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试剑大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日上三竿,整片大地都散发着浓浓的热气,街道上车水马龙,人群川流不息。
  天河城不愧为南域第一城,其占地之广,几乎是无边无际,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街上奇人异士众多,各类店铺数不胜数,四处都彰显着热闹的繁荣景象,令所有初来乍到之人发自内心地为之称奇。
  跟其一比,灵江城简直就是个芝麻点大的小地,不值一提。
  “这城内的修士还真多。”
  宁羽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眼神在各个地方之间流转,时常忍不住就被路边的一些新鲜事物给吸引了过去。
  这一路走下来,他所见到的修士不计其数,根本数不过来,所谓的筑基期强者,在这天河城中也就是稀松平常的存在罢了,虽然没有像路边的大白菜一样摊了遍地,但在路上也是经常能够见到,根本没人会在意。
  至于炼气境的修士,则更是随处可见,路上但凡只要是个人,就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修为。
  “天河城身为南域七十六城之首,实力超凡,自然不是其他城池所能相比的。”
  慧海大师游历过诸多地方,见识甚广,对此倒也不觉得稀奇。
  “大师,先等一下。”
  宁羽青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诧异,像是看到了什么稀奇的宝贝,拉住了身旁的枯瘦老僧,转身往旁边的一处摊位走去。
  这条街道极为繁华,哪怕是在这样的一个酷暑当中,整条道路都被人给挤了个水泄不通。
  街道两侧摆满了摊位,一路从街头蔓延到了街尾,这样的一番景象在乡下之人看来,真的煞是壮观。
  而宁羽所注意到的摊位极其简陋,整个就是一块黑色幕布摊在了地上,上面摆满了丹药、书籍、武器等等各式各样的东西,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摊主是一位看上去年近四十的男子,一脸的胡渣,看上去睡眼惺忪的样子,直接就在摊位后方席地而坐,倒也简单干脆。
  宁羽拿起一杆漆黑的匕首,目光微凝,仔细地上下看了看,不禁感到有些震撼。只见漆黑匕首的周身灵气缭绕,侧面光滑如镜,不时散发出令人心悸的阴冷气息,无论比起钟易寒的紫陌刀,还是南宫昱辰的赤金枪来,它都是丝毫不差!
  连宁羽一时间也有些不敢相信,这匕首,竟是一件人阶高级的法宝!
  像这种级数的宝贝,居然出现在天河城的地摊上,真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咂舌。
  “店家,这柄匕首怎么卖?”
  宁羽看向盘坐着在摊后的男子,出声问道。
  闻言,男子将注意力转向了其手中的漆黑匕首,比了一个手势道:“六万两,或者拿同样价值的其他宝贝来换。”
  知道这法宝决计价值不菲,所以宁羽其实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听到价格之后,宁羽还是睁大了眼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见他这副表情,男子的脸色也是露出了一丝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兄弟既然能看出这法宝与其他凡物不同,想必是个识货之人。”
  他笑了笑,接着说道:“我也不满你,这乌影刃乃是采用通江崖特有的玄阴石炼制而成的,威力绝伦。当年,我也是费尽了心思,险些丧命才得手的,这价格着实不能再低了。”
  对于他所言,宁羽也是点了点头,无法否认。
  任何一件人阶高级的法宝都不是凡物,炼制需要耗费大量的珍贵资材,而且过程还颇为繁琐,这样的一个价格,其实已经是相当公道了。
  “看小兄弟如此年轻,想来也是要去参加那试剑大会的吧?”男子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这段时间来天河城的年轻一辈,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参与这场盛事,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崭露头角,一举成名。
  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少年应该也不会例外才是。
  “试剑大会,那是什么?”宁羽听得一头雾水,出声问道。
  “你居然……不知道试剑大会?”
  摆摊的男子露出了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盯着面前的少年,不敢相信道:“这可是聚集了全南域将近大半英才的绝世盛会,吸引了五湖四海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许多声名赫赫的年轻妖孽都已经赶来了。”
  闻言,宁羽不由得露出了一脸尴尬之色。
  “还有这事?”
  他跟随慧海大师踏过万水千山来到此地,其实只是单纯的想来增长下见识罢了,至于试剑大会这种事,他的确是闻所未闻。
  论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灵江城距离这里实在太远了,足足有八万里之遥!
  中间隔着无数的大山,若是没有一些特殊手段,仅仅依靠人们口舌相传的话,消息根本就流传不过去。
  “可不是吗。”
  摊主看见宁羽整个一脸茫然的模样,忍不住继续解释道:“听说这次除了那些各地赶来的绝世奇才之外,连苏家的妖孽苏月宇都会参与其中,这场试剑大会的争斗到底会有多惨烈,可想而知。”
  连被誉为苏家这代年轻一辈里第一人的苏月宇都参与了,可见这场试剑大会的含金量的确非同一般。
  宁羽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讪笑道:“我们地处偏远,今日刚刚初来乍到,所以对城中之事还不是很了解。”
  “原来如此。”
  摊主点了点头,他也奇怪,试剑大会这种盛况空前的大事,城中早就闹得沸沸扬扬的了,怎么会有人不知道?但如果两人是从一些偏远之地赶来的,那么不了解也是可能的。
  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眼前的少年一番,接着开口说道:“我看小兄弟眼光如此毒辣,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凡人……”
  宁羽平时气息尽皆收敛,除了一些修为极高之人以外,寻常人都是很难看出他实力深浅的,摆摊的男子也是见他能够辨认出这件法宝,所以才认为他修为不俗。
  “只不过,你要是想参加这试剑大会的话,恐怕得吃不小的亏。”摊主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闻言,宁羽不由得微微一怔,被他突如其来的话语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话怎么说?”
  “这次试剑大会,规定的年龄上限是二十岁,小兄弟你如此年轻,在这上面无疑是占了极大的劣势啊。”
  摊主目光投向眼前的少年,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略显遗憾的神情,有些惋惜道。
  宁羽虽然自信,但却不狂妄,不像一些初出茅庐的牛犊,天不怕地不怕,自以为独步天下,举世无敌。
  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他心中还是有数的,要跟一些比自己大上近五岁的人同场竞技,哪怕他神经再怎么大条,此刻心口都是有些沉甸甸的,感到了一阵压力。
  毕竟,敢千里迢迢来天河城赴会的年轻之人,修为自然不俗,想必皆是一等一的好手。
  宁羽挠头憨笑了几声,道:“大叔说笑了,其实我也就是来见识一番,开开眼界。凭我这几下三脚猫的功夫,哪里能和那些大势力中的天骄相比?”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天生的一颗赤子之心,加上从小深受祖父祖母思想和观念的熏陶,宁羽虽然少了一点年轻人该有的骄狂与冲劲,但也多了一份与年龄不符的镇定与淡然。
  “小兄弟能这么想,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摊主微微点头,忍不住有些开始羡慕起少年坦然的心态来。
  敢于一往无前,那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勇气。可能做到不好高骛远,也同样需要大胸襟和大气魄。
  他阅历匪浅,自然看得出宁羽不是在假意谦虚,而是发自内心的这般认为。
  在南域所有年轻一辈都渴望追名逐利的大氛围中,能做到这样的淡然处之,着实让他心生讶异。
  摊主也是性情中人,与人聊得投机了,就多说上几句,也不嫌碍生意,毕竟大家伙来天河城,其实都是凑热闹来的,又有多少人是真正想来做生意的?
  “试剑大会的预选设在天河城的中心地带,两位要是想过去的话,怕是还得走上几个时辰。”
  摊主伸出手,摆动着指了指侧后方,他来到这里已有一段时日,对城中一些热闹的大事自然了如指掌。
  “这预赛开始已有七日之久了,每日都是风起云涌,如火如荼,各路英才迭出,好不热闹!”
  听到这话,宁羽心中略微讶异,显然没料到这试剑大会居然还有所谓的预选赛。
  不过想想也是,这样一场盛会,若是让所有南域英杰同台竞技,一口气了解的话,既难分高下,也不太现实。
  说到此处,摊主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兴奋之色,接着说道:“我那日前去观望,不知是撞了什么大运,居然正巧见到了通天山里出来的弟子!”
  当日的情景,他至今仍旧难以忘怀,感觉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日。
  “在那蓝衣少年面前,连那些迈入了筑基期的奇才都只能沦为陪衬,完全不是他的一合之将,其修为之强横,让人匪夷所思!”
  此言一出,宁羽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难以置信之色,忍不住问道:“有这么强?”
  他虽然从没小看过这场试剑大会的含金量,但现在看来,他一直以来都认为的高估,显然还是太低了。
  在这个年龄,能够步入筑基期,成就灵师之位的人,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
  可这样的存在,居然都不够资格当那人的一合之敌!
  摊主摇了摇头,不禁怅然道:“江山代有才人出,这等百年都难得一见的绝世奇才,当真是让我辈汗颜。”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