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南域诸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南域共七十六城,其中排在首位的,立于所有其他城池之上的,自然是千古世家苏家所在的天河城,那里繁荣昌盛,强者如林,是南域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城。”
  慧海目光微澜,慢慢继续说道:“排在其之后的,便是泰陵城、东阳城、堰山城等一些同样极为强盛的大城了,这些地方民康物阜,又有顶尖强者坐镇,在南域当中同样有着不小的名气。”
  听到此处,宁羽两眼放光,忍不住有些激动地问道:“大师,那灵江城呢?”
  被其这样一问,慧海微微怔了一下,旋即苦笑了一声,道:“灵江城的话,只能算是一座小城,又地处偏远,临近西面的边界,比起物产富饶的中心一带来,差的远了,想来就算没有排在末尾,肯定也不会好到哪去,估摸着,应该是排在中下游的位置吧。”
  “这么低?”宁羽张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道。
  不管怎么说,灵江城好歹也是有金蝉寺这样一尊庞然大物坐镇的,结果在慧海大师眼里,居然都只能排到中下的位置?
  “其实,七十六城展露出的,只是南域摆在台面上的实力罢了。”
  慧海微微一笑,接着补充道:“整个南域辽阔无比,又有众多大大小小的宗门和派系,还存在着许多不为之人的洞天福地。”
  “像是毒蛇谷、赤云楼等一些自成一脉的势力,其实力同样不俗,门下高手如云,丝毫也不逊色于堰山城这些大城池。”
  待得他话音落下以后,宁羽瞠目结舌,心中可谓是掀起了惊涛骇浪,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被慧海大师这样一说,宁羽忽然觉得,灵江城与整个南域相比,简直就是一个不毛小地!
  在所有城池当中,连中游都排不上,还有这么多其他势力在旁虎视眈眈。
  如此看来,这整个南域的实力,还真是强大得令人有些难以想象啊!
  “这么多强大的存在,苏家居然也能管的过来?”宁羽咋了咋舌,有些惊讶道。
  闻言,慧海摇了摇头,不禁失笑道:“谁和你讲它们归苏家管了?”
  “毒蛇谷的千毒老人、东阳城的城主等人,那都是绝对的惊才绝艳之人,皆有着自己的傲气,怎么可能甘心屈于人下?”
  连慧海大师都如此推崇之人,显然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
  宁羽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按耐不住心底的好奇,忍不住出声问道:“他们两人,比大师你还厉害吗?”
  “那是自然。”
  慧海微微点头,坦然笑道:“他们二人那可都是站在灵动境巅峰的存在,灵宗里的佼佼者,寻遍整个南域,能有几人可敌?”
  宁羽表面上虽然看上去还算平静,可心底却是没少吃惊。
  那些地方明明有这等强者坐镇,竟然还要弱天河城一头,那这苏家得有多强?
  慧海看了他一眼,整理了一下思绪,接着解释道:“苏家之所以有如今这样的地位,一是缘于它自身的实力,二则是因为底下有众多的附庸势力。”
  “不过,整个南域大小势力何其之多,想要全部统一,哪怕是它苏家,也还远不够格。”
  对此,宁羽也是点头表示赞同,如果是在不了解情况之前,他可能还会真的傻乎乎的以为苏家是这南域之主。
  如今在知晓了南域真正的实情以后,他也明白,想要令南域这么多的顶尖存在臣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
  除非,有能真正碾压一切的绝对实力,才有希望令这些超级强者们屈服。
  不过很显然,苏家的话,还远没有那个能力。
  “而且,人们常说苏家乃是南域的霸主,事实上,也不尽然。”慧海淡然说道。
  此言一出,无疑像是一道惊雷落下,这样一则惊人的消息,直接是让宁羽彻底愣住了。
  “莫非,南域还有比苏家更恐怖的存在?”他有些失神,怔怔地出声问道。
  “这倒不是。”
  慧海轻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可曾听说过一城、一山、一书院?”
  一城、一山、一书院?
  宁羽的头晃得像拨浪鼓,连带着摆了摆手道:“没听过。”
  “这一城,就是南域赫赫有名的天河城,想必也无需我再多说了。”
  慧海目光微凝,有些正色道:“我要讲的,就是这一山一书院。”
  “这是南域当中极为厉害的两处地方,虽然可能不及天河城,但绝对要比毒蛇谷、堰山城等地强上许多。”
  “一山,位于南域之北,人们都称其为通天山,山峰高耸入云,周围云雾缭绕,从中走出的弟子道法无比精湛,令人为之称奇。”
  “一书院,就是人们口中的七星书院,但凡能入其门下的学徒,皆是资质逆天的绝世奇才,而书院之主七星道人,更是傲视整个南域的一方巨擎,一身修为通天彻地,是连灵宗强者都要仰视的无敌存在。”慧海神情微肃,如此说道。
  “这么厉害?!”
  宁羽瞪大了眼,听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这个七星道人究竟得有多强,才能令灵动境的强者都黯然失色,只能够在一旁默默仰望?
  他听得一顿咋舌,看向枯瘦老僧,忍不住问道:“那……这个七星道人和苏家之主比的话,谁更厉害?”
  慧海笑了笑,道:“自然是七星道人要强一些。”
  “苏家现如今的家主是何修为,我也不太清楚,但他毕竟是后起之秀,而七星道人已经生活了不知多少岁月,乃是实实在在迈入了千劫期的存在,两者自然无法相提并论。”
  “千劫期?”听见这先前闻所未闻的境界,宁羽显然有些疑惑。
  慧海缓缓开口道:“这是所有的灵宗强者做梦都想达到的境界,举手投足之间都带有王者之气,随意一击就能让山河崩碎,仿佛世间唯我独尊。”
  “不过,顾名思义,跨入此境界之后,日后也将有千般劫难附体,一步生,一步死,再也没有了回头路。”
  “除非真正超脱于其中,否则的话……”
  慧海眼神复杂,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宁羽眼底有着震撼,问道:“照这样说来,这七星书院岂不是比苏家还厉害?”
  难怪世人会说一城一山一书院,有这样逆天的人物在,七星书院的名头真是想不盛都不行了。
  “那倒也没有。”慧海摇头道。
  “苏家之主,虽然地位甚高,但不见得就是苏家最强者,他没有七星道人这样的实力,苏家的一些老祖宗却是有的。”
  他面露微笑,道:“迈入千劫期,就仿佛王者降世,光凭气势就足以让人臣服,世间少有人可敌,故而,世人也将这样的人称之为灵王。”
  “但凡成就灵王之人,都是真正的天骄,这样的人物,百万中无一。不过,灵王级存在虽然极其稀少,但苏家身为四大千古世家之一,历史上还是出现过这样的王者的,否则的话,其也不可能在南域独占鳌头这么多年了。”
  慧海说着,顺便看了一眼宁羽,只见其虽然坐在原地,双目却早已失神,两眼空洞,思绪已经不知纷飞到哪里去了。
  过了好半晌,他才终于回过神来,看上去百感交集,似忧又似喜。
  他不由得心生感叹,外界,真的是比灵江城精彩太多太多了,在灵江城可以横着走的灵师,放在外界,也只能算是稀松平常罢了,甚至,连灵宗这样的强者,居然都还有需要仰视的存在,着实令他感慨不已。
  只可惜,我还是太弱了……宁羽紧了紧拳头,在心底轻声叹道。
  不过,很快他又释然了,修行一途,本就是循循渐进,细水长流,没有谁是一蹴而就的,又有什么好烦恼的呢?
  见他表情慢慢舒展开来后,慧海也是没有再为其担心,目光和善,微笑着说道:“时候不早了,快点休息吧,明早还要赶路呢。”
  ……
  草屋门前,绿草盈盈,拂风轻轻。
  远处传来一阵青草的芬芳,让人不由得一阵舒坦。
  一位身着布衣的老婆婆从屋内走出,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看向外头的老者,问道:“小衣呢?”
  “一大早就跑湖边修炼去了。”老者回过头,轻笑着说道。
  这城南郊外不比城内那般热闹,只给人一种祥和宁静的感觉,身在此处,不知不觉间就会受到环境影响,连心灵都会慢慢沉静下来。
  老者旁坐在一块青石上,目光望着远方,道:“羽儿走了已经有十日了呢。”
  闻言,老婆婆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后,不由得笑着道:“怎么,你也会觉得寂寞?”
  老者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只是忽然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当初让他走的人是你,现在操心的也是你。”老婆婆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道:“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此言一出,顿时让老者一窒,支吾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他张了张嘴巴,自知理亏,怅然长叹了一声,这才说道:“不过,我还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把'阴阳生死丹'都给了他。”
  “这东西,哪怕是你,也不是说炼就能炼制出来的吧。”
  老者不由得陷入了回忆之色,想当初,不知有多少人连做梦都想得到这枚丹药,可结果,全都是求之而不得。
  这枚丹药究竟有多不凡,其实,光从其名字当中,就能发现一二。
  晓阴阳,窥生死……
  寻常的药师,只懂对症下药,治治风寒这类小病。
  好一点的,则对于药理有着独到的见解,也能治疗一些严重的外伤。
  再上去,就是真正的大药师了,通晓药理,妙手回春,哪怕是极其严重的内伤,他也可以治好。
  不过,这些人依旧还只停留在表象,不得其中本质,人的躯体只是一副皮囊,其灵魂才是根本。
  传闻当中,一些隐世的存在,只要伤者还有一口气在,都能够将其从鬼门关拉回来,甚至于,连魂魄、大道之伤都能治愈!
  这样的高人,已经不能用常理来度之了,是站在了这一领域近乎巅峰的存在。
  只不过,与之相比,阴阳和生死,就又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了……
  老婆婆轻叹一声,道:“希望永远用不上它才好。”
  “外界可不比这里。”老者摇了摇头,道:“不过,以羽儿现在的实力,只要不碰上灵宗,应该就不会有事。”
  习得了苍龙啸这样一卷地阶高级灵技,又有青莲花无比精纯的灵气支撑,宁羽现在完全有越阶与灵师一战的能力。
  就算遇上处于筑基期九层的巅峰灵师,应该都能坚持一段时间。
  “灵宗都有着自己的傲气,想来也不会对他一个小辈下手。而且,又有那位了尘境的高僧同行,这点我倒不是很担心……”
  老婆婆面色平静,不急不缓地说着,可讲到此处之时,却突然语气一变,有些严词厉色道:“十五年了……已经整整十五年了,你应该知道我心中的顾虑。”
  闻言,老者合上了双目,怅然长叹了一声。关于对方所指,他其实心知肚明,可一时之间却不知如何应答。
  老婆婆目光直视着他,道:“宁玄,你为何至今还在惦记着血界印的事?”
  两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无论有什么念头都瞒不过对方的眼睛,她又怎么可能会不晓得老者此次的意图?
  只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稍有不慎的话,哪怕是他们两人,都无法承受其后果!
  “丹惠,这件事我不想与你争论。”
  老者一改先前的神闲气定,迎上了对方咄咄逼人的目光,一脸肃容道:“我答应你,不会亲自去触碰那封印,同时,这也是我的底线。”
  他的语气极度强硬,根本不容他人质疑。
  老婆婆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平日里老者对她虽然言听计从,可一旦这样认真起来的话,就相当于铁了心一般,任谁劝说也没用了。
  “你这又是何必呢?”
  她摇首轻叹,语气稍软道:“族内宗老们的实力,你是再清楚不过了,云溪郡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破解之法?”
  “莫非,你还指望靠几位灵宗帮你破开此印吗?”
  老者目光微澜,眼底深处依旧怀揣着一丝希望,坚定不移道:“天无绝人之路。”
  他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相信万事总会有一线生机,哪怕希望再渺茫,至少也要搏上一搏。”
  这一幕,让老婆婆久违地体会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许多年以前,一位铁骨铮铮的少年,也是这么说的……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她陷入了沉思之色,回过神以后,不禁感慨道:“以前的你也是这样,总爱钻牛角尖,为了修炼可以连性命都不要,总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的,好几次都接近奄奄一息,差点就没命了。”
  闻言,老者不由得老脸一红,道:“这都是多久以前的陈年往事了,你怎么还记得?”
  他心底暗自庆幸了一下,好在两个小家伙刚才没在这里,否则他身为长者的形象就全毁了。
  老婆婆轻笑了一声,道:“希望羽儿以后,不要像你当初那样才好。”
  老者摇了摇头,道:“千锤方成利器,羽儿他一直生活在灵江城这种小地方,经历的还是太少了。”
  他遥望向远方,思绪凌乱,显得有些怅然若失,独自低语道:“可惜了他的资质……”
  炼气九重天之时,就能跨一个大境界去战筑基期九层的强者,这等天资就算放眼整个云溪郡,都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
  想至此,老者不禁眉头微皱,连拳头都是紧了紧,显然心头很是不快。
  看见他这副模样,老婆婆也明白,其必然是想起了那些不愉快之事。
  “没办法,羽儿他不一样。”她出声劝慰道。
  一个生来就伴随着苦难,受尽千夫所指,背负无数罪责之人,如何能与其他的孩子相比?
  对此,老者也是不可置否,轻轻点了点头。
  “宁玄,你可曾想过,这样下去,若是有一天真的破开了血界印,那……”
  老婆婆看向老者,神情变得微微凝重,有些认真地问道:“面对宗族的追责,羽儿该怎么办?”
  提到宗族之时,她的表情无比严肃。无知者无畏,唯有真正接触过之人,才晓得其究竟是有多么的恐怖。
  老者却不以为意,淡然一笑,道:“就算真到了那个时候,不是还有你和我吗?”
  闻言,老婆婆一脸的木然,彻底懵在了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忍不住摇头失笑。
  老者笑了笑,遥望向远方,清瘦的身影在这一瞬间,仿佛足以撑起整片天地。
  “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