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越阶而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突然爆发的刚猛力道,让宁羽横行无匹,有如天神下凡,将紫衣男子给远远震了出去。
  “喝!”
  将其逼退的一瞬间,他直接爆射上前,对着其就是一通雨点般的疯狂锤击!
  嘭!
  紫衣男子手持大戟,将其横挡于身前,被宁羽骤然兴起的攻势打得节节败退,连连不断地向后退却。
  “地阶灵技?!”
  他睁大了眼睛,目光当中满是讶异。
  “倒是我小瞧你了!”
  其神情顿时变得凝重了许多,怒喝了一声,直接放弃了防御,大戟一挥,欲与少年来场血战!
  轰!
  两人直接彻底放开了手脚,力与力之间的碰撞,仿佛连石台都开始颤动了起来!
  最令人意外的是,修为相差悬殊的两个人,在台上对招拼招,一直缠斗了十几个回合,居然都还未能分出胜负。
  “这……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台下,有人木讷地伸手指了指宁羽,目光呆滞道。
  要知道对方可是极武宗出来的弟子,还有着筑基期的修为!一个炼气九重天的小修士,居然可以跟他斗个不相上下?
  在催动苍龙啸的状态下,宁羽的速度飙升,而紫衣男子同样不弱,两人连续过招,一直从擂台的外围打到场中央。
  砰!
  宁羽蹬地激射而出,一拳轰在了大戟上,其力度之沉,居然使得对方一位灵师都难以抑制地向后退去。
  嘶!
  见到这一幕,所有的围观之人不由得目瞪口呆!
  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位九级灵者在先前突然的爆发之后,对上那名极武宗的男子……竟然好像还隐隐占了上风?
  “没用的。”
  紫衣男子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漠然地说道:“我修有极武宗的炼体之法,凭现在的你,根本伤不了我。”
  诚如他所言,其不仅拥有一身神力,就连防御也是相当惊人,只要有心防守的话,寻常人根本奈何不得他。
  “地阶灵技虽然了得,可仅凭你炼气九重天的修为,又能坚持多久?”
  紫衣男子摇了摇头,他几乎已经可以预见这场比试的结局了,如今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最初时的那道流光。
  不过,这种偷袭式的奇招,只有第一次是最为管用的,先前已然一击未果,他也有心提防,再想伤到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比试还未到最后,你怎么知道我就伤不了你?”
  宁羽目光凛冽,一身苍青色灵气隐隐凝聚成龙形,威势惊天动地。
  在苍龙啸的加持下,其气息汹涌无比,仿佛要一往无前,直上九霄云天!
  连天都不怕了,又岂会惧面前一个筑基期?
  “也罢,多说无益。”
  紫衣男子同样丝毫不惧,犹如出山的猛虎,要与其争个高下。
  “手底下见真章!”
  这一刻,两人俱是心无旁骛,浑然忘我,爆发出的气势让台下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青黄两道炙热光影在台上激烈碰撞,竞相角逐,场面好似瞬间炸裂了一般,爆响不断。
  轰!
  与先前一些比试的斗法不同,这场交锋,完全就是身体上的博弈。
  力与力之间的对抗,碰撞出了响遏行云的轰鸣,就像有块天外巨石轰然砸在一面大鼓上,明明只几个呼吸的时间,众人却感觉心跳都要骤停了一样。
  突然之间,一声龙吟冲天而起!
  “啊!”
  宁羽大吼一声,犹如脱缰了的蛟龙,彻底疯狂暴动了起来!
  只见其霸道无匹,在台上肆意横行,仿佛化身成了一头远古凶兽,根本无人可以匹敌!
  他俯身低吼着,踏碎石板爆射而出,与那道炽热的黄色光影在半空中正面相撞!
  嘭!
  先前坚不可摧的紫衣男子瞬间被砸落,犹如一颗陨石般轰然坠入了石台。
  在其落下的轨迹上,飞洒着漫天的血花,仿佛盛开着半空中的红桑花。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忍不住剧烈咳嗽了起来。
  少年的这一招,太过刚猛凶悍,以暴制暴,竟是硬生生将其给砸了下来!
  最为令他匪夷所思的是,极武宗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炼体之术,在他已经修炼到第二层的情况下,居然依旧是被破开了!
  寻常情况下,哪怕是对一些修为和他相仿的对手来说,想要破开防御真正伤到他,都不是一件易事。
  因此可想而知,先前他遭受的一击,是有多么的猛烈!
  “再来!”
  紫衣男子的脸上满是羞怒,面孔气得有些涨红,显然难以接受之前的结果。
  只见其用力一拍石板,整个人借力再次腾空而起,手中的大戟像猛虎般跃出,气势也再次如潮水一样涌起,与空中弥漫的青色灵气相抗衡。
  看到卷土扑来的紫衣男子,宁羽眼中战意澎湃,周身缠绕着的淡青色灵气火焰般灿烂地跃动着,犹如一头苍色巨龙盘旋于半空中,俯瞰整场。
  “如你所愿!”
  面对紫衣男子潮水般汹涌的攻势,宁羽丝毫不惧,催动着一身灵气直接迎头而上。
  青黄两道身影迅疾无影,彼此接连不断地冲撞,令石台多处都出现了裂缝,冲击声传遍千里。
  台下的观众尽数屏住了呼吸,死死盯着擂台之上,眼睛连眨也不敢眨,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瞬间。
  自试剑大会第一日的预选赛之后,他们再没见过如此激烈的角逐,其声势之大,竟让这硕大无比的石台都忍不住开始颤栗!
  嘭!
  宁羽一拳狠狠砸在紫衣男子的脸上,令他抑制不住地往一侧倒去。
  此刻的他有青色灵气附体,又有苍龙啸这一地阶灵技加持,活脱脱就是一只人形凶兽,谁拦弑谁,一拳之威足以裂山碎石,寻常人的话早就被打爆了。
  哪怕紫衣男子是极武宗出身的天才弟子,身体素质惊人,都在这一拳下变得颤颤巍巍,险些躺倒在地。
  所幸的是,关键时刻,他还是站稳了脚跟,反手一杆大戟横扫而出,直接将周围的淡青色灵气劈得四处溃散,近乎是贴身砍在宁羽的侧腹。
  就在众人瞠目结舌,以为少年要血洒擂台时,一道诡异的声响令所有人都愣了神。
  叮!
  听到这毫无征兆的怪响,就连紫衣男子本人也懵了,直瞪瞪地看着少年侧腹的青色鳞片,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配上这杆巨型大戟,倾尽全力的一击,尽然隐隐只在少年的身上划出了一点点血痕?
  地级品阶的灵技,他也见过不少,可像这样攻守兼备,又如此逆天招式,他却是从未碰到过!
  宁羽疼得龇牙咧嘴,近身硬受了筑基期的全力一击,无论他的肉身有多强悍,此刻都好过不到哪里去。
  他强忍着腹部传来的剧烈痛楚,咧嘴笑了笑。
  这一刻,其身后隐现出了一道极淡苍龙虚影,空中风雷汇聚,传出阵阵低吟。
  “是你输了。”
  宁羽睁开青色眼眸,淡淡开口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