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第四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四层?!宁羽瞠目结舌,地阶法宝就已经够吓人了,莫非在这阁中,还有比其更恐怖的存在不成?
  在他吃惊的这段期间,一行人就已经顺着黑木阶梯,来到了第三层。
  与前两层的熙熙攘攘截然相反,在他们上来之前,这第三层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一片寂静,在正中央之处摆放着十件兵器,均匀分布着,围成了一个圈形。
  只往那看了一眼,宁羽就感觉到了莫大的压迫感,他惊讶地发现,这十件神兵,竟然真的全是地级品阶的法宝!
  好的法器灵压惊人,进入它的范围就能感到它的不凡,次一些的法器甚至连灵气都很难感受到,若不是摆在这三层,只怕都要被当成一柄凡铁了。
  一杆紫色长枪静静躺着,硬生生将宁羽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驻足在了其身前。
  长枪通体浅紫色,看不出是什么材质,虽然没有锋利的锐光,当其中蕴含的庞大灵气着实让宁羽吃了一惊。枪身前头系着暗紫色的长缨,也不知是何种魔兽身上的,让人心头沉闷,一阵压迫。
  “潜龙”,旁边只有一块写满了零的木牌。
  “一、二、三……”宁羽一个一个地仔细点着,足足五个零,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杆紫色长枪的售价,竟然是高达六十万!
  哪怕把他给卖了,都不够凑零头的。
  看着眼前的地阶法宝,吃惊归吃惊,宁羽却没有被冲昏头脑,依旧从中发现了一些小细节。
  “这些法宝,好像其中大多数,都只是刚好达到了地阶低级的门槛呢。”他认真说道。
  他的青眼睛,拥有些许看透事物本质的能力,分辨能力更是极强,一眼就看到了关键所在,这里的地阶法宝,大多数都是地阶低级的次品,地阶中级的可谓是寥寥无几,而地阶高级的,更是一件也没有。
  到了地阶这一层次,每一级之间都有着天差地别,就算是这里的所有神兵加起来,恐怕价值都不如一件地阶高级的法宝珍贵。
  穆鹏程微微一惊,“小友真是好眼力!”
  他轻叹了一声,接着解释道:“衍兵阁内没有灵宗这一级数的存在,想要锻造一件真正的地阶法器是何等的不易?哪怕聚齐阁内的一众强者和名匠,耗费大量的珍贵材料,花费数年的时间,也只能够勉强锻造出一件堪堪达到地阶门槛的法宝。”
  “这里的几件地阶中级的法器,大都是一些前辈呕心沥血,倾尽一生才锻造出的作品,比起神兵本身的价值来,其意义反而更为深重。”秋柔管事补充道。
  “原来如此。”宁羽点头道。
  用尽一生去锻造,最终只留下一件兵器,作为自己生存过的证明,这一精神,让宁羽心中无限感慨。
  若是自己不能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直至超脱于世,终有一天也会像这些前辈一样,走到生命的尽头,最终消失于世吧。
  那么,他存在过的证明又是什么呢?宁羽不禁感到了一丝迷惘。
  “这便是前人的伟大之处,哪怕自身人已经不在了,所遗留下作品和精神都对后人影响深远。”穆鹏程说道。
  感慨过之后,他一拍脑袋,苦笑道:“不知不觉就说多了,小友,我们还是赶紧上去吧,不要让阁主等太久了。”
  “好。”宁羽也从先前的黯然神伤中脱离了出来,点了点头道。
  ……
  第四层,几乎就是空空荡荡的。
  唯有中央处,屹立着两块水缸大的岩石,就在最上方的岩缝处,直挺挺得插着两柄长剑。
  阁主风行天一身蓝色长袍,静静伫立在场中,看着这两柄神兵,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然,他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转过身,刚好看到了迈过阶梯的宁羽等人。
  “你来了。”蓝衣男子淡笑道。
  “是。”宁羽点头道,“阁下当日对我有大恩,故此我今日特来道谢。”
  “道谢就不必了,只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风行天摇了摇头,开口问道:“你可知我为何要找你?”
  被其突然这样一问,宁羽不由得一怔,这个问题,他先前还真没怎么仔细考虑过,随口回答道:“是要我入你们衍兵阁?”
  “先前的话,的确是出于这个目的。”风行天微笑道,“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为什么?”宁羽疑惑道。
  “凭你的资质,将来必成大器,恐怕连整个南域都束缚不了你,又怎么可能永远留在灵江城这样的小地。”风行天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这次找你来,是因为风家的祖训。”
  风家的祖训?
  宁羽虽然满脑子疑惑,却很识相得没有插嘴,静静等待蓝衣男子说出接下来的后续。
  “风家,自古以来就是炼器世家,培养出过无数的铸器名匠,锻造出的神兵不计其数,数不胜数。”风行天缓缓说道,“而这两柄神剑,就是风家的一位极其古老的先祖锻造出的最高杰作,真真正正的无上神器,甚至已经超越了地阶法宝的范畴!”
  闻言,宁羽顿时震惊得无以复加,像是失声了一样,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他原以为,在这第四层中的,会是地阶高级的法器,没有想到这两柄剑竟然还要在其上,来头如此的惊人!
  他遥遥看去,只见左边的这柄剑通体莹白,有三分之一的剑身都没入了岩石之中,剑刃上映射着道道寒光,让人简直难以逼视!
  而在右边,这柄剑则截然相反,剑身漆黑,体积庞大,给人的感觉就是迟钝笨重,在其身上根本看不到有任何的锋芒。
  “对一位真正的炼器大师而言,最害怕的不是身消道死,而是自己倾注了一生的心血,最终却令宝剑蒙尘!”风行天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风家那位古老的先祖,哪怕在临终之际,都没能看到自己所锻造的神剑出世,这也成了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只怪我风家子孙不孝,后世这么多的子弟,居然都没有一人能够降服这两柄神剑,实在是愧对先祖啊。”蓝衣男子眼中含泪,扼腕叹息道,“后来,风家破除陈规,召集四方豪杰,只要谁能够彻底降服这两柄神剑,那么神剑就直接归那人所有。”
  原来,这两柄剑还有这样的一段历史?宁羽忍不住小嘴微张,心中感慨万千。
  风家的列祖列宗们,内心究竟得是有多么愧疚,才能做到愿意将这两件无上神兵给拱手送人啊!
  至于结果的话,即便不问,宁羽也能猜到,场中那两柄岿然不动的神剑,就已经诠释了一切了。
  “连灵宗也降服不了?”宁羽问道。
  “灵宗也降服不了。”风行天摇头道,“这两柄剑都是惊世骇俗的绝世神兵,恃才傲物,都不轻易认主,哪怕是灵宗来了也不买帐!”
  宁羽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个性的法宝,嘴巴张得老大,感觉一阵无语。
  与地下的那些兵器不同,这两柄剑的周围空荡荡的,根本看不到木牌的踪影。
  “这两柄剑,就没有名字吗?”宁羽有些疑惑道。
  “没有真正的名字。”风行天说道,“为了便于区分,左边的,我们通常都称之为羽剑,而右边的,则唤作重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