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大军逼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强的灵压!”
  “这萧颖儿,居然藏得这么深?”
  场外,一众围观之人看到这一幕后,不由得纷纷色变。
  他们虽然知道萧颖儿妖孽,但不管怎么说,她之前表现出的修为,都只能排入第一梯队,与前边的人还有一段距离。
  可现在,萧颖儿显露出的实力,完全能够跻身一线顶尖之流了,也就是说,她先前跟梁茂才交手时,甚至都没有用全力?
  看着半空厚重无比,仿佛下一秒就要整个压下的青绿色云朵,宁羽的脸色在这时也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凭借过人的灵识,他也察觉到了眼前少女的修为比自己高了绝对不止一个段力。
  如果单论修为的话,他显然不可能是少女的对手,不过,他心性过人,又有苍龙啸和青白两气加身,真要斗起来的话,也不见得就怕了她。
  “接招!”随着话音响起,萧颖儿一个箭步飞射而出。
  其手中的长剑就好似一道霞光,牵引着漫天的青绿色云霞沉沉压下,其声势之汹涌,仿佛能将一座城池都瞬间摧垮!
  “碧云杀!”
  在其剑尖的指引之下,连绵不绝的青绿色灵气像是活过来了一样,狂躁着、沸腾着向下奔袭而去,就好像要将底下之物彻底吞噬!
  在这好似洪涛巨浪般的绿云中,宁羽感觉到了一丝毁灭的气息,其中蕴含的能量,已经超越了寻常的地阶灵技。
  故而,他丝毫不敢迟疑,弓下身来,右手掌心处的灵气就像涌泉般喷发而出,在手掌外疯狂汇聚,不断凝实,转瞬间就形成了一个青色的龙头虚影。
  在宁羽晋升灵师以后,实力可谓有了一个巨大的飞跃,对灵气的掌控愈加的炉火纯青,施展起地阶灵技来也是熟练了不少,若是放在之前的话,掌心凝聚了如此恐怖的灵气量,苍龙虚影早就不受控制地奔袭出去了。
  不过,其野性虽然被宁羽压下了些许,却依然骄狂躁动,止不住地咆哮,仿佛立马就要腾空而起,冲破这镇魂塔的束缚,直闯九天云霄!
  “苍龙啸!”
  话音落下的瞬间,青色龙影彻底狂暴了,仿佛有万千飞龙在空中咆哮,此起彼伏,气势恢弘,甚至盖过了漫天的绿色云霞。
  轰!
  两股力量的冲撞下,仿佛连塔壁都要被震塌了,在抑制不住地剧烈颤动。
  此时,一声更为恐怖的龙吟响起,只见青色巨龙鸿光大盛,仰天一阵怒吼,直接震散了整片云霞!
  这一刻,不光是场外的观众,就连殿宇之中的一众大能们也惊呆了!
  要知道,毒蛇谷的碧云杀,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地阶中级灵技!而且,在萧颖儿这样的妖孽手中,此术的威力还要再强上三分。
  而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在修为被对方压制的情况下,都能将此术给破了去!
  然而,虽然外面像炸开了锅一样,在激烈讨论与争执,内部的两人却是浑然不知,正在疯狂交手,见招拆招,根本无暇分心。
  砰!
  宁羽刚猛无比,尽管在修为上略逊对方一筹,可在气势上却丝毫没有半点逊色,直接一拳砸在剑身之上,震得长剑铮铮作响。
  这下,就连傲气如小妖女的萧颖儿都有些看不懂了,秀眉都忍不住蹙了蹙,看向少年的眼中满是困惑与不解。
  这家伙,到底是人还是妖?她心中忍不住惊疑道。
  先前光凭肉身痛揍青竹蛇也就算了,如今仅凭一双拳头,居然能够和她的地阶法宝硬刚?这恐怖的肉身强度,简直让她有些匪夷所思。
  青绿两色的灵气在空中交叉而过,擦出剧烈的火花,而碰撞出的余波像涟漪般荡漾开来,一直往外扩散,最后湮没在遥远的黑暗深处。
  不过,就在两人战得正火热之际,连接第三层的通道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隆隆的异响,其声势之大,一时间甚至还盖过了场中宁羽两人。
  像是座座山峰接连崩断坍塌,又像是有千军万马正纷沓而至,连第四层的地面都忍不住开始摇晃震动,仿佛下一秒就要在这场暴动中彻底碎裂塌陷。
  “怎么回事?”萧颖儿也意识到了这里的异样,暂时停下了手,警惕地望着下方,眼中满是不解。
  这时,宁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抽搐,露出了一脸苦笑不得的表情,他在登上这一层之前,曾在第三层闯下了弥天大祸,惹得那里一片混乱,无数的傀儡兵在躁动下暴走,也不知道连累了多少人。
  如今看这动静,该不会这些傀儡一路追到这里来了吧?一想到此,他的背后就一阵发凉,在原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第三层的傀儡,虽说灵智不高,但实力绝对不俗,筑基期以下的存在要是碰上了,得头疼好一阵子,更何况,他们的数量无比惊人,当初汇聚起来之时,根本就是黑压压的一片,看得人头皮发麻。
  碰上了这群索命使者,哪怕是年轻的灵师们,也不可能在里面坚持两个呼吸的时间。
  轰!!
  终于,在数声惊天巨响过后,骚动的元凶总算是露出了各自的真面目,通道处,一位接一位的年轻灵师一边混乱出手,一边从出口处飞掠而出,每个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挂了点彩,更有甚者,连衣物都已经残破不堪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早已没了刚进来时的整洁模样。
  见到这一幕,宁羽心底的大石也是落了下来,下意识地松了口气,依这样看来,那第三层的傀儡应该也是无法越界的,否则的话,一旦冲上这第四层,就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得遭殃……
  “该死!”
  “终于上来了!”一些人灰头土脸,连头发上的束带都被扯烂了,披着头散着发,冲出通道以后,甚至不禁想破口大骂,不过最后都还是忍住了。
  这帮人一个个都是从死里逃生,面色无比凝重,只要一想到先前的场景,脊背就止不住地发凉,内心一阵后怕,也不知道他们在底下到底经历了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