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羽剑无影,重剑无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羽忽然感觉有些凄凉,这两柄神剑惊艳了世俗,到头来,一直过了这么多年,却是连个名字都不曾拥有。
  他伸出手,就想去抚摸羽剑那孤寂的脊梁。
  “当心!”见到这一幕,风行天焦急地大喊道。
  虽然他在第一时间出声提醒,但还是晚了一步,宁羽根本反应不及,伸出的手距离羽剑已经只有仅仅的半尺之遥了。
  突然之间,他脸色骤变,靠近羽剑的手掌顿时传来一股剧痛,下一秒鲜血飙洒,被刻下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剑痕,让人触目惊心!
  宁羽大吃一惊,哪里还敢往前,急忙抽回手向后撤去,心有余悸。
  再看自己的小手,早已经是伤痕遍布,上上下下全都刻满了血痕,着实瘆人。
  “嘶!”宁羽震惊不已,不由得开始心疼起自己来,“脾气还真暴!”
  也亏得他修炼了地级秘技,皮糙肉厚的,身体足够强悍,饶是如此,现在他的整个手掌上都没了半块好肉,鲜血淋淋的,这要是换了一般人,恐怕这只手就要留在这了。
  他也没有想到,外表空灵出尘的羽剑性格竟然会如此暴躁,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也难怪这么多年过去,都没人能将它给取走了。
  穆鹏程先前在后面劝阻不及,真的是吓了一大跳,好在看到宁羽没事,这才赶忙出声提醒道:“小友,千万当心啊!这柄羽剑可是真正的大杀器,伤人于无形,昔年就曾发生过不少惨案呢!”
  对此,宁羽点了点头,唏嘘不已,这羽剑的厉害,他也算是领教过了,自己明明还没碰到它,居然就被伤成了这样?!
  “根据风家的一些老祖们所说,这柄羽剑,是那位先祖用一头极其逆天的凶兽死去的残骸锻造而成的。”蓝衣男子目光深邃,回忆道:“传说这柄剑的剑身,其实是那头凶兽身上的万千根雪羽凝聚而成的,剑尖处,就是它身上绝无仅有的那一根翎羽!”
  闻言,宁羽不由得脸色微变,这才明白羽剑原来是因此而得名。
  只是,这柄剑气质超凡脱俗,简直不像是凡间之物,剑身更是通体莹白,纯洁无瑕,根本看不出一丝拼凑的痕迹。
  若真如风行天所言,此剑是用万千雪羽凝聚的话,那风家那位先祖的手段,真的称得上是惊世骇俗,巧夺天工了!
  “根据那位先祖的记载,羽剑铸成之时,剑气直冲九霄,天地皆为之震惊!分时化作无数雪羽,万剑舞空,合则凝成白霜宝剑,无坚不摧!”讲到此,风行天激动的脸上却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失望之色,微微一叹,接着说道:“只可惜,在那位先祖临终之际,这两柄神剑都未能遇到明主,最终被他封印在了这两块奇石之中,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能出世……”
  羽剑合时,那是所向披靡的神兵,分开来,竟然还能化作漫天的飞剑?如此逆天的神器,宁羽当真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羽剑桀骜不驯,尤为骄狂,哪怕是一丁点微小的气流,都会引起它的震动,其后果,就是引发万羽共鸣,直接将周围的空气都生生撕裂开来,寻常人的话,根本就接近不了,必须离它一尺开外。”风行天微微昂首,眼角含泪道:“这便是羽剑与生所俱来的傲气,风某无能,令宝剑蒙尘,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啊!”
  见到这一幕,连宁羽和云衣都大吃了一惊,没想到蓝衣男子这样的超级强者,灵江城内霸主一般的存在,竟然也会落泪!
  可想而知这两柄神剑究竟会有多么恐怖,整个风家历经了这么多年的沧桑岁月,竟然都只是为了给其找寻一位主人?!
  “阁主,你千万别这么说。”穆鹏程叹息道,“这并不能怪你。”
  一袭粉衣的秋柔也点了点头,劝慰道:“羽剑和重剑,只是还没遇到真正的明主罢了。”
  蓝衣男子摆了摆手,道:“你们不用安慰我。”
  锻造出了这样的两件神兵,可以想象到,风家的那位先祖必然是真正的惊才绝艳之辈,而身为其后人,这么多年了,他却连筑基期这一境界都跨不过去,怎么能不自责?
  “这么说的话,你请我来,是要让我去取这两剑?”宁羽瞪大了眼,那手指了指自己,有些不敢相信道。
  “对!”风行天点头道。
  “怎么可能?!”宁羽直接脱口道,“这可是连灵宗都降服不了的神器,我一个小小的灵者,哪里会入得了它们的法眼?”
  对此,蓝衣男子和灰发老者都是置之一笑。
  “小友你可千万不要妄自菲薄啊,要知道,我活了数十载,可都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妖孽的灵者呢。”穆鹏程笑道,“我敢保证,哪怕是慧海大师和血魂殿主,当年在炼气境时,也绝对不如现在的小友你。”
  “祖上也曾说了,法宝认主看得不仅是人的修为,资质和心性也是很重要的一环。”蓝衣男子缓缓说道,“更有甚者,只讲究一个缘字,其他什么也不管,只要看对眼了,就直接跟人走了。”
  “这些法宝,还真是有够任性啊……”宁羽嘴角微微抽搐,有些无语道,“我尽力而为吧。”
  说着,他心有余悸地瞄了一眼羽剑,思量了半天,最终还是缓缓走向了右边的那柄巨剑。
  先前已经吃过苦头了,他哪里还敢再去找羽剑的麻烦?不是早讨没趣吗!
  宁羽轻轻一跃,就来到了岩石之上,至此,他才真正看清了这柄重剑的容貌。
  只见剑身通体漆黑,毫无瑕疵,从不同的角度看去,侧面似有若隐若现的暗红色微光,仿佛有绝世凶兽沉眠其中……
  待真正用手摸到此剑以后,宁羽不禁一阵惊叹,因为这两柄神剑,全然就是两个极端!
  羽剑傲气凌云,其剑刃是吹毛可断,削铁如泥,人还在半尺之外,就已经被它伤到了,可谓是无影无形,锋利到了极致!
  重剑就截然相反了,静静地伫立其中,感觉不到有丝毫的脾气,像是沉沉得睡着了一样。
  其剑刃,更是钝的让宁羽吃惊,没有半点的锋芒,他的手之前去摸羽剑,带回来的是一滩的血,这次去摸这重剑,搓下来的却是一层厚厚的灰……
  “羽剑无影,重剑无锋。”宁羽感叹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