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南宫青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
  风轻悠悠地吹拂着竹林,清晰的流水声使周围显得更加幽静,大黄在一边自顾自地吃着草,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往日时的模样。
  咔!
  宁羽手中的斧头落下,将最后一段木柴劈成两截,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刚想要回屋时,却在树影斑驳的竹林处看见了一道熟悉的倩影。
  在上灯庙会那天,他正巧见到了南宫景炎,也看到了他身边的这位少女。
  南宫青雪身着一袭淡雅的鹅黄色衣裙,青丝如瀑,一直垂挂到了腰间,在林间很是显眼。
  她的年龄看上去和宁羽相仿,身材却已经发育得玲珑有致了,像一朵含苞欲放的水仙花,只要再给予她一些时日,必然也将成为一位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
  “宁羽公子?”南宫青雪轻声道。
  “你认识我?”宁羽问道。
  闻言,少女不禁哑然失笑,道:“你在金蝉寺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连罗家的人都敢打,现在灵江城恐怕没有人会不知道你吧?”
  宁羽尴尬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道:“原来我这么有名吗?”
  不得不说,这位南宫家的三小姐容貌极其出众,比起苏璎珞都相差无几,被对方这样看着,总让他感觉有些怪怪的,浑身都不自在。
  她为人随和,气质脱俗,完全没有一点身为大家小姐的架子,反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不过,最让宁羽感到吃惊的是,她的天赋似乎丝毫不比南宫景炎差!
  他进入过天人合一的奇妙境界,所以感觉要比常人灵敏很多,虽然南宫青雪有意隐藏和压制,但宁羽还是能模糊感觉到对方已经修炼至炼气八重天的境界,甚至都快到九重天的门槛了!
  她的年纪,看上去也就和自己差不多,甚至可能稍小一些,如此修炼速度,不可谓不妖孽。
  这样的好苗子,本不应该默默无闻才对。可事实却是,整个灵江城几乎少有关于她修为的消息和传言。
  南宫青雪她既然有这样的天赋,为何要刻意压制和隐瞒?在宁羽看来,她的资质绝对远胜衍兵阁的曹通,甚至于,可能还在觉明和她的哥哥南宫景炎之上……
  “听说,明日你就要启程去天河城了?”
  少女环顾了一圈四周,茂密竹林,小桥流水,是与她生活环境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远离了喧嚣的闹市和高墙,竟让她有了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连呼吸都放慢了许多。
  金禅寺住持将要远行,这是一件大事,灵江城的许多势力都收到了情报。
  “恩。”宁羽没有否认。
  那日,他不仅重创了罗晟与几位筑基期,还废掉了罗坤的一条手臂,以那罗坤的心性,回到族内恢复完伤势之后,决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也许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要是继续留在这,恐怕迟早会引来罗家的报复,给这里带来一些不必要的浩劫。
  “天河城啊。”少女抬起头,任由透过竹林的阳光落在自己白皙的脸上,眼眸中闪过一丝神往。
  “南域的第一大城,想来一定很繁华吧。”她浅浅的笑着。
  这一刻,宁羽在少女的脸上看到了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灵动和憧憬,配上南宫青雪那绝美的容颜,仿佛一缕清风拂面,竟让他有了片刻的恍惚。
  “怎么,你也想去吗?”宁羽笑道。
  “……想是想啊。”南宫青雪遥望了一下远方,灵动的眼中流露着对未知的遐想,却又莫名的染上了一层阴霾。
  “可是,我不能离开。”
  这个时候,莫说是小小的南宫家了,就连灵江城,乃至整个南域都不太平,随时有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没有族中男子那般的雄心壮志,向往外界,也只是想游历名山大川,看一看不一样的风景。可这样小小的私心,在亲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对于在灵江城生活了十四年的她来说,家族就是她的全部。
  “不谈这个了。”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停留,宁羽开口问道:“是南宫家,让你来找我的?”
  在他印象里,自己与南宫家好像没有什么交集。
  要说拉拢的话,对方应该是最不可能这样做的一方势力了,他们的南宫景炎资质不凡,家族自然会倾尽全力去培养,又怎么会分心浪费资源去照顾一个外人?
  南宫青雪摇了摇头,道:“是我大哥。”
  “南宫景炎?”宁羽更摸不着头脑了,“我跟他素不相识,他找我做什么?”
  南宫青雪慢慢走着,渐渐陷入了回忆之色。
  “大哥他自小天赋异禀,是南宫家数十年都不出的奇才,城内的年轻一辈当中,根本无人能出其右,同阶之内近乎无敌,连许多大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她缓缓说道,“故而,他在年幼之时,就已经闯出了不小的名声。”
  南宫青雪一路慢慢地讲述着,宁羽也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很礼貌的没有打断她。
  “虽然外界谈论的,大多是他的天赋如何惊艳,但只有我们这些真正熟悉他的人才清楚,其实,大哥比谁都要刻苦。”南宫青雪说道,她眼波如水,眼神当中有着一抹对亲人特有的柔情。“因为,他代表着家族的名声,所以在修炼上从不敢懈怠,即便他的修炼速度早已超越了族内历代前人,依然还会用最严苛的要求来对待自己。”
  “……大哥的内心,是十分孤傲的。”少女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或许他自己没有注意到,但我却看在眼里。”
  “其实在他的心底,并不希望看到任何人走在他的前面,所以在那日败给觉明之后,他才会毅然决定去闭关,想要拼尽全力去突破到那筑基之境。”
  “大哥骨子里,就是这样一个不服输的人……”
  听到此处,宁羽忽然明白了许多,也隐约猜到了少女压制和隐藏自己真正修为的原因。
  他突然又想到了衍兵阁的风行天。
  似乎,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
  ……
  南宫家,深深院落当中。
  里面有一片很大的空场,两边是精致的瓦房,房屋后年围着一面高高的石墙。
  一名男子盘膝端坐在场中,屏息凝神,认真修炼着。
  在他的旁边,还有着一杆金色的长枪,静静躺在石板之上,毫无声息。
  在空场的对面,另一位看上去较为年轻的男子正有模有样地挥舞着长枪。
  其虽然目光坚毅,但是气喘吁吁,汗如雨下,显然身体已经疲惫不堪了,也不知道他在这练习了多少个时辰。
  忽然,盘坐着的男子猛地睁开了双眼,直接站了起来,像一头从沉睡中苏醒的猛兽般,气势逼人!
  远处,正在舞枪的男子浑身一震,被其突然爆发的气息给吓了一跳。
  “哥,怎么了?”南宫辰停下手来,出声问道。
  南宫景炎目光冷峻,遥遥看着院落的木门,眼底深处有火苗在蹿动,身上的战意在不断高涨。
  “他来了。”南宫景炎漠然道。
  “谁?”南宫辰一脸疑惑,这里可是他俩专用的练武场,除了一些家中长辈以外,外人根本进不来。
  他转过身,顺着南宫景炎的目光看去,看清来人以后,不由得吃了一惊,脸色微变。
  穿过院外禁制而来的,除了宁羽和南宫青雪以外,还能有谁?
  南宫青雪身为南宫家的掌上明珠,自然知晓此地禁制的破解之法,带着宁羽一路直接进来了。
  在跨入院门的那一刹那,宁羽就感受到了如浪潮般汹涌的战意,他遥遥地望去,刚好便对上了南宫景炎那炽热的目光!
  宁羽不禁感到有些讶然,眼前的男子,跟在金蝉寺那会儿比起来,修为显然又精进了一大步!
  他此刻的气息忽高忽低,摇摆不定,盛时远远超过了炼气境该有的水平,足以比肩一般的灵师强者,衰时又一路下跌,一直跌到了炼气九重天以下,连寻常的九级灵者都不如了。
  宁羽清楚,这是已经迈出了灵者的最后一步的征兆,只要再将最后那一脚给落实,就能立刻成为真正的灵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