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镇魂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家身为南域的龙头势力,这么多年都屹立不倒,其底蕴必然是十分惊人的!只要闯到第五层,就能进苏家的藏书阁?
  “这还真的是……大手笔!”
  就连坐在殿内的一些大能们,此时都被这则消息给震撼到了,因为苏家的藏书阁,哪怕是对他们来说,都有着无比致命的吸引力!
  要知道,地阶品级当中,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每一级之间都有着巨大的差距,而地阶低级跟地阶高级之间更是有着天壤之别,两者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而像苏家这样庞大的势力,藏书阁当中,不可能没有地阶高级的秘籍存在,也就是说,只要进了第五层,就有了观摩地阶高级秘籍的机会!
  这让底下不少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地阶高级的灵技与功法,那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宝贝!连南域的顶尖强者都要为之心动甚至发狂,更不要提他们了。
  当然,在坐之人也都不是什么傻子,苏家既然敢许下这样的承诺,足以可见这镇魂塔的第五层,绝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场的人神智还是比较清醒的,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被这巨大的诱惑给冲昏了头脑。
  待苏胤长老宣读完毕以后,镇魂塔也开始徐徐旋转了起来,下方的洞口在一瞬间突然爆发出了无比强横的吸力。
  八角台上的人群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接着一个个腾空而起,在空中越变越小,最终化作微尘被吸入了塔内。
  等到场上空无一人以后,镇魂塔慢慢停止了旋转,封闭了塔底,接着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中,轰然坠地!
  嘭!
  塔身落在八角台上,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让人忍不住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捂住了耳朵。
  “试剑大会,正式开始!”苏胤郑重道。
  ……
  镇魂塔一层,空间庞大无比,在容纳了两千多人之后,依然显得绰绰有余,主要是众人现在都只有尘土大小,对于变大的镇魂塔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数千道光影显现,两千四百八十道强横的气息同时爆发,直接冲天而起,甚至直接冲出了塔顶,溢出到了场外!
  “杀!”
  先下手为强,一些实力超凡的奇才在回过神以后,毫不迟疑,当即对周围之人大打出手。
  这些人都是杀伐果断之辈,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不少人反应慢了半拍,皆是被这一偷袭伤得口吐鲜血,当场横飞了出去。
  实际上,镇魂塔本就是封印,镇压用的法宝,对内部的人有极强的压制效果,先前的这些人一时间没有适应这种压迫感,才被那些先反应过来的人得手,吃了这样一个大亏。
  “闪开!”
  只见一名男子身着石灰色长衫,一双虎目无比犀利,手执长剑如入无人之境,所到之处,根本无人可敌!
  此人正是黎霞山庄的首徒,展鸿!
  “哇啊!”
  而另一边,惨呼声四起,只见一头硕大的青绿色巨蛇野蛮无比,到处横冲直撞,尾巴随意一甩,就带起大片的修士。
  毒蛇谷的小魔女此刻也显露出了其强横的实力,手中的墨绿色长剑犹如猛蛇出洞,霸道无匹,就连一些实力达到的半步灵师的奇才,都不是她的一合之将!
  筑基期的实力在此刻一览无遗,但凡达到灵师的奇才,在人群中都极为亮眼,肆意横扫四方,几乎无人可挡。
  一道红色的身影迅疾如风,飞速穿梭在人群间。他手中的剑刃每次刺出,就有一人当场化作白影,消失在原地。
  “这是……赤云楼的幽刃!”终于,有见识广博之人认出了红色身影的真实身份,大声道了出来。
  “幽刃?”
  这时,另外一人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禁失声惊呼道:“赤云楼最年轻的银牌刺客?!”
  赤云楼,那可是南域当中媲美毒蛇谷、东阳城等地的超一线势力,从这里头走出的年轻一辈第一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妖孽中的妖孽!
  再加上门派的特殊性,里头的弟子几乎个个都是冷血无情,冰冷嗜血之辈,杀人不眨眼,而且极其善于隐匿之术。
  不出则已,出则疾如雷霆,直取人性命!
  顿时,这一圈附近的人脸色骤然剧变,如受惊的鱼群般纷纷向外四散去,生怕自己遭殃,成为下一个刀下亡魂!
  轰!
  就在这时,庞大的灵气碰撞所产生的气浪冲天而起,场内陡然爆发出一声惊天的巨响。
  一些逃窜中的人惊魂未定地回过头去,不由得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红衣男子的利刃,竟是被人给挡了下来!
  “师妹,你先走。”白衣男子目光微凝,对身后的少女说道。
  这一男一女两人,正是当日出现在酒楼二层的云空山弟子,原先,两人正一路朝东面方向的阶梯赶去,结果好巧不巧,居然刚好是撞上了这样一尊大杀神。
  ……
  铮!
  忽然间,利剑出鞘声传来,一束银芒夹杂着磅礴灵气,飘然而至,欲直取宁羽的首级。
  砰!
  然而,面对这来势汹涌的一击,宁羽根本没有怎么在意,直接伸出手,一把将剑身握在了掌心!
  看到这一幕,偷袭的男子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徒手接剑,这家伙是人还是妖?
  殊不知宁羽在突破至筑基期以后,青白两股灵气相融合,威力简直惊人,他只要调动这股灵气覆盖于掌心,寻常利器根本就伤不了他。
  长剑被握在他的手中,就像是卡进了岩缝中一样,不管怎么拉扯,都纹丝不动。
  偷袭的男子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原以为这少年看上去这么年轻,又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应该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结果第一次出手,就碰上了这样的硬茬!
  “你……你这个蠢货!”
  一旁,男子的同伴吓得脸都白了,一阵气结道:“他就是当日赢了极武宗那名灵师的少年!”
  听到此言,偷袭男子的脑袋如五雷轰顶,彻底地懵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