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技惊四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
  “这小女孩疯了?!”
  看着冲向场中的云衣,周围之人惊得彻底呆了。
  南宫景炎看到了这一切,闷哼一声,想要试着收手,却已经是做不到了!
  长枪一出,就如离弦之箭,没有回头路了。
  “让开!!!”
  宁羽终于是慌了,怒喝一声,猛地推开旁人,激射而出!
  别人不懂少女为何这么做,他与云衣一道而来,又怎么会不懂得她的心思?
  少女终于是在最后一刻抓住了莲灯,但枪尖与短刃也已经飞速袭来,根本避无可避!
  “父亲……母亲……”
  云衣跪坐在地,怀抱着莲灯,静静合上了双目。
  “找死!”
  罗晟怒骂一声,速度不减反增。
  他早已杀红了眼,只想宰了眼前的敌手,至于其他的人,在其眼中就与蝼蚁无异,死了就死了。
  “滚!!”这一幕,看得宁羽勃然大怒,爆射上前,怒喝道。
  如此简单粗暴的话语,着实惊呆了场中之人。
  面对罗家这等庞然大物中出来的人,居然都敢如此狂妄?
  “这家伙疯了吧?”有人难以置信道。
  看着宁羽就这样径直冲入了场中,许多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两位炼气九重天巅峰的奇才,倾尽全力最后一搏的中心,是那么好闯的?
  就是寻常的灵师都倍感棘手,要先掂量掂量自己。
  而这个少年才多大?
  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究竟是不知死活,还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怎么是他?”而灵江城一侧,在场的部分人认出了宁羽,不由得张大了嘴,震惊得无以复加。
  眼前这个半路杀出之人,不正是昔日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个少年吗?
  宁羽速度快到极致,冷喝一声,青色眼眸中有流光涌动,手如鹰爪探出,疾如闪电,准确无误地落在了罗晟的手腕处!
  顿时,全场哗然!
  罗晟瞬间怔住了,几乎脑袋一片空白。
  他的速度何等恐怖?灵师之下几乎无人能及!
  在他倾尽全力,速度飙升到极致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有人能跟得上他,甚至擒住他?
  这究竟得拥有何等恐怖的眼力和反应?!
  宁羽手掌猛地用力,弯下腰,用肩顶住罗晟的胸口,将其硬生生朝着另一侧甩去。
  银色短刃绽放耀眼光华,与两道身影一起,向着一旁的地面倒去。
  此刻,赤金枪的枪芒也已经抵至近前,锋芒凛冽,让人难以直视。
  见状,宁羽脸色微白,闷哼一声,强行改变姿势,用另一手撑地,一脚踢在枪缨处,硬是改变了其方向!
  轰!
  短刃与长枪几乎同时坠地,两招灵技的恐怖威力毫无保留的全面爆发,烈风席卷场中,沙飞石走,让人睁不开眼。
  烟尘散去,露出了其中的少年和少女,少年大口喘着粗气,但身体显然无恙,没有什么大碍。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就仿佛见了鬼一样,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孤身一人,就化解了两位奇才如此恐怖的攻势?
  有人木讷地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南宫景炎默默拔起长枪,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不过明眼人都清楚,如果不是他最后关头收力的话,少年想错开这一枪,恐怕还没那么简单。
  只见他缓缓转过身,盯着宁羽看了许久,欲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天人合一?”
  虽然他并没有真正见过,但先前少年几乎与整片天地融为一体的状态,还是深深地震撼到了他。
  “什么?!”
  “他也会天人合一?!”
  此言一出,顿时全场都沸腾了。
  “阁主,这……?”就连穆鹏程这等老牌人物都有些愣神了,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觉明是灵江城公认的年轻一辈第一人,天赋异禀,声名远播,能在灵者之时就做到天人合一,倒也情有可原。
  可眼前这人,看上去才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竟然也能进入这一状态,让他如何能接受?!
  可以说,这已经颠覆了他的认知!
  “英雄出少年。”风行天苦笑着摇了摇头,隐隐有些怅然道,“这的的确确……是天人合一。”
  而南宫家一侧,同样是一片寂静,南宫辰与南宫青雪都有些懵了。
  “天人合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南宫武自嘲一笑,有些无奈道。
  要知道,筑基期当中,能够做到天人合一的都屈指可数,就连他这个八级灵师,都还从来没有进入过这样一个奇妙的状态!
  看似平淡无奇,但要真正做到心无旁骛,彻底融入自然当中,实在太难太难了,根本不容你有一丝的杂念。
  “宁羽哥哥……?”云衣这才反应过来,眼中含着泪光,有些失神。
  “都是云衣不好……”
  自己与他不过萍水相逢,少年为了救她却可以不顾一切,甚至让自己深陷险境。
  “没事的。”宁羽浅笑着,轻轻摸了摸少女的头,安慰道:“这不怪你。”
  别人也许不懂,但他能理解云衣的所作所为,所以才没有怪她。
  “混帐东西!”
  罗晟灰头土脸地怒骂道,“你活腻了吗?!”
  先前那一下,他几乎被宁羽硬生生摔在了地上,直接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此刻自然是怒不可遏。
  “你们灵江城这是什么意思?”
  在震惊过后,蔡松等乌山城之人也是一脸不愉,出声喝问道。
  说好的单独比试,居然有人出来旁插一脚,更何况,搅局的还是灵江城之人,这下必然要归咎于灵江城了。
  “这,这下该怎么办?”
  许多人也是纷纷从先前的惊讶中回过神来,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由得出声问道。
  “这还用说?灵江城既然无视规矩,擅自搅局,那这第三场自然要算我乌山城胜!”
  “呵,你们的南宫景炎也算捡回了一条小命,暗自庆幸吧。”
  灵江城毕竟不占理,被血魂殿之人一顿数落,却也不好反驳。
  但南宫家的一些族人在听到后面的话以后,顿时勃然大怒,忍不住出声漫骂道:“胡扯,你们的罗晟才是命大,否则的话景炎保证让他横着出去!”
  “放屁!”乌山城之人自然不服。
  双方谩骂不休,争执不下,场面一时间俨然成了僵局。
  还是蔡胜出面,挥手平息了底下众人,冷声问道:“慧净大师,你说怎么办吧。”
  金蝉寺的实力,乃是灵江城诸多势力之首,慧海大师不在的此刻,自然是慧净最有话语权了。
  在场之人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慧净,看其会有什么表示。
  “阿弥陀佛。”
  如此情况下,慧净唯有出面,轻叹一声上前道:“贵派的罗晟,与南宫景炎实力不相伯仲,若不以命相搏的话,恐怕难分胜负。”
  闻言,许多人都是暗自点头。
  诚如其所言,一个是南宫家视若珍宝的奇才,一个是罗家走出的青年俊杰,南宫景炎和罗晟,两者实力相差并不大,除非真的拼个你死我活,否则不可能分出高下。
  以命搏命,这显然是两家都不愿看到的,如有万一,南宫家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损失。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既然如此,再继续争斗下去意义也不大,依贫僧之见,这局作罢,就当作平手如何?”
  “平手?”乌山城一方有人冷笑道:“想得倒美。”
  “你们灵江城的人无视规矩,到头来就想以平手了事?”
  “莫不是怕南宫景炎坚持不住了,刻意派人出来捣乱的吧?”
  “不平手的话,你们还想怎样,真要拼个死活吗?!”灵江城众人脸都气成了猪肝色,无奈己方不占理,也不好反驳,能争取到平手的话,也算不错了。
  金蝉寺内闹得沸反盈天,争执不休,全然没了昔日了宁静与祥和。
  云衣脸色苍白,轻轻拉着宁羽的衣袖,根本不敢出声。
  显然,她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造成了多大的麻烦,甚至还连累了身旁的少年,此刻内心说不出的愧疚。
  宁羽微微一怔,也注意到了少女的细小变化,旋即释然一笑,安慰道:“没事的,有我在呢。”
  突然间,一股威压迅速蔓延开来,覆盖了在场所有人,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南宫岳、风行天、慧净等人都是微微色变,这个黑袍罗坤的实力,还要在他们想象之上!
  “呵呵。”罗坤阴翳一笑,一张皱纹横生的脸庞说不出的骇人,“想要平手,可以。”
  “但是有一个条件……”
  他缓缓抬头,伸出藏匿在黑袖中的枯瘦手掌,笔直指向场中央。
  “把他交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