!
  罗晟身为罗家的青年俊才,自然不差,距离筑基也只差临门一脚。
  两人都是灵者巅峰之境,比之先前的觉明、钟易寒都是相差无几,孰强孰弱,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只有真正打过了才知道。
  原本可以必胜的局,却陡然横生出这样一个变故,罗坤等人的脸色阴沉得仿佛都能滴出水来了。
  南宫景炎苦笑着摇了摇头,轻叹道:“原本我以为已经抓住了那一契机,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差了一步。”
  闻言,南宫辰等人心中微微有些失落,又很快消失了。
  毕竟,以南宫景炎此刻的实力,即便没有成灵师,也不是寻常九级灵者能对付的。
  尽管时间紧迫,几人还是向其简单解释了一下如今的局势。
  “天人合一……”
  南宫景炎眸光微澜,即便以他的心性,在听闻这一消息过后,内心都是不禁波动了一下。
  “他还是比我快了一步。”
  原以为经过此次闭关,他和觉明之间的差距应该会缩小不小。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对方依旧是遥遥领先,大步走在了自己的前面。
  “哥……”南宫辰脸上有着担忧,自己大哥对觉明的重视,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令南宫岳和南宫武有些吃惊的是,仅仅闭目片刻的时间,南宫景炎的心情就归于了平静。
  “放心吧。”
  他缓缓张开双眸,嘴角微扬,头也不回地大步迈出,朗声笑道:“我去了。”
  下一秒,无数人都是被这一迈入场中的身影给震惊到了。
  只见南宫景炎泰然自若,可每迈出一步,气势就节节攀升,仅仅三步的距离,浑身气息就犹如一杆绝世长枪,锐不可当!
  “好家伙!”
  这下,就连灵鹤楼楼主和叶松涛等人都惊呆了,忍不住失声道。
  灵江城一侧的众人早已是沸腾了,现在的南宫景炎犹如天神下凡,气势汹涌,好像比先前全盛状态下的钟易寒……都还要强上一些?
  唯有穆鹏程和秋柔等衍兵阁之人神情复杂,看不出是喜还是悲。
  风行天凝视其许久,最终还是只能轻轻摇首,无奈长叹。
  如此短的时间里,就能将觉明突破的消息给释怀,如此心性与实力,远不是曹通能比的。
  “光用气势压人可没用。”
  罗晟目光凝重,出言打击道:“先接我一招再说。”
  话音还未落,他已经抽出腰间短刃,飞快地朝着眼前之人袭去。
  南宫景炎的实力,着实惊到了他,令他有些坐不住了,不能再眼睁睁看着他再提升下去。
  罗晟一动身,周围便是惊呼声四起,只因其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目光微凝,南宫景炎箭步而上,挥出长枪。
  刚欲撄锋之际,他忽然脸色微变,迅速舞动金枪,斜挡在身后。
  砰!
  银色短刃猛地砍在长枪之上,令罗晟震惊不已。
  他可是堂堂罗家的青年俊杰,功至炼气九重天巅峰。
  这样一个穷乡僻壤中走出的九级灵者,居然都能看破他的招式,令他如何能不惊?
  在场众人看得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罗晟的速度实在太快,就如同鬼魅一般,身形根本难以捕捉,一出手又动如雷霆,让人色变。
  一击不成,二次无果,罗晟就知道事情麻烦了。
  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南宫景炎,居然能跟得上他的速度!
  尽管不及他,但自己最大的优势,显然已经荡然无存了。
  南宫景炎身影矫健,枪出如龙,长枪横扫而出,在他胸前险之又险地擦过,让灵江城众人齐齐叫好。
  “哥,好样的!”南宫辰忍不住激动地呐喊道。
  任谁都看得出,罗家之人这种偷袭的伎俩已经威胁不到南宫景炎了。
  要论正面交锋?灵江城内,谁都知道南宫景炎的近身战是何等恐怖,一杆赤金枪凶猛无匹,任谁都是被碾压,放在以前,连衍兵阁的曹通都是被蹂躏,打得毫无脾气。
  也就是攻守兼备,防御滴水不漏的觉明,才能稍微压他一头。
  “罗家的人,就这点本事?”收回长枪,南宫景炎开口道。
  此言一出,罗晟的脸在一瞬间就彻底冷了下来。
  “呵呵呵……”
  “区区南域的蝼蚁,也敢瞧不起我罗家?”罗晟怒极反笑道:“大言不惭!”
  只见其反握银色短刃,猛地冲出,居然是不避不躲,径直就朝着南宫景炎攻去!
  这人疯了?
  这是此刻无数灵江城之人内心的想法。
  跟南宫景炎正面交锋,找死不成?
  不过,这一想法也只存在了刹那,之后就被一声巨响给轰散了。
  砰!
  两者轰然相撞,出乎许多人意料的,两人竟是分别向后倒飞开去。
  这次正面冲突,竟是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怎么可能?!”
  灵江城众人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个罗晟,不仅速度惊人,近身攻势居然也如此凶猛,能和南宫景炎平分秋色!
  罗坤同样有些哑然,盯着场内的黄衣青年,一时间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罗晟的近身实力,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可以说灵师之下几乎难觅敌手,结果全力以赴之下,竟然还没法压对手一头?
  另一处,南宫岳微微吃惊,不过也很快想通了。
  俗话说的好,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以罗晟那惊人的速度,借助冲势而发出的攻击,威力自然不可小觑,能与南宫景炎正面相抗衡,倒也合乎情理。
  这下,南宫景炎的脸色也有些变了,没有了先前的随意,与对方同时再度跃出,挥动长枪,与短刃再次猛然相撞!
  轰!
  灵气的漩涡席卷场中,两人疯狂出手,互不相让。
  双方人马都是屏息凝视,死死盯着场中激烈角逐的两道身影,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这一场最为关键的生死之局吊着无数人的心弦,纷纷向前挤去,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瞬间。
  “云衣?”
  宁羽被挤在人群当中,这才发现身旁的少女不见了。
  只怕是被人潮给带走,流动到前面去了。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
  他一边一脸赔笑着向前挤去,一边四下寻觅少女的身影。
  周围之人早已经情绪失控,疯狂地朝前端压去,宁羽历经千辛万苦,才终于挤到前头,看到了人群中无助的少女。
  只见其手捧一盏还未送出的莲灯,如置身海中孤岛,孤立无援。
  “云衣!”他朗声高呼道。
  被人群推搡着随波逐流的少女此刻也发现了远处的少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情不自禁地呼喊道:“宁羽哥哥!”
  这丫头,竟是被人群挤到了最前头。
  宁羽如释重负,松了口气,奋力朝着其方向赶去。
  罗晟拼得面色涨红,青筋暴起,身体有多处伤痕,衣衫都残破了。
  “银闪!”
  只见其怒喝一声,将灵力疯狂注入银色短刃之中。
  下一瞬间,短刃剧烈颤动,绽放耀眼银芒,盖过了寺内的烛光。
  众人皆见之色变,这一绝学,早已超越了寻常人阶高级的秘术,威力直逼地阶!
  罗家的子弟,果真不简单!
  同时,另一边也同样发出了令人心悸的波动!
  南宫景炎脸色潮红,嘴角挂着血丝,目光凛冽,默默将气息提升到了最高峰。
  下一秒,只见其猛地一蹬,将地板都给踩的崩碎,尔后爆射而出!
  赤金枪枪尖划破夜风,发出阵阵破空之声!
  “画龙点睛!”南宫景炎喝道。
  战至最高潮,人群中四处都爆发着疯狂的呐喊,唯有宁羽不管不顾,死命地朝云衣的方向挤去。
  后方的人群突然猛地压来,将人向前推去。
  任谁都想更仔细的看看这决定灵江城命运的一刻。
  “啊。”
  云衣本就娇弱的身子终于支撑不住,被挤得扑倒在地。
  手中的莲灯也是拿捏不住,就这么直直地滚了出去。
  “不要!”
  云衣顿时慌了神,赶忙起身,想要追回莲灯。
  看到这一幕,宁羽吓得脸都煞白了,只见莲灯骨碌碌地正朝着风暴正中心滚去,身后的少女却视若无睹,不管不顾。
  “云衣,快回来!”宁羽惊呼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