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半山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金蝉寺,后院的柴房。
  一个小沙弥手里捧着一大把枯柴,连前面的路也看不到了,步履瞒珊地走着。
  此人看上去木木呆呆的,正是先前在城南郊外,与宁羽有过一面之缘的觉凡小和尚。
  他刚出家没多久,修行尚浅,负责的大多是寺内的杂务和伙食,今日正好砍完柴归来,一路走过内院。
  “觉凡,小心!”
  正当他穿过一个古殿之时,远处忽然传来一人的惊呼声。
  觉凡吓了一跳,还未反应过来,就迎面撞上了一道淡金色的身影,整个人都翻到在了地上。
  手中干柴散了满地,这一撞,直接把他整个人都给撞懵了。
  他勉强睁开眼,刚好瞥见一道金色流光闪过,眨眼就穿过了座座寺院,消失在了远方。
  “觉凡,你没事吧?”刚来几位和尚扶起他,关切地问道。
  “师兄,我没事。”觉凡憨厚地笑了笑,继而有些疑惑道:“刚才那个,是本寺的那只灵宝金蝉吗?”
  他原先也照顾过金蝉一段时日,其特征又极其明显,自然被他一眼就给辨认了出来。
  让他纳闷的是,这只寺内供奉多年的灵兽,前些日子才刚闹过,怎么今天又开始折腾了?
  “唉。”其中一位和尚一脸无奈的样子,道:“我们刚才还在给金蝉喂食,一切都好好的,谁料它突然情绪大变,一下子就直接飞走了,我们十几个师兄弟一起都没能拦住。”
  “师兄,快别说了,我们还是赶紧追吧。”另一位小和尚焦急道,“金蝉都已经飞远了。”
  “对对对,赶紧追!”其他的一众小和尚也是醒悟了过来,赶忙向金蝉消失的方向跑去。
  山腰上,小路坎坷崎岖,从山顶往下看,宛如一头龙蛇盘绕在高山的腰间,很是奇特壮观。
  周围的林间不乏苍松翠柏,山路的边上满是野草野花,宁羽和云衣一路悠哉悠哉的,边走边闲聊,很是悠闲自在。
  “云衣,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宁羽忽然觉得有些奇怪,开口问道。
  闻言,一身素衣的清丽少女凝神静听,似是同样感到了一丝异样,轻轻颔首道:“好像是有一点嗡嗡的声响。”
  突然,宁羽目光微凝,飞快运转灵气,并指为剑,直接冲着远处的灌木丛后面射去一道青色匹练!
  就在那道匹练射出的一瞬间,一道淡金色的微小身影刚好从丛中穿过,见到青色匹练以后大惊失色,一阵怪叫,险而又险地向一旁闪去,这才躲了开来。
  “吱吱——!”灵宝金蝉愤懑不已,不断鸣叫,似在向少年表达自己的不满。
  “什么啊,原来是你啊。”宁羽不由得一阵失笑,接着打趣道:“你这家伙也是够不让人省心的,居然又私自跑出来了。”
  看到宁羽没有一点道歉的意思,反而还在调戏它,金蝉气得上蹿下跳的,不断乱叫。
  “小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云衣忍不住掩嘴轻笑,“这只金蝉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闻言,宁羽不禁张大了嘴,指了指金蝉,又指了指自己,有些不敢相信道:“它,救我?”
  当日,金蝉出现之时,宁羽正巧昏迷了过去,自然不晓得后来发生的一切。
  云衣轻笑一声,缓缓将昔日金蝉舍身阻拦罗坤的事说了一遍,听得宁羽瞠目结舌,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就它这样子,也能阻挡罗坤?”宁羽眼珠子瞪得浑圆,无比诧异道。
  能够对付一个筑基期九层圆满的强者,如此说来的话,那这只金蝉岂不是有着顶尖二阶灵兽的实力?
  可在他看来,这只金蝉除了时不时会抽风以外,根本没有其他特点,完全想象不到这样的一个小家伙,居然会有着如此恐怖的修为。
  “吱吱!”灵宝金蝉显然察觉到了他话语里的蔑视之意,气愤不已。
  “话说回来,你这样子跑出去没事吗?”宁羽疑惑道,“恐怕金蝉寺的那些小和尚们等下又要找你找疯了。”
  他的话刚说完,山上就跑下来了十数位小僧,一个个都是面红耳赤,气喘吁吁的,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
  “小施主,怎么这么巧,又是你啊?”觉凡弯着腰,不断喘着粗气道:“看来,你和本寺的灵宝金蝉,还真是有缘啊。”
  见到少年和金蝉以后,他的心里这下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要是再像上次一样,从山上一路追赶到灵江城南边郊外的话,他这次恐怕不死也会脱层皮了。
  “宁羽小施主,是来找我们住持的吧?”其中一位看上去资历较老的和尚开口问道。
  宁羽点了点头,道:“就是不知慧海大师找我,到底是有何事?”
  他跟金蝉寺此前可以说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他实在是想不到慧海大师这样的古僧级存在,找他究竟会有何事。
  “这些事情,我们这些小辈也不太清楚。”一位和尚摇了摇头,笑着道:“小施主还是先随我们上山吧,等到时候见了住持,就什么都知道了。”
  “好。”宁羽点头道。
  此处正是半山腰,山路最为崎岖陡峭,而且一众小和尚才刚刚火急火燎地跑下来,结果什么都没干成,现在又要回去了,白忙活了一场,心里叫苦不迭。
  最为郁闷的当属觉凡了,抱了一堆干柴回来,什么都还做,就撞上了脱逃的金蝉,接着跟随着一众师兄弟们直接跑了下来,连火都还没烧开,更不要提做饭了。
  唯有金蝉悠哉悠哉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在空中荡来荡去,无比自在。
  只不过它是自在了,却害得一个个小和尚吃尽苦头,还没法抱怨!
  毕竟,灵宝金蝉可是寺内的象征,多年以来一直供奉着的存在,连慧净大师这些老一辈的高僧见了它都要客客气气的,他们这些小一辈的弟子哪里还敢得罪它,一个个都是将其当成宝贝一样供着的。
  好在灵宝金蝉也就只有最近一段时间比较闹腾,以往都是比较老实的,否则的话,金蝉寺早就被它弄得鸡飞狗跳,六畜不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