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拔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轰!轰!
  接连数声巨响在第四层深处炸开,使得地面都一阵微微晃动。
  在靠近西面的尽头,十数位年轻的筑基期奇才汇聚于此,各自散发出来的气息都超过寻常的一阶灵师,显然都是南域年轻一辈之中真正拔尖的存在。
  不过,众人现在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该死,怎么就是破不开!”
  这十数人,或是形单影只,或是两两成对,彼此之间互相提防着,都保持着十分微妙的距离,各自疯狂轰击着眼前的石壁。
  在这里,曾有人亲眼看到通天山的那名少年,一人一剑,只简单的一招就破开了眼前的屏障,遁入到了另一面空间中。
  怎么轮到他们时,这石壁就仿佛成了磐石一样,纹丝不动?十数人各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是勉强将壁面刮花,连一丝裂缝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甚至这些被刮花的地方,在经过几个呼吸之后就彻底恢复了原样,使众人顿感无力与挫败。
  “不好,镇魂塔内的威压越来越强了!”其中一名男子察觉到了环境的异样,连忙向身旁的另一位同伴提醒道。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正在持续轰击着壁面的另一位同伴男子听到之后,脸色也是愈发的难看,手上青筋暴露,又是加了几分力道,疯狂地向前砸去!
  “给我破啊!!”
  ……
  第四层西面,不远处。
  “师兄,我们到这来干什么?”白衣女子脸上满是困惑,忍不住问道。
  此人正是来自云空山的那位小师妹,白衣男子在一路杀上第四层之后,费尽心思,总算是成功找到了她。
  “不是说最早那一批人,突围就是在那个地方吗。”白衣女子伸出手,指向原先众多奇才汇聚的那个方向,不解道:“我们怎么反而越走越远了?”
  “嘘。”
  白衣师兄正全神贯注地关注着他手中的一块罗盘法宝,头也没空回,只是简单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就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罗盘和周围的石壁上。
  “最初那帮人突围的地点或许是在那里没错,但是啊,你可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他一会儿看向罗盘,一会儿又拿手敲一敲石壁,探索之余还得向自己这个小师妹解释,可谓是一心三用,忙得不可开交。
  “如此高明的禁制,怎么可能会一成不变呢?刚才那处石壁的恢复能力你也看到了,明显不是我们现在的实力能够破开的。”
  听到这,白衣女子也是仿佛悟到了什么,惊讶道:“你的意思是……原先那处地方,已经不是最薄弱的点了?”
  白衣男子点了点头,道:“这毕竟是疑似灵王级存在布下的东西,即便是某一处出现了问题,也必然会留有补救手段。”
  “从先前石壁恢复的情况来看,其采取的办法应该就是调动禁制他处的灵力来修补创伤,并且为了防止敌人故技重施,补修完毕以后的石壁肯定要比原先来得更为坚固。”
  “原来如此。”白衣女子恍然大悟。“难怪之前那群人才轰击了那么久都没能破开……”
  “没错,以那块地方现在的坚固程度,恐怕就算是筑基期五段的绝世奇才来了,也是束手无策。”
  “不过,万事皆有定数。”白衣师兄一边仔细观察着,一边接着说道:“镇魂塔就这么大,灵气就这么多,哪怕灵王级存在再怎么强大,也还没有到无中生有,逆天改命的程度。”
  “所以,灵气既然已经用于补充了那块地方,那么整个禁制中势必会出现其他新的薄弱点,并且肯定不会离原先的地方太远……”
  白衣女子听得目瞪口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这位在山上总是游手好闲,且有些玩世不恭的师兄,心思竟然会如此细腻,其思路之清晰,简直令她刮目相看!
  “找到了,就在这!”在敲打完其中一块石壁后,白衣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对着身后的师妹道:“师妹,帮我护法。”
  “好!”
  白衣女子明白到了关键时刻,分心不得,立马上前将白衣男子护在身后,聚精会神地戒备着四周。
  ……
  轰!!
  随着一阵猛烈的撞击,塔壁四周尘土飞扬,余波经久不息。
  “不行,也不是这里。”宁羽摇了摇头,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
  随着镇魂塔内威压越来越强,留给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若是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内再找不到突破口,恐怕就真的会因为扛不住重压而被驱逐出场。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得赶快……”就在他刚欲前往下个地点时,突如其来的一股气息让他浑身一个激灵,瞬间抑制不住地朝离自己不远的某个方向看去。
  不光是他,第四层中超过半数的人都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股气息,顷刻间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是?!”
  还在拼命轰击石壁的年轻灵师们都纷纷停下了手,遥望向那灵气溢出的方向,忍不住惊呼道:“有人突围了?”
  仿佛一颗火星子落入了干燥的灌丛当中,只一瞬间就引燃了全场!
  “快,快!”
  “该死,突破口怎么会在那边?!”
  整个镇魂塔第四层都顿时躁动了起来,有焦急的,有疑惑不解的,各式各样的声音充斥了这片空间。
  超过九成的人都拼命朝着灵气溢出的方向狂奔而去,随着越来越猛烈的威压,所有人心中都充满了焦躁与不安,而此时横生的这一变数,很有可能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
  “师兄,大事不好了!”白衣女子惊呼道。
  在看到白衣师兄真正成功破开石壁的那一刻,她内心是说不出的欣喜,不过紧跟而来的麻烦却让她霎时间慌了神。
  在她的感知中,仿佛这整个第四层尚存的人都疯了似地朝这边涌来,其数量之多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能够留到这时候的,都是真正的天骄人物,即便是一对一都不一定能讨得了好,若是被众人群起而攻之,两人是根本不可能阻挡得了的!那样的话,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等于是白白给他人做了嫁衣。
  “嗯,我也发现了。”白衣男子面色凝重道。
  百密一疏,他没有料到另一面空间的灵气会如此的精纯与特别,在转瞬之间就传遍了整个第四层,这下他们二人无疑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成了其他所有人的目标。
  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他额头冒出,此时的他顶受着巨大的压力,手中却是丝毫不敢有半点松懈,竭尽所能地输出着灵气,想尽可能地将裂缝撕开至可供一人通过的大小。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白衣男子心中焦急地默念道。
  他体内的灵气仿佛不要钱似的疯狂涌出,由于过度消耗使得脸色都苍白了许多,双手死死控制着裂缝的边缘,拼了命地向外撕扯。
  终于,像是达到了某一个微小的临界点一样,裂缝的阻力骤然降了下来,其自然复原的速度也是减慢了许多,白衣男子只需要正常地输出灵力,就能维持住裂缝不让其封闭。
  不过只要他一撒手,禁制便会立刻从其他地方调动灵气来修补,怕是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恢复原貌,甚至于变得比原先更为坚固。
  “好了!”白衣男子激动万分,连忙说道:“师妹,你先进……”
  话还没说完,只见白衣女子像是收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般,脸色在骤然之间就变了。
  “师兄,当心!”
  就在这时,虚无之中突然窜出一道红色身影,毫无防备的白衣男子在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回过头,只勉强捕捉到一丝剑影。
  可那浑然天成的剑身反映出的寒芒,却在一瞬之间刺痛了他的眼睛!
  意识到大事不妙,可现在的他却双手都被裂缝所牵制着,想抽身都做不到!
  恍惚之中,他仿佛听到师妹说了些什么,可听不仔细,勉强睁开眼,只瞥见一道白色倩影挺身而出,迎上了那锐不可当的一剑!
  “不!”
  轰!
  随着他的呼喊一同响起的,还有两柄兵刃相接所碰撞出的惊天轰鸣!
  在他终于能完整的睁开眼,看清面前的事物时,只看到他那位不谙世事的小师妹在空中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一口鲜血吐在胸口,白衣上赤血殷然,只片刻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当场。
  “师妹!”
  白衣男子目眦欲裂,他此刻已看清了来人,正是当初跟他在第一层缠斗了许久,那位赤云楼最年轻的银牌刺客,幽刃!
  这等阴冷的存在潜藏在所发出的蓄力一击,其威力不用想也知道有多恐怖!他这个筑基期四段上去都不一定能接的下来,自己的小师妹才仅仅筑基期二段的修为,这样迎上去简直是找死!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就连幽刃也没想到这个白衣女子居然会挺身而出,来挡自己这冷血无情的一剑。
  待到他回过神来之时,许多后来者也已经赶到,众人一眼就发现了两人身后的裂缝,目光无比炽热。
  “果然就在这!”
  同时,也有细心之人发现了裂缝的异样。
  “不好,已经开始收缩了!”
  “快,赶紧!”
  幽刃轻哼了一声,也明白再拖下去对自己不利,果断就往不远处的裂缝冲去。
  铮!
  就在这时,一道拔剑之声仿佛惊雷一般在众人的耳畔炸响。
  随后,只见白衣男子执剑一挑,一道十丈长的白色剑气狂啸而出,其体型之大直接是从底部顶到了第四层塔顶,劈得地面都直接崩裂了开来!
  不光是外界的看客,连原本打算硬闯的一众奇才都全部当场愣在了原地,看向白衣男子的目光中已经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一道一道金色的符文攀爬上白衣男子的脖颈,他的目光如寒铁般冰冷彻骨,盯着自己不远处的红衣男子幽刃,冷冷说道。
  “你要去哪?”
  ……
  外界,大殿之上。
  原本南域的各路门主,大人物都还在推杯交盏,谈笑风生,聊得不亦乐乎,毕竟他们中绝大部分都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阅历非凡,眼界也极高,镇魂塔内虽然竞争无比激烈,能真正引起他们关注的却很少。
  可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场中的异变,正相谈甚欢的大人物们一下子都愣住了,尔后纷纷将注意力投向了第四层内,那气势汹涌澎湃,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的白衣男子。
  即便双方如今相隔甚远,他们依旧能清晰地感觉到此人身上那股气吞山河之势,正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
  “怎么会这样?”
  “此子的修为……”
  白衣男子一爆发,连在场的大人物们都有些惊住了!
  要知道,这镇魂塔可是苏家少有的几件顶尖法宝之中,威名极大的一个!在古时不知道排除了多少艰难险阻,力克了多少强敌。
  而眼前的白衣男子看上去年龄也就二十不到,仅仅筑基期的修为,突然之间爆发出的气势有多惊人不说,一挥剑,居然直接把镇魂塔第四层的地都给劈裂了!这让他们如何敢相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