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传承弟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外面的殿宇中,一群大能目光深邃,看着塔内各处爆发的交锋,也是逐渐来了兴致。
  镇魂塔的外部,被苏家布下重重禁制,不光是他们,连外面那些赶来围观的游人,此刻也能清晰地看到塔内发生的情形。
  “老毒怪。”
  大殿中,高坐在客席上位的灰发老者笑着开口道:“你这个孙女,有点了不得啊。”
  这位灰发老者,模样看上去平平无奇,从其身上也感知不到什么危险的气息,但真正的明眼人心里却十分清楚,这位其貌不扬的老者,正是泰陵城的老城主,南域中真正的顶尖存在!
  而萧颖儿也不愧是毒蛇谷百年难得一见的妖孽,凭借超凡的实力,在筑基期当中都难逢敌手,与青竹蛇一路碾压而过,直接就冲到了镇魂塔的第三层。
  听到有人夸赞自己孙女,一位头发翠绿,身着蛇纹长袍的微胖老者喝了口酒,摇头笑了笑。
  “颖儿这丫头,天资是不差,只可惜太不成熟,过于急功近利了。”
  “行了。”
  边上,一位身着道袍的鹤发老者有些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笑骂道:“你这老毒怪,得了便宜还卖乖。”
  在这种年纪,就已经有了此等修为,还天资不差?这摆明了就是在故意折煞人。
  “嘿嘿,端木老头,我就这副样,你能拿我怎么办吧。”
  看到老友一副忿忿不平,心理不平衡的样子,千毒老人忍不住畅笑出声。
  “有本事,你们桦丰谷也找出一个像我孙女一样的弟子?”他挑衅道。
  千毒老人的这句话一出,顿时就将边上的端木道人给窒住了,萧颖儿这样的天才,而今他们桦丰谷上上下下,还真找不出来!
  他们门中最优秀的那名弟子,修为也才刚刚达到筑基期不久,比起毒蛇谷的小魔女来,显然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老毒怪,你也别得瑟的太早。”这时,一旁的堰山城主也笑着发话了。
  “此次试剑大会妖孽云集,要是碰上了那几个怪胎,就算是你那宝贝孙女,也无法应付。”
  千毒老人沉吟片刻,对此不可置否。
  堰山城主口中所说的怪胎究竟是哪几人,他当然也十分清楚,正因为知晓其中的差距,所以他才出乎意料地没有出声反驳,而是保持了沉默。
  ……
  “你们快看!”
  场外,一位围观之人瞪大了眼,指着镇魂塔内的某处失声惊呼道。
  众人顺着视线望去,只见某位蓝衣少年一人一剑,锋芒毕露,犹如天神下凡一般,一路直接冲上了镇魂塔第四层,根本无人能挡!
  “这……这也太吓人了吧?”场外看的人统统都傻眼了。
  任谁都已经看出,这蓝衣少年与场内的其他人相比,完全就不是一个级数的存在!
  他所到之处,大片大片的白光涌起,不知道有多少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传送出了塔外。
  这种恐怖的收割速度,简直令人胆寒!
  “这也太快了!”
  “简直……就像是在割草。”
  不远处,一位身着七星连云袍的少女张着小嘴,脸上写满了吃惊。
  “居然连叶师兄和陈师兄都追不上他?!”
  在少女的心目中,七星书院的这两位师兄修为超凡,道法精湛,根本就是可望不可及的神人。
  居然把他们两人都给比了下去,那这蓝衣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他应该就是传闻当中,那位通天山的传承弟子吧。”边上的一位男子目光微凝,神情郑重道。
  “确实了不得!”
  北面的通天山,乃是南域最为神秘的势力之一,与广收门徒的七星书院不同,其门下弟子平常甚至都不超过一手之数。
  可即便如此,此地依然被南域冠以“一山”之称。因为每一个从这里走出的弟子,都是真正超凡脱俗的惊世奇才!
  而这位蓝衣少年身为通天山的传承弟子,则更是不得了,不光是七星书院的两名天才弟子,镇魂塔内的其他所有人都被他远远甩在了后头。
  “苏家的苏月宇也上来了。”
  在通天山的蓝衣少年和七星书院的两名天才之后,苏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也是突破重重障碍,来到了这第四层之上。
  ……
  镇魂塔,第三层。
  到了这一层数以后,哪怕以宁羽筑基期的修为,都感到了莫大的压迫感,若是寻常的炼气境在这,只怕是举步维艰。
  “真惨烈。”他不由得感叹道。
  参赛的两千余人,在一开始的瞬间就淘汰了近大半,能成功留下来,并且冲到这第三层的,更是不足百人。
  第一层的时候还好,内部空荡荡一片,只隐隐会感到一丝压力,但是一般的灵者都能忍受,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
  第二层开始就变得危险了许多,不仅压力剧增,还要经常提防其他人偷袭,而且地上更随处都布置有一些极其危险的禁制,一个不慎就得遭殃。
  一般炼气境到了第二层,就算走到头了,没有一些特殊手段的话,灵者想在塔的压迫下穿过这满地的禁制,几乎是不可能事。
  到了这第三层,难度又是上升了一个档次,塔的压力已经让灵师都有些难受了起来,层中更是遍布着大量没有灵智的守卫,只要感知到附近有人,就像疯了一样地冲来,令人烦不胜烦。
  这些守卫虽然像傀儡一样,只懂得盲目的进攻,但个个都有着筑基期的实力,一旦被三个以上所包围的话,一般的灵师都得遭殃。
  就在此时,一名眼神空洞的守卫发现了宁羽的存在,顿时露出了森森獠牙,红着眼,如恶犬一般猛扑了上来。
  “滚!”
  宁羽大喝一声,伸出手掌突然发力,猛地拍在守卫的胸口。
  下一秒,这名毫无神智的守卫顿时像脱线木偶一般,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
  一旦战斗的波动扩散开来,动静越来越大,只会引来更多的守卫,到了那时候,再想逃脱可救没那么容易了。
  故而为了不让自己深陷泥潭,宁羽一出手就用上了崩山劲,直接将这名守卫震得四分五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