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万兽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全场顷刻间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
  从她口中吐出的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像是一阵寒风吹过,直接让所有人都冻结在了原地。
  楼内一片鸦雀无声,过了片刻,身着兽衣的五位男子才终于回过了神来,气得脸色涨红。
  粗旷男子瞬间暴怒,猛地一拍桌板,起身大吼道:“你找死不成?!”
  他气得面红耳赤,将手里的碎壶摔得稀巴烂,一把推开身前的年轻男子,伸手直接向绿衣女子擒去!
  “慢!”
  被几人称为大师兄的壮硕男子面色一变,连忙起身,伸手拦住了他。
  在粗旷男子刚才动身之时,他眼睛向后一瞥,目光正巧触碰到了绿衣女子身后的一众人那无比凛冽的目光,不禁让他感到脊背发凉。
  “几位,我们之间可是有什么误会?”他面露不解之色,这般问道。
  绿衣女子身后之人各个都气息不凡,令他心头无比震撼。出行能有如此的阵仗,可见这位女子来头不小,绝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没有误会。”
  绿衣女子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
  话音刚落,五位兽衣男子的脸色瞬间僵硬了下来,若不是因为其人多势众的话,恐怕他们早就直接动手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膘肥体胖的男子眉头紧皱,脸色不善道。
  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听对方这语气,好像就是单纯来找事的。
  绿衣少女的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就像一块人形的寒玉一样,冷冰冰的。
  为首的壮硕男子面色铁青,整张脸都快垮了,心中强忍着怒气,拱了拱手问道:“在下是万兽门的弟子,不知哪里得罪了几位,就算你们想赶人,也总得告诉我们理由吧?”
  此言一出,在场许多人都是不由得吃了一惊,看向不远处的五人,脸上尽是讶然之色。
  “万兽门?”
  “居然是万兽门的弟子!”
  “我之前曾听人说过,万兽门的门主,那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灵宗呢!”
  ……
  那位被唤作大师兄的壮硕男子嘴角微微上扬,显然对周围之人的反应极为满意。
  能够拜入万兽门的门下,是他人生当中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故而他此刻目光直视向绿衣女子,心中底气十足。
  “万兽门?”
  对于其所言,绿衣女子嗤笑了一声,道:“哪里来的小门派,压根就没听说过。”
  这话落下以后,无异于一道惊雷炸响,将楼内所有人都给惊晕了。
  “你……”
  为首的壮硕男子最先反应了过来,伸手指了指绿衣女子,张大了嘴巴,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还想要理由?”
  绿衣女子斜视了他一眼,冷笑道:“趁我还没动怒以前,赶紧收拾收拾给我滚!”
  楼内的其他人早就已经惊呆了,像是泥塑一样木然地怔在了原地,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欺人太甚!”
  这下,就连其他几人也看不下去了,直接骤然暴起,伸出大手,径直就朝着绿衣女子攻去。
  一动手,五人强横的实力瞬间展露无疑,除了那位看上去较为年轻的男子是炼气八重天的修为以外,剩下的四位男子,居然全部都是达到了炼气九重天之境!
  甚至,那位被他们称为大师兄的男子气息比起其他几人来,还要更强上一线,显然已经达到了这一境界的巅峰,离那筑基期也只差最后的临门一脚了。
  一门当中,竟然有着五位如此资质不凡的弟子,这所谓的万兽门到底有强盛,由此便可窥见一斑。
  “受死!”
  那膘肥体胖的男子离得最近,大喝了一声,丹田处的灵气在这一刻全部释放而出,其气息狂躁无比,直接将这里的桌椅都给震碎了去。
  这便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九级灵者所拥有的实力,再配上其硕大无比的身形,就算眼前站的是一头猛虎,恐怕都会被他一巴掌给拍成肉泥!
  面对这般凌厉的攻势,绿衣女子却是面色如常,甚至连正眼都没瞧他一眼,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雕虫小技。”她冷笑一声,淡淡开口道。
  下一秒,只见其突然伸出另外一只手来,灵气暴涌而出,直接将对方所释放的灵气冲得四处溃散。
  尔后,在肥胖男子无比惊骇的目光中,那道灵气横行无阻,直接冲破了所有障碍,轰然一下撞进了他的腹部。
  以他那破三百斤的体重,都被这道劲气轰得双脚离地,直接横飞了起来!
  在他身后的,那位炼气八重天的年轻男子甚至都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看到眼前一团硕大的肉块突然倒飞而来,连带着他也被撞得昏头转向,整个人都向后飞去。
  “不好,快点闪开!”
  “哇!”
  在他们后桌的人吓得脸色一变,也顾不上满桌的酒菜了,纷纷向旁边散去。
  轰!
  两人不受控制地向后倒飞而来,从几人原先所在之处经过,将整个木桌都掀翻了,酒水飞洒,然后势头不减,径直撞上了酒楼的木墙。
  砰!
  墙壁在如此剧烈的冲击下,瞬间崩裂了开来,而两人直接就这样横飞了出去,洞口落了一地的碎木与残渣。
  顿时,全场一片鸦雀无声。
  看着酒楼墙上的大窟窿,在场之人无不目瞪口呆,哑然站在原地,像失声了一样,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筑……筑基期?”身着兽衣的男子咽了口唾沫,眼中满是震撼道。
  眼前的绿衣女子,光看外表的话,分明就比他们还要年轻不少,居然都已经是灵师了?!
  “筑基期又如何,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她不成?”
  为首的壮硕男子目光彻底冷了下来,盯着眼前的绿衣女子,寒声说道:“等到飞鹰长老来了,自有办法治他们!”
  如果说,之前的挑衅他还勉强能忍的话,现在当着他的面伤人,已经是在赤裸裸的打脸了,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决然是不可能善了了。
  ……
  酒楼外,街道上。
  路人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顺着声音看去,便看到两道巨大的身影从天而降,接着一同落在了某个倒霉蛋的身上。
  “哎呦!”
  宁羽不禁哀嚎出声,他感觉自己的腰都快被两人给坐断了,整张脸都青了,不停地拍打着地面,嘴里连忙道:“压死我了,还不快起来!”
  两个人合计过五百斤的体重,一下竟然没把他给压断气,这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肥胖男子和年轻男子摔得七荤八素,回过神以后,皆是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混账!”
  骂完,也不管屁股底下是个什么东西,直接起身,头都不回地冲进了酒楼之中。
  看到这一幕,慧海也是微微一愣,旋即看了一眼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少年,不禁笑着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
  宁羽疼得龇牙咧嘴,揉了揉后背,如此应道。
  多亏他身体素质不俗,寻常人要是被这两个大汉从天上这么一坐,早就一命呜呼了。
  他看向两人离去的方向,恨得牙痒痒的,一脸愤懑道:“这些大城里的人,都这么粗鲁野蛮的吗?”
  怎么说两人也是伤到了他,不赔偿也就算了,居然连道歉的话也不说一声,直接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楼内,绿衣女子的实力超乎常人想象,就算是以一敌五,都占尽了上风,打得对方根本毫无脾气。
  一张木桌旁的白衣男子抿了一口小酒,正看得津津有味之时,其身旁的一位服饰相似的白衣女子却是突然蹭的一声站了起来,把他给吓了一大跳。
  “咳、咳。”
  白衣男子连喝下去的酒都呛出来了,惊愕地看向女子,一脸不解道:“师妹,你干什么呢?”
  “这也太欺负人了。”白衣女子有些看不下去了,就欲拔剑上前。
  铮!
  剑刚出鞘三寸,白衣男子就飞快上前,一把将其给按了回去。
  “你疯了?”他瞪大了眼,看向白衣女子,心中无比震惊道。
  就在此时,绿衣女子身后的一众人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皆是齐刷刷地转过身朝此处看来,目光不善。
  “误会,都是误会!”
  白衣男子讪笑了一几声,赶忙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石令牌,这般解释道。
  令牌虽仅有婴儿的巴掌大小,却纯净无比,没有一丝的杂质,上面凸显着“云空山”三个大字,极为醒目。
  但凡是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东面的云空山,那可是比万兽门还要强上不少的一线宗门,山中强者如云,南域中许多年轻子弟做梦都想拜入其门下。
  只可惜,云空山对弟子严苛无比,对收徒一事也极其慎重,所以才导致其门下弟子寥寥无几,山内也是相当的冷清。
  不过,云空山虽然人数不多,但从中走出的弟子都极为不凡,皆是一等一的绝世精英,故而其名号在南域也是十分的响亮,广为人所知。
  看到这一令牌以后,绿衣女子身后之人也是渐渐收回了目光。
  云空山的实力不差,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同样不想节外生枝,何况,对方已经让步了,就更没有必再深究下去的必要了。
  “师兄,你拦我做什么?”白衣女子重新坐下以后,一脸不愉快地问道。
  “笨蛋!”
  闻言,白衣男子眼珠子瞪得浑圆,伸手指了指场内的那名绿衣女子,忍不住轻声呵斥道:“你可知道她是谁?”
  白衣女子眼中有着不解之色,问道:“是谁?”
  被称作师兄的白衣男子拿手捂着额头,只感觉一阵头大。
  他长叹了一口气后,眼睛微微一瞥,向白衣女子小声示意道:“你看她腰间的那块玉佩。”
  白衣女子虽然露出了一脸狐疑之色,但还是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果然在其腰间看到了一块模样奇特的玉佩。
  只见玉佩通体碧绿,纯净无瑕,其形状则极为特殊,外部有纹路突起,如一只小蛇环绕在玉上,像极了攀爬在竹上的竹叶青。
  待得看清楚之后,白衣女子不禁杏眉微蹙,面色有些凝重道:“毒蛇谷的人?”
  “答对了。”
  白衣男子吃了一口小菜,拿起筷子晃了晃,接着说道:“这位小姑奶奶来头不小,估计就是千毒老人那唯一的孙女,刚才要是真的动了她,咱们还想从这出去?”
  他又抿了一口酒,继续说道:“要是惹怒了毒蛇谷,到时候,连师父他老人家也救不了你。再说了,她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你上了还不一定打得过人家呢。”
  白衣女子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心底虽然纠结了片刻,但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
  见状,身为师兄的白衣男子长舒了一口气,这才放下心来。
  这个小师妹,天资不错,别的方面也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年轻了,自小就被收入门中,没有经历过人世风雨,不晓得人间险恶。
  白衣男子喝了一口小酒,心中也开始担忧了起来。他这个小师妹的心性太过纯良,嫉恶如仇,但凡见到不公平之事就想拔刀相助,哪天要是得罪了某些不可得罪的存在,真是让他想想都觉得害怕……
  为了照顾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师妹,他这个当师兄的也真的是操碎了心了。
  轰!
  只听又一声巨响,一道身影腾空而起,接着又很快落下,直接将一张木桌给砸得碎裂开来,弄得满地狼藉。
  绿衣女子目光泠冽,瞥了其一眼,冷冷说道:“还不快滚?”
  万兽门当中,那位为首的壮硕男子倒在地上,气得面红耳赤,胸口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感到相当的憋屈。
  自己这边堂堂五位七尺大汉,却被一个小姑娘家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他们还如何在门中立足?
  就在此时,一股极其强盛的气息席卷过场中,令许多人都是心头一惊。
  众人这才发现,不知从何时起,酒楼的那道窟窿处竟站着一位棕发老者,只见目光锐利如刀,一身气息比之前那几个炼气境之人不知高了多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