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英雄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佛寺恢弘,香烟缭绕。
  宁羽跨过寺门,看着尚还在修葺当中的前院,庙会那天发生的事一幕一幕掠过脑海,感觉是那么的清晰,恍如昨日。
  经过前院以后,浮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座大殿,庄严宏伟,矗立在寺院的正中央。
  遥遥看去,隐约能瞥见一位枯瘦老僧正盘坐着蒲团之上,气息尽敛,像是一块路边的小石子一样,给人的感觉无声无息,一不小心就给忽略了。
  “住持,宁羽小施主来了。”带头的和尚弯着腰,行了一礼,毕恭毕敬道。
  话音落下,过了约莫半盏茶的时间,枯瘦老僧才像是终于听到了呼唤似的,缓缓睁开了双目。
  若不是他当日与血魂殿主对峙时,所散发出的气息惊天动地的话,任在场的谁都不敢相信,这样一位暮气沉沉的老僧,居然会是灵江城的第一强者,可匹敌灵宗的存在!
  “你们二人留下。”慧海指了指宁羽和云衣,接着又看向小和尚们,淡淡出声道:“其他的人,都退下吧。”
  “是。”一众小和尚异口同声道。
  接着,他们行了一礼,便恭恭敬敬地离去了,临走时还不忘关上殿门。
  至此,这座大殿之内就只剩下宁羽,云衣和慧海三人了。
  “不知慧海大师找我有何事?”宁羽抱了抱拳,直接开门见山道。
  闻言,枯瘦老僧微微一笑,只见其轻轻一拂手,取出一个信笺似的物件,传给了宁羽。
  “看了以后,你就知道了。”慧海大师轻声道。
  宁羽接过此物,发现上面竟烙印着一个金光闪耀的“苏”字,不由得微微一怔。
  “至慧海高僧……”宁羽摊开信,一字一句的轻声念了起来。
  “南域民安物阜,风不鸣条,尽享太平盛世,经万载不曾衰败。”他稍微顿了顿,接着念道:“然西域狼子贼心不死,屡次进犯,蓄意挑起两域纷争,不日战乱将至。天道公允,邪不胜正,故吾特广发此笺,诚邀我域七十六城诸位豪杰移步至天河城一议。”
  宁羽最后瞥了一眼信的落款处,轻声低语道:“……苏云城留。”
  “小哥哥,这个苏云城是什么人?”云衣眨巴了几下眼睛,有些好奇地问道。
  居然敢发请帖号召整个南域的各路英雄豪杰,想必肯定是一等一的的大人物。
  “我也不清楚。”宁羽摇了摇头,他也只是一介山野俗人,根本不晓得什么天下大事,常年居于郊外,消息一点也不灵通,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孤陋寡闻。
  “不过,既然他也姓苏,又有这么大的能耐,想来应该就是苏家的某位大能吧。”他猜测道。
  “没错。”慧海轻轻点了点头,道:“他正是苏家现如今的家主。”
  闻言,宁羽和云衣都是不由得微微一惊,苏家的家主,那绝对是在整个诺大的南域当中都排在最前列的存在,真正的大人物!
  “难怪可以号召整个南域七十六城的各位英雄豪杰。”宁羽有些感叹,继而又是想到了什么,有些疑惑地问道:“既然南域有这么强大的底蕴,为何西域的人还敢来骚扰?”
  “南域整体实力确实不弱,但西域还要更强一些。”慧海缓缓解释道。
  “南域有七十六城,西域却有足足八十九城,面积也更为的广阔,只是,那里环境极为恶劣,属于云溪郡当中最为苦寒之地。”他顿了顿,接着说道:“适者生存,弱者淘汰,唯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在西域存活下来,故而从那儿出来的人大都极为骁勇善战,修为不俗。”
  对此,宁羽的感受也是十分深刻。
  他毕竟和罗家的人交手过,有过切身体会,知晓对方的招数是有多么阴狠毒辣,可以说几乎每一招都是冲着对方的性命去的。
  慧海继续说道:“南域土地肥沃,物产富饶,是靠近江河的温暖水乡,他们早就觊觎已久,以往的年间也曾大举进犯,只是最后都被南域的人给打了回去。”
  听到此,宁羽不禁有些疑问,开口问道:“如此说来,南域其实有着抵御西域入侵的实力?”
  既然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出事,那么看来对西域而言,想要吃下南域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这一次,估计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到头来还是得无功而返。
  “今时不同往日。”慧海摇头道。
  此言一出,宁羽顿时心头一紧,感到了一丝不妙。
  莫非,是有什么变故?他在心中暗暗道。
  “以往的西域,确实没有吞并整个南域的实力,可现在不同了。”慧海长叹一声,纵然以他的那般高深的修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他目光微澜,接着说道:“罗家这些年来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能找到天剑宗为其撑腰,有天剑宗插手的话,那么两域维系多年的平衡势必要被打破了。”
  “天剑宗?”宁羽一脸疑惑,显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门派。
  “这是一个隐世的修仙宗门,一般人根本寻觅不到,唯有一些真正的绝世奇才,才有望被宗门的大能们选为门下弟子,进入其中修行。”慧海缓缓解释道,“修仙宗门与世隔绝,门下更是高手如云,一般都是不干预世俗之事的,只是不知这次罗家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请得天剑宗的人出山……”
  听其解释完以后,宁羽对如今的局势也是了解了许多,内心不禁一阵担忧。
  一个罗家就已经够让人头大的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更厉害的天剑宗。
  而且,听慧海大师这样讲起来,似乎以四大世家那样强横的底蕴,都无法和天剑宗这个隐世宗门相比。
  连罗家这样一个在西域盘踞了几千年的千古世家,居然都要去依仗它,那这个天剑宗究竟有多么恐怖?
  如此看来的话,此次西域大举进犯,的确是有些凶多吉少啊,宁羽心中暗暗自叹。
  突然,他又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师此次叫我过来,不会是让我也一起去对付西域吧?”
  这倒不是他贪生怕死,只是不想白白地断送掉自己的小命罢了,两域交锋,必然是强者尽出,连灵动境的强者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无恙,他一个小小的灵者,还想多活几年时间呢。
  “两个大域之间的交战,你们这些炼气境的小家伙去了也没用。”慧海淡笑道。
  这种规模的大战,灵师去了还能派上一点用场,灵者的话,就真的只能充当一下炮灰了。
  宁羽听到此话之后,松了一口气。
  “那……大师找我来是?”他一脸不解道。
  “南域发生了这样千百年都难遇的乱事,数日后的天河城必然是群雄荟萃,精英云集,各方势力想必都会带自己门下最为优秀的弟子去涨涨见识,开开眼界。”慧海看向宁羽,接着问道:“所以我想问你,是否愿意跟随我一同前往那天河城。”
  “我?”宁羽难以置信地拿手指了指自己,有些讶异道:“为什么会选我,贵寺的觉明应该才是最好的人选吧?”
  他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能够走出灵江城这弹丸小地,去见识南域最为繁华的天河城,这对常人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慧海大师与他非亲非故的,怎么会选择他呢?
  要知道,觉明那可是真正一等一的天才人物,不仅在开悟期领悟了天人合一,而且年仅十九岁就突破到了明心境,成为了真正的法僧,比起他这个外人来,显然更为合适。
  “一来,觉明刚刚突破不久,还需要时间巩固境界,苏家请帖已至,我们不日便要启程,这个时候长途跋涉,对他而言不是什么好事。”慧海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二来,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那天你与罗家结下了很深的仇怨,那个罗坤,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
  闻言,宁羽和云衣这才幡然醒悟,他们先前一直忽略了这一点,总以为乌山城的人退去了,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灵江城地处偏远,强者甚少,无人能保证护你周全。”慧海补充道:“可届时你若是在天河城中,有苏家庇护,他们就不敢乱来了。”
  天河城是南域七十六城之首,强者如林,又有苏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坐镇,即便是罗家的人,也不敢在那里造次。
  宁羽神情凝重,点了点头:“大师说得对,是我考虑欠周了。”
  不管怎么说,罗坤都是一位筑基期九层圆满的顶级强者,要是铁了心想杀他的话,宁羽是无论如何也招架不住的,当日要不是最终金蝉与慧海大师出面,恐怕他已经死在那一指下了。
  只是,这件事他自己做不了主,毕竟家里还有二老在,他不能一声不吭地就一走了之。
  “大师,这件事我回去考虑一下。”宁羽说道。
  “无妨,确实应该好好想想。”慧海大师点了点头,补充道:“不过,必须尽早做出抉择,因为最晚后日便要启程了。”
  “好,我知道了。”宁羽点头。
  ……
  夜晚,竹林间一片碎银似的月晖。
  待宁羽和云衣处理完诸多琐事以后,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戌时了。
  大黄的四肢蜷缩着,侧卧在门前的草地上,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天河城?”
  在听宁羽说完今日之事以后,二老神情各异,老者表现出了若有所思的样子,而老婆婆则是笑了笑,没有怎么在意。
  她看着宁羽道:“听你这样说起来,那地方路途遥远,还是……”
  只是,老者突然拉了她一下,眼神无比郑重,让她不禁微微一怔,愣是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地跟着那位高僧一起去吧。”老者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在这边待了十五年了,也是时候该出去看看了。”
  “我走以后,万一罗家的人再来到灵江城的话,你们怎么办?”宁羽担忧道。
  闻言,老者张了张嘴,不禁感到有些哑然,旋即失笑道:“得了吧,就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担心我们呢。”
  “再说了,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到时候我们自会隐匿起来,你就不用担心了。”他补充道。
  云衣眼眶微红,捏着筷子一动不动的,静坐在一旁默默不语。
  和宁羽相处的这段时日,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可世事无常,转眼之间又马上要离别了,让她感到分外的难过与不舍。
  云衣两眼红红的,越想越难受,不知不觉就无声地流下了泪来。
  宁羽在一旁时常关注着她,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她的异样变化,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轻笑着安慰道:“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哭的?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可是,那个天河城那么远……”云衣擦了擦眼泪,微微带着哭腔道:“小哥哥这么一走,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了。”
  看到这一幕,宁羽的内心也是感慨不已。
  云衣自小在静善堂长大,一个人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头。
  可她的内心还是像白纸一样纯洁,依然是个不谙世事的孩童,对宁羽的感情,就像是对至亲之人一种的依恋。
  她这种发自心底的担忧和不舍,让宁羽内心无比动容。
  “放心吧,我虽然是一个城南郊外的俗人,无拘无束,但慧海大师那可是金蝉寺的住持啊,寺内不可能一直无主,待到事了以后,他肯定很快就会带我一起回来的。”宁羽安慰道。
  “这段时间,你要好好跟随祖母修炼,可千万不能偷懒!”他笑了笑,摆出了一副很严厉的样子,假装凶狠道。
  云衣也被他这模样给逗乐了,破涕为笑,纵然心底依然有些不舍,但最后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