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无妄之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嘶!”
  青竹蛇速度快到极致,张开嘴巴,露出两颗森森毒牙,冲着眼前之人直接扑了过去。
  在两重绝境的逼迫下,梁茂才眼都快红了,急得咬牙切齿,却根本无力回天。
  最后,他彻底疯狂了,轻咬舌尖,手中印法飞速变幻,直接是祭出了一滴精血!
  下一刻,其周围灵气像是受了刺激一样,彻底爆发了,空中的六方铜鉴光芒大盛,甚至在一瞬间盖过了墨绿色的灵气巨蛇!
  轰!
  一声惊天巨响过后,灵气碰撞所产生的飓风席卷了全场,空中的铜鉴和凶蛇都纷纷消散了,只留下两道年轻的身影立于场中。
  萧颖儿衣袂翩翩,颜如寒霜,一双美目好似雪山上的千年冰雪,寻不到一丝感情。
  其手臂处,突然蹿上一道青绿身影,携带着一丝亮眼的微光,一路来到了她的肩头处,青竹蛇嘴里好似叼衔着某物,没有像往常那样吐着蛇信,而是默默低下蛇首,将其放到了萧颖儿的手中。
  待看清此物后,不光是梁茂才,就连宁羽和其他观战之人也全都懵在了原地,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你……”梁茂才双目圆睁,气愤得连整个人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伸出手指着远处的少女,支吾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只见萧颖儿的手心,赫然躺着一块拼凑而成的玉石!
  “滚吧。”她冷冷瞥了其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
  然后,在所有人近乎呆滞的目光中,她就像丢垃圾一样,随意地将玉石给扔下,而后一脚碾碎!
  远处的梁茂才,此刻也在瞬间化成了一道白色光束,一个眨眼都不到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这一幕后,场外的许多人都忍不住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像是浸了一身冷水一样,不禁感到脊背发凉!
  难怪说毒蛇谷的人性情孤傲怪癖,不按常理出牌,如此羞辱人的淘汰方式,恐怕也只有这个小妖女才做得出来吧?
  更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萧颖儿的修为居然高到了这一地步,连南淮城的太子爷都不放在眼中,三下五除二就给解决了。
  就是不知道梁茂才在出去之后,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镇魂塔,第四层中。
  历经一场大战之后,入口处现如今恢复了此前的平静。
  “……原来如此。”萧颖儿眸光流转,轻声自语道。
  在先前交手的过程中,她终于是窥破了这第四层的迷雾,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在她看来,梁茂那家伙应该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去尝试,就被自己给撵了出去。
  这时时候,她忽然目光一转,看向待在角落处暂避风头的少年,冷漠出声道:“看够了吗?”
  她的话语中不带任何感情,像极地刮来的一阵冷风,让人骨寒毛竖。
  还是被发现了……宁羽心中一阵暗叹,不过想想也是,以对方那超凡的实力和修为,如果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那才是有鬼了。
  他默然走了出来,抬头看向少女,坦诚道:“我只是碰巧路过这里,刚好又被卷入其中而已,绝不是有意窥视的。”
  对于他的解释,萧颖儿根本懒得理会,甚至于有没有听进去都不知道,她生平最讨厌三种人,荒淫无度之徒、道貌岸然之辈,还有偷鸡摸狗之流,在现在的她眼中,眼前的少年显然和那些偷鸡摸狗的猥琐之徒无异。
  “废话少说。”
  她面若寒霜,俯瞰着底下的少年,祭出手中的墨绿长剑,无情道:“你是自己滚出去,还是要我动手?”
  闻言,宁羽不由得目瞪口呆,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这个少女看上去花颜月貌,想不到行事居然如此蛮横无理,甚至都不容人解释。
  “喂……”他刚想开口辩解,就看到少女笔直刺来的一束寒芒,其瞳孔骤然一缩,连忙侧身往边上躲去。
  “太霸道了吧?!”宁羽瞪大了眼,忍不住喊道。
  他不过刚巧路过,顺便看了一眼,对方居然就不由分说的要赶尽杀绝,这种行事方式,已经完全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了。
  少女的身手就像其外表一样灵活矫健,墨绿色长剑在她手中就仿佛彻底活了过来,逼得宁羽节节后退,每一次都在他身体咫尺处擦过,可谓是险之又险。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对方丝毫不讲道理,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咄咄相逼,就算是宁羽都忍不住有些薄怒。
  “还有完没完了?”他目光微寒,在躲过极其刁钻的一剑后,直接翻身一脚踏在了剑身上!
  砰!
  原先凌厉无比的长剑遭此重击,顿时像泄了气一样,直接被一脚踩在了底下!
  霎时间,塔外全场哗然!一些群众两眼呆滞,嘴巴张得老大,简直连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之前还不可一世,轻描淡写间就解决了梁茂才的小妖女,此刻,居然连佩剑都给人踩在了脚下?
  “……你!”就连萧颖儿本人也愣在了当场,过了好半会儿才回过神来,气得整张脸都黑了,眼中腾起的杀气简直可以把人活活吓死。
  她贵为千毒老人唯一的孙女,乃是毒蛇谷名副其实的掌上明珠,平日里只有她虐待别人,其他人谁敢对她不敬?
  有这个胆量,又有这个能力,敢当着她的面这般羞辱她的人,宁羽还是第一个!
  “干嘛?”看到她这副忿忿不平,火冒三丈的模样,宁羽倒是毫不在乎,斜视了她一眼,义正言辞地问道:“不让我走,还不准我还手了?”
  他才不管对方什么身份和来头,在其看来,萧颖儿不过就是爱使性子的幼稚丫头罢了,自己又不是死人,怎么可能任由她摆布。
  “好、好、好……”萧颖儿脸色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了,连道了三个好字,目光凌厉地看向宁羽,恨不得将其生撕活剐!
  “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大的能耐!”
  话音未落,她的气息顿时像涌泉般溢出,在瞬息之间就又攀升了一截,直接将底下的塔砖都给震碎了,一把将长剑给抽了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