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灵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一战,一直持续了两天两夜……
  三人大战所过之处,山崩地裂,海啸天塌,仿佛连这片山河都在哭泣,接连三日下起了倾盆的暴雨。
  最终的结果是,一位灵王被苏焱拼得当场陨落,而另外一人,也是身受重伤,落下了难以清除的隐疾,回到宗门之后,就没有再露过一次面。
  这一结果,在当时的南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苏焱才修炼了多久?跟另外两个老妖怪相比,他的修炼时间实在太短太短了,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劣势的情况下,他面对两位灵王级的存在,居然还以能一敌二,击杀一人,且重伤另一位,如此光辉的战绩,试问南域当中,还有谁人能做到?
  就算是苏家那几位所谓的老祖,看到这一结果后,都是自叹弗如,惭愧不已。
  当然,苏焱自身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被那位老妖怪的临死反扑所重创,浑身鲜血淋漓,气息微弱到几乎不可闻,已经一脚踏进了鬼门关,一度濒临死亡的边缘。
  他先前那般疯魔,在南域树敌无数,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将他除之而后快,在看到他奄奄一息的样子后,之前一直在外围隐忍着仇家们都按耐不住了,纷纷现身,想要取他首级。
  最后,还是苏家的一位老祖出手,退去众敌,将他给救了回来。
  那段时日的南域,几乎是满目疮痍,真正意义上的元气大伤,各地都是一片凄凉之景,昔日的繁华就如同梦幻泡影,在顷刻之间就烟消云散了。而始作俑者苏焱所在的苏家,自然也就成了众矢之的,在当时几乎人人唾弃,名声一落千丈,是所有人都不齿的存在。
  在经过这一役后,天河城被摧残得面目全非,一些附属势力纷纷选择叛离,苏家也是真正伤到了根基,一直过了十数年,都没有从中缓过气来。故此,苏焱也一度被人称为是宗族的罪人,更有人认为,与其让他拖着残废之躯苟延残喘,令家族徒增骂名,不如趁早将他制裁,给外界一个交代。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势头愈演愈烈,为了决定他最终的结果,族内甚至分割成了两派,终日争执不休。
  到后来,还是那时候的家主出面,硬生生压下了群情激昂的众人,且下了严令,日后谁也不得再讨论此事,若有违抗者,直接驱逐!
  随后,众人就再没听说有关于苏焱的事了,也不知道他最后究竟是生是死,一切的消息都被苏家封得严严死死的,时间一久,世人也就逐渐淡忘了。
  倒是那位身受重创的灵王,在那一战中落下隐疾以后,再也没能缓过气来,最终数年之后,在渡千劫期的一场大劫之时,暗疾复发,黯然饮恨在了当场。
  两颗大树倒下了,自此之后,南域的这两大超级势力日渐没落,最后从此销声匿迹,彻底淹没在了时间的滔滔大浪中。
  没有了这两大势力在背后支撑,其余那些与苏家敌对的小门派顿时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失去了和苏家叫板的资格,没过多久就变成了一滩散沙,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当中。
  反观苏家,在那段黑暗的岁月里,其家主一直在尽力稳固着宗族,令苏家没有因为矛盾而分崩离析,这才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慢慢恢复了过来,并且,在忍受千夫所指的重压下,苏家的后生晚辈中人才辈出,一位接一位的宗族弟子选择了云游四方来进行历练,令家族之名重新响彻南域,也逐渐打消了世人对苏家的偏见。
  没有被那段黑暗的历史所吞没,而是选择了坚持和隐忍,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的苏家能够站到南域之巅的原因。
  再后来,就是那位家主退位,一批新的英才接连涌现,苏家蒸蒸日上,渐渐地有了南域霸主的雏形……
  在那以后,苏焱的名字就再也没有怎么被人提过了,一代新人换旧人,慢慢的,人们也就忘了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
  就是这样一个将南域搅得天翻地覆的人物,如今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苏焱的眼眸中,闪烁着黯淡的辉光,那道光若隐若现,忽明忽暗,就仿佛是历经了沧海桑田之后,才涌现出的一点光芒。
  “我只是想来看看,南域现在的后生晚辈罢了。”他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这般淡淡地说道。
  哪怕对于慧海而言,苏焱此人都是一个只活在传说中的人物,如今得以亲眼所见,内心也是一阵复杂与感慨。
  他摇了摇头,低头轻叹了一声,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当日做出了那样的行径,双手沾满了罪业,残害无数生命,致使南域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像你这样的人,如今居然还会在意这些晚辈?”
  面对慧海有些刺耳的话语,苏焱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默默地看着镇魂塔内努力拼搏着的年轻一辈,嘴中说道:“我只杀其心可诛之人。”
  闻言,慧海眉头微皱,本欲再说,却被前面的伽蓝大师伸手给拦了下来。
  “算了吧。”
  伽蓝大师朝着慧海摇了摇头,“这世间,本就是纷争不断的,有的时候势比人强,孰对孰错,又有谁说得清呢?”
  虽说南域那场暴乱,是源于苏焱之故,可归根究底的话,若是其他人不先动手,害得其道侣身消道陨,他又怎么会陷入那般的疯魔之境,做出那样的疯狂之举?
  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对与错,所谓善恶,所谓是非,只是个人片面的认知罢了。
  “如今的你,竟然还会选择待在苏家,这倒是我未曾想到的。”伽蓝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复杂之色。
  当初,他年少轻狂,目空一切,最终为家族招来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令不少本族之人都心生怨念,对他恨之入骨,想要将其除之而后快。
  “不过是一副臭皮囊……待在哪里,对现在的我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苏焱自嘲一笑,接着道:“这天下虽大,只可惜,却没有能容得下我苏某的地方。”
  一位足以傲世南域古今的盖世强者,此刻,却仿佛一位暮色沉沉的病态老者,被一抹难以名状的阴霾所笼罩,全然没有了昔日的霸气。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天下青山一样,待在哪里,又有什么分别?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都是在流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