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恐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砰!
  又是一下狠狠砸地,青竹蛇被折磨得意识都开始模糊了,所幸的是,它身为魔兽,肉身足够强横,即便如此折腾,也只是受一些皮外伤,还未伤及到本源。
  “混帐,还不快给我住手!”萧颖儿原本白皙的脸孔都急得泛红了,面色焦急地喊道。
  兴许是被先前的一幕震撼得有些懵了,她到现在才回过神来,小青庞大的蛇身被少年死死拽着,在空中肆意地挥舞着,不时就与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令她一时间都有些插不进手,只能在外头厉声怒斥。
  然而,面对少女的威胁,宁羽恍若未闻,把青竹蛇接着重重地摔了一顿,尔后松开手,任其朝着塔的外围飞去。
  轰!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青竹蛇直接一头撞上了镇魂塔的内壁,就仿佛撞上了一面大钟,荡开阵阵回音。
  “不会吧?”
  “这……到底谁是人,谁是妖?”
  ……
  场外,一众群众都看懵了,甚至有人以为自己还没睡醒,不禁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睛,可无论他们有多么错愕,多么难以相信,摆在众人面前的,却是实打实的,无法否认的现实。
  实力足以比肩第四层妖孽的青竹蛇,在这来路不明的少年手中,竟然如同玩物一样,毫无任何还手之力?
  而且,这还是它展露了魔兽本体的情况下!
  恢复了真身的竹叶青,凭借其二阶魔兽之力,居然都在正面交锋中败下了阵来,被眼前其貌不扬的少年撵着到处蹂躏……
  这一结果,令众人不由得感到一阵哑然,回过神来以后,又有些哭笑不得。
  魔兽在肉体方面有先天的优势,这是修真界许多人的共识,怎么到了今天这一场就反过来了?
  “这个少年……倒是有点意思。”
  殿宇之中,一头灰发的泰陵城老城主目光投向着镇魂塔的第四层,脸上露出了一丝赞许的笑容,饶有兴致地继续观望着。
  “确实不简单。”一旁的东阳城主点了点头,赞同道。
  但凡能坐在这个殿上的,身份都绝对不凡,皆是南域中真正有分量的存在,各个眼神无比毒辣,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宁羽气息还不稳定,显然是刚晋升筑基期不久。
  这修为虽说不弱,但若是放眼这一层的话,也只能勉强排到中下游去。
  而萧颖儿是什么人?
  毒蛇谷百年难得一出的妖孽,又是千毒老人唯一的嫡孙女,其实力在场众人都有目共睹,光论修为的话,绝对是第四层中排得上号的存在,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轻易干掉梁茂才那样的人物?
  况且,她身边的那头竹叶青也不简单,其实力绝对足以媲美一位筑基期的惊世奇才,结果,这样的两尊凶神,在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手中,不仅占不到任何便宜,竟然反而还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应该是修炼了某种炼体之法。”堰山城主上下打量了宁羽一番,摸了摸下巴,如此推断。
  永宁城主微微点头,补充道:“能有这等威力,硬撼二阶魔兽,此术品级不低啊。”
  “在筑基期手中,一般地阶灵技也没这威力吧。”
  “恩,至少也是地阶中级。”
  ……
  镇魂塔,第四层。
  经过先前的一番闹腾后,入口处早已毁得面目全非,只剩漫天飘散的灵气余波,和一地的蛇血。
  “你这家伙……”
  萧颖儿的脸像阴了的天,灰蒙蒙黑沉沉的,仿佛下一秒,狂风暴雨就会奔袭而至,不过,她没有立马发作,而是抬起手,将远处遍体鳞伤的青竹蛇先行收了回来。
  硕大的蛇身在半空中不断缩小,一直恢复到了最开始的模样,然后飞入了她的掌心,只见萧颖儿动作迅疾无比,二话不说,直接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粒丹丸,塞入了小青竹蛇的口中。
  在丹药入体之后,青竹蛇原本不断萎靡的气息逐渐稳定了下来,之前虽然没有被宁羽蹂躏得失去意识,可眼下这状态,想继续参战,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了。
  “嘶!嘶!”
  跟着萧颖儿在毒蛇谷蛮横无理惯了,这头竹叶青何时受过今日这样的气?如今恢复了一点元气后,就怒睁着眼,向着宁羽疯狂挑衅。
  看到它这副模样,宁羽眉毛微微挑了挑,不由得被勾起了一丝兴趣。
  他也没想到,眼前这头二阶的青竹蛇居然会这么经揍,被他痛扁了这么久,都依然这么桀骜不驯,还敢继续向他出声挑衅。
  由此也可见得,这头青蛇的血脉绝不寻常,与一般的二阶魔兽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似是想到了什么,独自在原地嘀咕道:“话说,二阶魔蛇的蛇胆和内丹,可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听到这话,远处的小青竹蛇犹如惊弓之鸟般,吓得心胆俱裂,整个身子都剧烈颤了颤,再次看向少年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惊恐!
  它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似不显锋芒的少年,居然会这么野蛮霸道,甚至还把主意打到了它的蛇胆和内丹头上!
  这两样东西可是每一头蛇族的命根,故而宁羽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直接把小青蛇的魂都给吓走了一半。
  根据少年之前蛮横无比的行径来看,青竹蛇丝毫不怀疑他话的真假,甚至一刻也不敢再在外面多待,直接回过头,夹着尾巴飞速逃回了少女的袖中。
  “你……”
  萧颖儿一脸愤懑,气得银牙都快咬碎了,少年如此举动,无疑是根本没把她和毒蛇谷放在眼中,在赤裸裸地打脸!
  不过,她虽然怒火中烧,却没有失去理智,经过先前短暂的交手,她内心实际上也十分清楚,眼前的这位少年,绝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紧了紧手中的长剑,她的气息也终于不再收敛,连绵的青绿色灵气不断从丹田处溢出,瞬间就飘满了她的周遭。
  像是原本平静的海面上,突然飘来了一连串的乌云,只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演变成了呼啸的狂风骤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