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萧颖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飞鹰长老!”
  看见来人,倒在地上的五位男子顿时喜出望外,欣喜若狂,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一个劲地开口呼喊。
  在万兽门当中,除了那位门主以外,最强的便是这些长老们了,能够胜任此职位之人,全都是修炼到了筑基期后期的老牌强者,而这位飞鹰长老,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乃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九级灵师!
  以他的实力,要收拾对方这样一个黄毛丫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怎么回事?”
  看见几人模样凄惨的倒在地上,满头棕发的老者不禁眉头微皱,开口问道。
  他毕竟是老一辈的人了,阅历丰富,看到酒楼内的情形以后,对事情也有了大概的猜测。
  为首的壮硕男子单手撑地,艰难地挺起了上半身,伸出手指着不远处的绿衣女子,一脸愤懑道:“长老,都是她,弟子几个本来吃得好好的,谁想到这人她突然就来找茬,而且还让我们滚!”
  “长老,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那位膘肥体胖的男子脸色苍白,躺在地上哀嚎道。
  “有这事?”
  闻言,棕发老者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脸色铁青,显然是有些动怒了。
  他万兽门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的门派,但怎么说也是有灵宗强者坐镇的一方大势力,平常的话,其他门派的人见了多少都会给一分薄面,今日被人给这样欺负了,要是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要让万兽门名誉扫地?
  故此,棕发老者面露不愉之色,目光犀利无比,快速从绿衣女子等人的身上扫过。
  只不过,当他看见绿衣女子腰间的那块玉佩后,霎时间脸色剧变,吓得魂不附体,整张脸都苍白了许多。
  “怎么了,你不是要动手吗?”
  绿衣女子依旧神情淡漠,完全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这般出言挑衅道。
  那位飞鹰长老眼中满是惊惧,听到这话以后心脏又是狠狠抽搐了一下。
  “小姐说笑了。”
  他拱了拱手,脸上连忙挤出一抹笑容来,弯腰赔礼道:“哪怕就是再借老夫几个胆子,也不敢对毒蛇谷的道友下手啊!”
  这话一出,顿时把整个楼里的人都给吓住了,全场像突然冻结了一样,寂寂无声。不为其他,只因为这毒蛇谷的凶名实在太过响亮了,南域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竟然是毒蛇谷的人?”
  酒楼里,一群人都是一脸惊骇的模样,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如此说来的话,她岂不是千毒老人最宝贝的孙女,萧颖儿?”
  “那个传闻中的绝世妖孽?”
  “居然是她,难怪这么年轻就有如此实力!”
  ……
  在知晓绿衣女子的身份以后,场内犹如炸开了锅一样,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七嘴八舌直接说开了。
  现在最惨的,莫过于之前遭殃的那五名万兽门弟子了。
  看到自己门派的长老这副点头哈腰的模样,那名壮硕男子的眼神都呆滞了,在听到对方的来历以后,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门中小辈们初来乍到,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几位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棕发老者一脸讪笑,姿态放得很低,语气相当缓和地赔礼道。
  “晚了。”
  萧颖儿眸光微凝,邪魅一笑,道:“之前让你们滚不滚,现在我改主意了。”
  听到此话,万兽门五位弟子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想求助却又不敢吱声,只能一脸无助地看向门中那位长老。
  棕发老者的嘴里像是含了一口黄莲,有苦说不出,又不敢表现在脸上。
  世俗总传言毒蛇谷的人阴邪无比,性情无常,以往他也只是听说,今日真正见识过以后,才明白传闻果然不假。
  “这五人有眼无珠,冒犯了几位,是该严厉责罚。”
  他先是狠狠数落了一番门下的五名弟子,接着又话锋一转,面露苦笑地求情道:“不过,还望姑娘看在本派门主的薄面上,饶他们一条小命。”
  面对毒蛇谷,他一个九级灵师根本就不够看,故而只能先将门主给搬了出来,希望对方会有所顾忌。
  “呵呵……这我可不敢保证。”
  萧颖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嘴角微微上扬,接着在几人无比紧张的目光中,抬起了纤纤玉手。
  只见一头青色小蛇从衣袖当中悄然探出了脑袋,然后渐渐露出了翠绿色的身子,顺着其白皙的手掌慢慢向上攀爬,最后缠绕在了她的指尖。
  “他们几个只要过来一人给它咬上一口,今天这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萧颖儿瞥了几人一眼,接着补充道:“至于是死是活,那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这头小蛇背部呈草绿色,腹部则颜色稍浅,呈现出偏黄之色。自颈部以后,体侧有着一条由背鳞缀成的黄色纵线,尾巴的末端有着焦红之色,远远望去的话,煞是好看。
  在它刚出现的一刹那,棕发老者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青竹蛇?”他忍不住惊呼道。
  这小蛇的模样虽然有些特殊,但还是被他一眼给认了出来。
  此蛇又名“竹叶青”,外表极美,毒性也相当之猛烈,而眼前这小蛇的样子更加奇特,颜色好看得令人沉醉,显然是青竹蛇中十分稀有的品种。
  “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连云空山的那位白衣男子都看得惊呆了,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眼前这头小蛇不仅模样独特,连身上的气息也是极为强大,起码达到了灵兽当中的二阶水准。
  这一口要是下去了,在场能有几个人受得了?
  “简直欺人太甚了!”
  白衣女子柳眉倒竖,怒火中烧,指尖握得发白,捏得剑鞘铮铮作响。
  身为师兄的白衣男子被她这副模样给吓了一跳,连忙出声提醒道:“师妹,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惹怒了绿衣女子,到时候也让青竹蛇给他们来上几口,他就真的是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好在白衣女子虽然嫉恶如仇,对此愤愤不平,但也十分聪明,知晓其中的利害,硬是忍住了怒气没有动手。
  然而,就在此时,楼上的一间雅房当中突然传来一阵轻笑。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位年轻男子气度不凡,率领着身后一行人缓缓从楼梯走下,其嘴角带有一丝笑意,看向萧颖儿等人,毫不顾忌地出声嘲讽道。
  “毒蛇谷,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只见男子身着一袭紫色绸缎,腰间绑着一条云纹金带,上面系着两块羊脂白玉,走起路来叮当作响,看上去很是贵气。
  “师兄,他是谁?”
  白衣女子面露困惑之色,居然真的有人敢出面顶撞毒蛇谷的人,这倒是她没有想到的。
  “这个人,你可得记好了。”
  见到这一幕,白衣男子脸上再度露出了微讶的表情,他看热闹不嫌事大,转头对着女子坏笑了几声,道:“他正是南淮商会总会长梁德元的亲子,梁茂才!”
  听到此话以后,白衣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张着小嘴巴,像失声了一样,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位衣着光鲜靓丽的男子,竟然是富可敌国,财倾天下的南域首富之子?难怪敢和毒蛇谷的人叫板。
  实力暂且不说,光论名气的话,哪怕是一百个毒蛇谷也比不上南淮商会,故而梁茂才出场的那一霎那,就被不少人给认了出来。
  诺大的南域当中,不知道有多少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惦记着他,连做梦都想得到他的青睐,好哪天能够住进梁府,尽情去享受荣华富贵。
  “不想死的话,就滚。”
  然而,萧颖儿依旧我行我素,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嘶!
  此言一出,周围之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着实被她的霸气给震撼到了。
  围观的群众们内心感叹,这毒蛇谷之人简直就比传闻里的还要邪门,竟然连南淮商会总会长的亲子都不放在眼中,决定了一件事以后,当真是死不回头,谁来了都不买帐。
  听见此言,梁茂才皱了皱眉头,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也不怕大风闪了舌头!”
  他也没料到,对方居然会这么的目中无人,简直是嚣张得没边了。
  “你还真当这南域是你们毒蛇谷的不成?”
  梁茂才嗤笑一声,脸上显露出了一丝厌恶之色,这般出言嘲讽道。
  别人怕她毒蛇谷,他梁茂才可不惧!
  其父亲梁德云掌管整个南淮商会,旗下高手如云,只要其一声令下,就有无数强者愿意为他效命,南域当中,哪怕是苏家这样霸主级别的存在,一般都不敢轻易动他。
  不过,毒蛇谷的人向来性情怪癖,不按常理出牌,所以无论他们做出什么事来,别人都不会觉得稀奇。
  梁茂才的话音刚落,周围之人便看见萧颖儿眼中闪过了一缕寒光,接着脸色彻底冷了下来,铮的一声拔出了手中长剑。
  剑光如丝,灵气如虹,众人还未看清楚她有何动作,一道令人心悸的剑气就瞬间划过了场中,径直朝着紫衣男子掠去!
  这一出手,与刚才对付万兽门的五人时截然不同,剑气之威狂躁无匹,其中还夹杂着一缕极为瘆人的气息,令围观之人不寒而栗。
  毒蛇谷的全部精髓,就在这“毒”一字上,其毒术独步整个南域,直叫人闻风丧胆。
  面对这等凌厉攻势,梁茂才冷哼一声,没有露出一丝惧色,取出了一块六方形的铜鉴,脸上毫无怯意,直接正面迎了上去。
  只见那块六方铜鉴突然间金光大盛,射出道道强横无比的灵光,轰然撞上了那道青色剑气!
  嘭!
  无数桌椅在这一冲击下都崩裂成了节节木块,碟碗的碎裂声不绝于耳,噼里啪啦响了一地。
  看到这一幕,掌柜的心狠狠抽搐了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差点没直接哭出来。
  这家酒楼,他一直苦心经营了大半辈子,才有了今日的模样。结果,今日来了这样两尊大神,直接一下子就把这里毁了大半,让他心头忍不住在滴血。
  楼上,来自云空山的白衣女子见到这一幕,也是小嘴微张,看向了梁茂才,有些讶异道:“他居然有筑基期的修为?”
  虽然不知道那六方铜鉴是什么宝贝,但既然能够催动它与绿衣女子相抗衡,足可见其实力绝对非同一般。
  对此,白衣男子倒是见怪不怪,淡然道:“人家可是南淮城天赋数一数二的奇才,有这等实力,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梁茂才和一些其他纨绔子弟不同,从小天资聪颖,机敏过人,乃是梁德云最喜爱的一个儿子。
  任何奇珍异宝对他来说,简直就跟玩物一样,想要就能有,不想要就随便丢,其本身资质就不俗,又有梁家恐怖的财力支持,故而迈入筑基期对他而言,根本就不在话下。
  轰!
  在先前谈话的时间里,两人又是对碰了一招,剑芒与镜光纷乱四射,险些把这里给强拆了。
  众人这时也看出来了,梁茂才虽然不弱,但比起萧颖儿来还是要差了点,在对上她以后,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就在两人短兵相接之际,萧颖儿指尖突然青光一闪,一道身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猛地掠出,向眼前的梁茂才袭去!
  此时跃起的身影,自然便是那头达到了二阶水准的青竹蛇,它的身形太过渺小,所以在两人交手之时,许多人都是忘记了它的存在。
  青竹蛇之前不动声色,默默潜伏,等到这紧要关头才突然暴起,令人根本措不及防!
  梁茂才脸色大变,等到他反应过来以后再想去招架,已经是根本来不及了,青竹蛇露出两颗尖锐的毒牙,速度奇快无比,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他的近前,越过了六方铜鉴,直朝他扑来。
  毒蛇谷所豢养的毒蛇比起野生的来,要凶猛十数倍不止,其毒性也要更为猛烈,乃是真正的凶物。
  而且,这只青竹蛇还是一只达到了魔兽二阶水准的存在,这一口要是下去了,哪怕是梁茂才已经修炼到了筑基期,都决计不会好受。
  “够了!”
  就在这时,场内陡然响起一声暴喝。
  接着,一道白色剑气凌厉无匹,携磅礴灵气闯入了场中,从两人的中间快速擦过,硬是逼退了偷袭中的青竹蛇。
  两人强行被剑气分隔开来,皆是飞身后撤,在稳住身形以后,全都不由自主地朝着剑芒飞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位男子身着石灰色的长衫,发丝如云,一双虎目无比犀利,令周围许多人都不敢直视。
  他神采英拔,体型挺秀高颀,手执一柄长剑傲然立于场中。
  那道剑气,显然就是出于他之手。
  此人的出现,令原先闹得沸沸扬扬的酒楼得到了片刻的安宁。
  “又来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白衣男子微微一惊,有些讶然道。
  而白衣女子的脸上则是写满疑惑,不解地问道:“师兄,这个人又是谁?”
  此人能够一招分开激战中的萧颖儿和梁茂才,显然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
  “黎霞山庄的名号,你应该也有听过吧?”
  闻言,白衣女子点了点头,这黎霞山庄乃是极其具有神秘色彩的一处隐世之地,南域中甚至还流传着不少关于它的传说。这样的一处地方,她自然有所耳闻。
  白衣男子轻笑一声,目光转向场中的那名男子,有些幸灾乐祸道:“他正是黎霞山庄的首徒,展鸿。”
  平常的话,这三家当中的任何一个单独拿出来,名头都大得吓死人,如今却偏偏齐聚在了这样的一个小酒楼,也是有够巧的。
  三家巨头对峙的场面,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碰上的。白衣男子在旁看得津津有味的,反正事不关己,他也乐得逍遥自在,一点也不担心会影响到他。
  “要打出去打,这酒楼何时成了你们两家的地盘了?”展鸿义正辞严道。
  他刚才要是不出现的话,依两人这架势,只怕是要把这里给拆了才肯罢休。
  “黎霞庄的人,也这么爱管闲事?”萧颖儿脸色不愉道。
  闻言,展鸿面色微冷,寒声道:“萧颖儿,你别搞错了,这里是天河城,不是你毒蛇谷!”
  他直视着绿衣女子,大声呵斥:“两域大战在即,你却还在这边掀动内乱,这成何体统?!”
  黎霞庄隐居世外,早已不问世事多年,如今听闻南域有难,直接挺身而出,二话不说便响应了来自苏家的号召。
  可来到天河城之后,见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幅场景,这让展鸿如何能忍?
  毒蛇谷固然厉害,但黎霞庄也不见得就怕了它。
  “小姐,他说的对。”
  一位老奴走上前去,对绿衣少女轻声道:“这万兽门的五个小喽喽根本不值得你生气,南域最近形势紧张,再这样闹下去的话,谷主那边也不好交代。”
  眼前这两家都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软柿子,单独一家也就算了,同时得罪两家的话,哪怕是毒蛇谷这样的存在,都会十分的头疼。
  “真是倒霉,出门碰上这样两个丧门星。”
  萧颖儿一脸扫兴的模样,咂了砸嘴巴,伸手将青竹蛇给召了回来。
  “算你们命大。”
  她收起手中长剑,看了一眼万兽门众人所在的方向,语气冰冷道:“赶紧滚吧,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听到这话,万兽门的五位弟子全都瘫软在地,激动得眼泪水都快掉下来了,庆幸自己终于逃过了一劫。
  棕发的长老彻底松了一口气,像是生怕对方会反悔一样,片刻也不想多待,绣袍一卷,赶紧带着那五人离开了此地。
  萧颖儿看到几人落荒而逃的狼狈模样,忍不住耻笑了一声。
  “走吧。”
  她如今兴致尽失,也懒得继续在此浪费时间,淡然开口说了一声,便带领手下众人一起离开了这里。
  “何信。”梁茂才转过身道。
  听见呼唤后,在人群中走出了一位约莫三、四十岁,模样憨厚的男子。
  “少主。”他上前弯腰行礼,语气十分恭敬。
  “你留下来,好好清点一下造成的损失,然后全额赔偿给店家。”
  “是!”
  对财大气粗的梁家少爷而言,买下整座酒楼都是只用动动嘴皮子的小事,这点赔偿就更加不值一提了。
  吩咐完以后,他看向不远处的展鸿,开口问道:“展兄既然出现在此,想必也是为了那'试剑大会'而来吧?”
  ……
  西、南两域之间的争斗,那是双方的顶尖强者们应该考虑的事,他们这些年轻一辈尚且还插不上什么手。
  所以,天河城不日将召开的试剑大会,才是他们的目的所在。
  此次天河城群英荟萃,众星云集,可谓是盛况空前,但凡只要是有志青年,无一不想来这走上一遭。
  而这试剑大会,更是所有年轻一辈的子弟们所关注的焦点,千里迢迢来到此地,就是想要在上面迎战各方英杰,一展自己的无敌风采。
  这样一个以武会友,挑战八方之士的机会,几乎是所有年轻子弟们梦寐以求的,所以才跋山涉水,不远千里赶来此处,为得就是要一试自己的长短。
  而曹颖儿、梁茂才、展鸿这些年轻一辈当中的佼佼者,比起一般的青年才俊来,对这试剑大会还要更为重视。
  他们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深厚修为,各个都是名传南域的绝世奇才,在自己所处的那片区域中独领风骚,根本无人能出其右。
  在这样一场聚集了五湖四海英杰之士的盛会当中,他们俱想横扫四方敌手,独占鳌头,在南域历史上刻下属于自己的一页篇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