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百丈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路过某一茶摊,宁羽有些失了方向,见到边上有个看似年近花甲的老者,便向其询问。
  “老丈,伽灵寺该怎么走?”
  老者上了年纪,听到声音,先是愣了一会儿,慢了好几拍才反应过来,伸出手指向某个方向,“拐过这个街角,往前再走半个时辰,差不多就到了。”
  顺着老者的指示,宁羽一路前行,约莫半个时辰以后,果然看到了一座无比庄严的寺庙。
  伽灵寺的牌匾高挂在十数丈高的空中,底下是一块被踏得近乎溃烂的门槛,也不知究竟历经了多少的岁月。
  大门处,站着两个看守的僧人,透过门口视线看去,勉强可以瞥见寺内的一角。
  “小施主,是来上香的吗?”
  待得他临至门前,两位僧人双手合十,微微一礼,这般开口问道。
  “上香?”
  闻言,宁羽连忙摆了摆手,摇头道:“我是来找人的。”
  两位僧人面面相觑,接着问道。
  “小施主要找何人?”
  “金蝉寺的慧海大师。”
  说完,宁羽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他人在这吗?”
  “慧海大师?!”
  两位守门的僧人皆是微微一惊,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敬重之色,看向宁羽的眼光都变了。
  “在的,在的。”
  “原来小施主就是与慧海大师同行的那个少年。”
  伽灵寺的两名僧人竟然知道自己?宁羽心中不禁有些讶异。
  似是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其中一位守门的僧人笑着解释道:“慧海大师在来时,就已经通知我们二人了。”
  宁羽往里面探了探头,看到里头诺大的一块地方,忍不住问道:“我该去哪找他?”
  “大师他此时正和住持在大殿议事。”
  另一位僧人微微一笑,接着道。
  “不过两人已经吩咐了,说你到时可以直接进去。”
  闻言,宁羽微微点头,他虽然不清楚这两位找自己究竟能有什么事,但还是顺着门口两位僧人的指引,来到了与正门相对的大殿中。
  与一些金碧辉煌的殿宇不同,这所大殿充满了岁月的气息,内部尽是一些陈旧的古木,若不是有四根关键的巨柱在撑着,只怕早就已经倒塌了。
  殿内略显昏暗,只有几盏浅浅的烛光,让人不禁有些唏嘘,这所殿宇究竟是经过了多少风雨的洗礼,才会成为如今的这副模样?
  “你来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顺着声源看去,宁羽一眼便看到了正端坐在蒲团上的慧海大师。
  而在其身侧,盘坐着一位身披袈裟的老僧,略微浑浊的眼中映着点点烛火,此刻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少年的身上。
  比慧海大师还要深沉的暮气,以及那让人仿佛要陷入其中的深邃眼眸,此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见过伽蓝大师。”
  对于这样的大人物,宁羽也不敢怠慢,微微恭敬道。
  毫无疑问,此人正是名动南域的绝代高僧,同时也是伽灵寺的住持,伽蓝大师!
  “小施主客气了。”
  身披袈裟的老僧淡然一笑。
  “你既是慧海大师带来的人,那便是本寺的贵客,无需在乎这些世俗的礼节。”
  他看向宁羽的眼中有着赞许和赏识,接着说道:“更何况,你凭借炼气境的修为就战胜了极武宗的弟子,足以证明你天赋异禀,根骨极佳,假以时日,成就恐怕还将在我等之上。”
  其口中说出的语气极度平淡的话语,却让宁羽内心忍不住悸动了一下。
  他大会预选上胜紫衣男子,还是刚刚发生在不久之前的事,远在伽灵寺的伽蓝大师是怎么知晓的?
  “不必惊讶。”
  慧海看见其这副模样,也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开口解释。
  “你们二人斗得如此激烈,连我也有所感应,更不要说神识超凡的伽蓝大师了。”
  “既然人也已经到了,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身披袈裟的老僧转过头,看向慧海,“你来这,总不会只是单单来和我叙旧的吧?”
  “果然瞒不过你。”
  慧海苦笑着摇了摇头,神情也变得略微郑重了起来。
  “我想为这少年,向你寺借一物。”
  “何物?”身披袈裟的老僧疑惑。
  慧海看向他,一字一句缓缓沉声道:“百丈道!”
  此言一出,老僧不由得一阵错愕,在原地惊讶了片刻,才开口问道。
  “当真?”
  慧海没有回答,只是笑着默默点了点头。
  在一旁的宁羽完全听不懂两人的谈话,显得一头雾水。
  “什么是百丈道?”
  他忍不住出声问道。
  “百丈道,是我伽灵寺的一处试炼之地,其内蕴含了无数佛门先辈的心血,乃是专为后来人明心开悟而设的关卡。因其长约百丈,故而得以此名。”
  伽蓝大师顿了顿,接着说道。
  “而本寺有着一条铁规,就是唯有成功走过百丈道的僧众,才能任长老。”
  听到这里,宁羽一顿吃惊,原本他还以为,仅仅百丈的路,那岂不就一眨眼的事?现在听来的话,难度好像还不小啊!
  “成功走过去的人多吗?”
  他试探性地问道。
  “万中无一。”
  老僧摇了摇头,“最快的,是三百年前的明正法师,走完全程只花了仅仅六个月的时间。”
  “而慢一些,哪怕走上三年五载也不稀奇,最久的一人,更是走了整整十四年,才终于走通,绝大多数人,都是卡在了半路,最后无奈原路退回。”
  听到这番话后,宁羽近乎整个人都懵了,惊得下巴都险些掉到了地上。
  “这么久?!”
  连最快的也要走上半载?最慢的更是花费了整整十四年!自己这一进去,不会出来的时候,外面都已经过了三年五载了吧?
  慧海此时也开口了,“这三个月来,你的修为逐渐稳固,想必隐隐已经触摸到了那层屏障。”
  对此,宁羽倒是无可否认,三个月跋山涉水,风餐露宿,这段磨砺时刻稳固着他的修为,令他不知不觉间竟是达到了炼气境九重天的巅峰!
  “试剑大会召开在即,你的时间不多了。”
  慧海直视着宁羽,道出了他此刻的关键。
  “炼气境再强,终有属于它的极限,想要登上台面的话,筑基期的修为是不可欠缺的,借此机缘,兴许就能令你成功挣脱,一举突破。”
  身披袈裟的老僧长眉微挑,眼中有着一丝讶然和疑惑。
  赏识归赏识,慧海居然会如此帮助这个少年,甚至不惜为他力争一观百丈道的机缘,这是令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
  不过,两人同为佛门大能,又是多年的旧识,他虽然不解,却也没有往下追问。
  “我知道了,你们随我来吧。”
  三人一同来到了寺院的后山,这是宁羽才发现,所谓的百丈道,居然是架在山崖与云丛间的一段栈桥!
  狂风涌动,吹得吊桥不停乱颤,嘎吱作响,下方则是看不见底的黑暗深渊,只一眼,就足以让人双腿发颤,不寒而栗。
  桥的前端,盘坐着一位皮包骨头的老人,在这样冰冷严寒的高山处,居然赤裸着上半身,只在腰间盘了一块长布!
  似是发现了赶来的三人,老者缓缓睁开了双目,对着身披袈裟的老僧微微颔首。
  “……见……过……住持。”
  他的声音极为沙哑,像是强行逼迫着奄奄一息的身体所发出的微弱声响,令人感到有些悚然。
  看到了宁羽眼中的惊讶,伽蓝大师笑着解释:“法真长老是一名苦行僧,常年独自在此修行,极少开口,所以才会如此。”
  此人竟然是一名苦行僧?
  这一修行方式,宁羽也曾有所耳闻,据说苦行者为了摒弃贪欲,修行无我,会刻意将自己置身于无比残酷恶劣的环境下,令身体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以追求境界上的升华和心灵上的解脱。
  这种修行法虽然无比残忍,却仍有不少人投入其中,只因苦行者在抛弃身体这副臭皮囊以后,全身的注意力都会高度集中,修炼速度突飞猛进,灵识也将变得无比恐怖。
  只是,这种苦难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唯有拥有大勇气、大毅力之人,才能在这种残酷的磨砺中坚持下来。
  “法真长老心智坚韧,能人所不能,在此苦修已有数十载,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怕是连我都有所不及。”
  “住持,言过了……”
  皮包骨头的老者吃力地调动着脸上的肌肉,挤出一抹笑容。
  “……贫僧,还差得远。”
  习惯了以后,这名唤作法真的高僧逐渐恢复了语言能力,说话也不再结巴了。
  “两位,是送这位小施主去百丈道吗?”
  伽蓝大师点了点头。
  “道内如今应该没有人吧?”
  “没有。”
  法真长老摇了摇头,道:“之前一名尝试的弟子虽然天资不差,但最后也卡在了六十丈处。”
  百丈道,每一丈都是一个关卡,每十丈更是一个隘口,难度节节攀升,越到最后,越令人绝望。
  所以多年来,走过的人才如此之少,连最快的一位都足足耗费了六个月的光景,而且,这还是发生在三百年前的事。
  看着栈桥上肆掠的狂风,宁羽心中暗暗咋舌,光是天然的环境就如此恶劣,内部的难度自不必多说,肯定不会在其下。
  凭借自己这点微薄的修为,真得撑得过去吗?
  “从外面看的话,这里的确是风起云涌,危险异常,而实际栈桥上根本是一片平静,比起修为来,百丈道考验的更多是人的意志和心性。”
  慧海作为过来人,也十分了解宁羽此刻内心的不安。
  “想过这百丈道,只靠蛮力和冲劲的话,是行不通的。”
  他回忆着过去,继续说道:“若是能明见本心的话,这所谓的百丈道,不过就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山间小道罢了。”
  “否则的话,哪怕你功至灵动境,也是枉然。”
  听到这番话,宁羽稍稍有些惊讶,似乎这百丈道,慧海大师当年也曾走过?
  看到少年眼中的惊疑,常年守护于此的法真长老不由得笑了笑,开口说道。
  “当年,慧海高僧与住持一样,仅仅只花了八个月的时间,就成功抵达了对岸,两人皆可谓是我辈之楷模,就算跟三百年前的明正法师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慧海摇头微微一笑,没有过谦,继续说道:“道内含有百重禁制,一重胜过一重,你的时间不多,最终到底能走到哪,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刚刚苏醒的法真长老面露疑惑,开口问道:“时间不多?”
  他长年在此潜修,对外事不闻不问,今日若不是伽蓝住持亲自来此,也不会从冥想中醒来。
  “你一心向佛,诸多事都是有所不知。”
  对此,伽蓝大师开口解释:“如今,西、南两域局势愈渐僵化,苏家独木难支,已开始号召南域诸强,而南域各方豪杰在闻讯以后,大都也已赶至此,等待一起商议。”
  “西域之人,果然是不死心啊。”
  法真长老长叹一口气。
  他年岁已高,对两域历代之间的纷争也是十分了解,两方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凭借谁的一己之力,就能调和的了。
  “难怪慧海高僧会千里迢迢赶至这里,原来是发生了这样的事。”
  伽蓝大师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除了各路豪杰以外,年轻的绝代奇才也纷纷云集于此,天河城此刻可谓是群英荟萃,隐隐要有一争高下的势头。”
  “哦?”
  闻言,法真长老不由得笑了。
  “这可就有趣了。”
  南域如此之广,想聚拢这些怪胎谈何容易?若不是迫于西域给予的压力,放在平时的话,恐怕许多的隐世宗门都不屑掺合其中。
  “对于南域的后生晚辈而言,这的确是一个极好的历练机会。”法真长老笑着道。
  哪怕不敌,能够见识到一些逆天的妖孽的话,对于一些年轻晚辈而言,也是不枉此行了。
  “距离试剑大会开幕,只剩下最后的七日了,待得时间一到,我们便会将你从中唤醒。”
  慧海算了算时日,接着转过头看向宁羽,神情略微正色道。
  “记住,你只有七日的时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