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剑拔弩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阁主。”秋柔管事面色有些焦急道,“这少年的资质非比寻常,不能就这样让罗家给毁了。”
  在她看来,宁羽的天赋实在太过惊艳了,日后有着无限的可能,前途无量!
  金蝉寺永远超然物外,不会因为一个奇才天资聪颖就去主动收徒。南宫家也是如此,他们的重心永远在南宫景炎身上,不可能为了一个外人而不惜一切。
  现在,连罗家此次领头的罗坤都出手了,灵江城一些其他的势力就算想要搭救,那也是有心无力。
  可衍兵阁不同!
  现在场中能救宁羽的人屈指可数,衍兵阁阁主风行天就是其中之一。
  “的确是个好苗子!”总管事穆鹏程也是点了点头,由衷地赞叹道。
  他相信,只要将宁羽收入衍兵阁,假以时日,灵江城第一势力的位置易主都不无可能!这样一个逆天的好苗子,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毁在罗家手里?
  他们看得出来,其他势力的掌舵人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奈何实力有限,罗家的名头就像一块巨石压在众人心头,沉甸甸的,无人不忌惮,灵鹤楼的楼主等人眉头紧锁,挣扎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来畏惧罗家的报复,二来他们也不是罗坤的对手,恐怕只有灵江城三大势力的掌舵人,才有望拦下那不可一世的罗坤。
  风阁主面色凝重,他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也知晓事情的利害,一声长长的叹息过后,最终还是当机立断,一个瞬身就闪了出去。
  罗坤看见远处飞来的一道人影,眼角微微抽动,却没有收手,反而攻势更加凌厉,势必要将眼前的少年迅速格杀在当场!
  然而,风行天的速度极快,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赶到了宁羽身前。
  终于,在下一个瞬间,两大站在筑基期颠覆的强者交手了!
  轰!
  这一碰撞,石破天惊,光是溢出的气浪就险些将众人掀翻。
  两人都是站在了筑基期的极高点,极为不凡,离那灵动境都只有一步之遥,这样的人物只一个交手,就将金蝉寺的院子给毁掉了大片。
  “道友这是何意?”罗坤的目光无比森冷,面上露出了不愉之色,暂且收回了手,出声质问道。
  眼前的蓝袍男子实力不俗,已经迈入了筑基期的末端,与他同样是一位九级灵师,并且出手不凡,相当棘手。
  罗坤内心也十分清楚,虽然自己的修为稍稍在其之上,但也强得有限。
  何况,对方身为一方势力之主,拥有的底牌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会少,他就算最后能胜,肯定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否则,以他的性格和作风,早就将其强势镇杀了!
  蓝袍男子气度非凡,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化解了罗坤的强势一击,面对其质问,他轻叹了一声,缓缓开口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此言一出,满场俱惊,许多人都不曾想到,衍兵阁阁主竟然肯为了这少年,去冒犯罗家?!
  要知道,那可是称霸西域已久的千古世家,翻手可灭灵江城的恐怖存在!
  “要知道,跟我罗家作对的人,下场就没好过。”罗坤面无表情,淡淡开口道,“你修炼到这一步也不容易,望你好自为之,不要自误!”
  对此,蓝袍男子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道:“我意已决,不必再说了。”
  闻言,罗坤的目光是彻底阴冷了下来,他堂堂罗家之人,在西域几乎可以横着走,如今初来南域,却是屡屡受阻,叫他如何能忍?
  “好,好,好!”他怒极反笑,连着大声说了三个好字,接着气息骤变,转眼就是毫不留情地直接出手!
  “我罗家指名要的人,谁也保不了!”
  风行天面色微变,也知道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低喝一声,全身气息毫不保留的释放开来,冲上前去,与其战作一团!
  咚!
  宛如一面大鼓敲响,响声震耳欲聋,两位筑基期巅峰强者的交手,石破天惊,光是震荡出的余波就能够伤到一些凡人。
  罗坤经验老道,一身修为不俗,浩瀚的灵气浪潮从其身上涌出,压得人几乎要窒息。
  罗家之人,都是自幼开始经历生死厮杀,个个冷酷无情,招招致命,与之对阵,根本容不得有一丝大意。
  “阁主,小心!”衍兵阁一侧,有人面露担忧之色,忍不住呼喊道。
  罗坤的攻势凌厉,专挑要害,看的人无不心惊胆战,为蓝袍男子捏一把冷汗。
  风行天神情肃然,筑基期巅峰的磅礴灵气围绕在其周身,浩浩荡荡,气势不俗,他见招拆招,根本不敢有片刻的分神。
  尽管罗坤比他强上一线,他要纠缠一段时间还是毫无问题的,更何况,身为衍兵阁之主,他隐藏的手段不少,鹿死谁手,不到最后的话还很难说。
  缠斗之中,罗坤的余光一瞥,正巧看见气息缓缓回复的宁羽,不由得对着身后众人出声怒骂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拿下他!”
  罗家跟随而来的众人这才如大梦初醒一般,纷纷回过神来,看着伤势恢复了不少的宁羽微微色变,旋即再不迟疑,径直出手!
  只见宁羽胸前溃烂的皮肉已经停止恶化了,呼吸也恢复了正常,短短片刻的时间里,就能恢复到这样,着实有些惊人。
  以蔡松为首的乌山城众人反应过来以后,也是欲要出手,毕竟不管怎么说,罗家都是与他们绑在同一条战船上的。
  “你血魂殿要是敢动手的话,大可以试试!”
  就在乌山城众人想要动身之际,一道突兀的声音猛地响起,清晰地回荡在夜晚的金蝉寺,令血魂殿众都纷纷愣在了原地。
  只见一身衲衣的慧净一脸肃容,盯着对侧的一众人马,脸上毫无怯意。
  宁羽无视规则,搅乱比试的确应当惩罚,先前罗家碍于脸面,只说要带他回去,慧净也无可奈何,如今却是恼羞成怒,要将他格杀在当场。
  若不是因为罗家在西域势大,他们又怎么会忌惮?只单单一个乌山城的话,灵江城众人早就已经冲上去火并了。
  顿时,血魂殿众纷纷止住了脚步,慧净的声音刚正无比,气势磅薄,着实震慑住了他们。
  要是其他人这么说,他们可能还不当一回事,可对于金蝉寺这样的存在,他们还真的要先掂量一番。
  连蔡松等灵师级人物都是暂且收住了手,远远看着,眼中有些震撼。
  从刚才那一声中,他们也能隐隐感觉到慧净的不凡,恐怕比起他们这最强的罗坤都是不遑多让!
  一个慧海大师就已经够惊人,现在连他的师弟也如此不俗,不禁让他们感叹这金蝉寺当真是藏龙卧虎,小觑不得!
  同时,底下灵江城的年轻人被场中的少年给激起了斗志,此刻怒不可遏,颇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意向。
  原先只不过想要顺着罗家的意愿,拿下场中的受伤少年,对他们而言那是举手之劳。
  如果要发展成与灵江城的全面开战,他们还是不愿的,需要仔细斟酌才能决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