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摧枯拉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坐在客席上位的堰山城主喝了口酒,笑着说道:“难怪这广云老头此次没来赴宴,怕是早早就准备好了这个惊喜,故意想折煞我等。”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不过,到了他们这一境界,自然不会去计较这些。何况这真元宝术又是当年在两域之战中建立过赫赫战功的无上绝学,如今虽然还没成型,可对他们来说也至关重要。
  现在陆离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已经超过很多一般的灵宗了。
  “老毒怪,你刚才不是还很能的吗?”
  另一旁,桦丰谷的端木道人忍不住打趣道:“现在除了前边那几个妖孽之外,连广云老头教出来的弟子也在你孙女之上,怎么样,是不是很气?”
  坐在边上的千毒老人怒哼了一声,没有搭话。
  比他孙女厉害?这不是废话吗!
  仗着这真元宝术,寻遍整个镇魂塔内有几人能与他为敌?
  ……
  轰!轰!轰!
  又是数剑劈出,整个第四层地面都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无数细尘从顶上抖落而下。
  面对着这如同山洪海啸般的追击,幽刃只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住了,呼吸一阵困难,既然避无可避,只能咬紧牙关,硬着头皮去迎击了。
  “赤月!”
  他一翻手,唤出一柄血红色匕首,其刀面平滑如镜,光华流转,赫然竟是一件地阶法宝!
  慌忙之中,他找到诸多剑气当中较为薄弱的一点,当即将通身灵力都注入了匕首当中,想要集中于一点突围。
  “给我破!”
  他的面孔随着咆哮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手中的血红色匕首杀意滚滚,在数息之后轰然撞上了一道剑气!
  嘭!
  就在相撞的那一瞬间,幽刃后悔了。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两人此刻的实力会相差这么多。同为筑基期三段,自己又有一件地阶法宝在手,居然连一丝招架之力都没有,在碰到的一瞬间就被摧枯拉朽般的彻底击溃了。
  一股浓郁的腥味充斥着口腔,下一秒,鲜血就如同不要钱似的从他嘴里不断吐出,脸色瞬间化为惨白。
  “咳,咳咳……”
  而边上,那群后来赶到的人在见到这一幕后都彻底看呆了!
  只一剑,直接劈得筑基期三段的幽刃重伤吐血?这未免也吓人了一点吧!
  幽刃弓着腰,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青紫的瘀痕。他的嘴角处挂着一丝血迹,脸庞上一处殷红格外明显,鲜血从那里流下,触目惊心!
  “该死!”
  他眼中有着恨意,在心底暗骂了一声后,当机立断,转身就往围观的人群中冲去!
  这一举动,无疑震撼到了场内场外正在观战的许多人。
  血云楼,以残暴嗜血闻名,幽刃更是其中最年轻的银牌刺客,如今居然被人碾压到只能狼狈逃窜?!
  “……真元宝术,真是不可思议。”
  外界的大殿上,梁德元神情复杂,眼中毫不掩饰对这一秘术的欣赏与渴望。
  只是,这一秘术何其珍贵,青云真人亲自布下的封印,连苏家的灵王去了也是束手无策。再者因为其背后的故事,几乎无人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否则必然会被全南域群起而攻之。
  “哪里走!”陆离大喝一声。
  他怒不可遏,胸中积压的怒气犹如火山一样爆发了,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了很远很远。
  铮!
  只见他紧随其后,凌空跃起,纵剑一劈,真元激荡,一道迅疾如风,凌冽如罡的九丈纯白剑气便从剑尖处喷涌而出,撕裂空气,呼啸着,携摧枯拉朽之势,毫不留情地朝着红衣男子消失的方向斩去!
  这一剑,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色变!
  面对着狂啸而来的剑气,闻声而来的人群顿时如鸟兽般惊慌逃散。此等威势,已然是远远超越了寻常筑基期天才所能达到极限,让人完全生不起一丝想反抗的念头。
  “啊!”
  “不要,救……”
  只是,这一剑太过恢弘迅捷,几乎是在转瞬之间就扑到了众人的面前,使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惶恐的哀嚎与不甘的嘶吼交织在一起,白色光束此起彼伏,在这块封闭区域中释放着它的光芒……
  镇魂塔外,苏家的太卿长老苏胤双目紧闭,盘坐着,悬浮于塔侧的半空之中。
  除他之外,还有不下十位的灵宗长老分散于镇魂塔四周,每当他们手上稍有动作,便有一位年轻奇才被挪移而出,失去比赛资格。
  纯白剑气划过人群,狂风似地迎面撞上了远处的镇魂塔壁,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直到这时,盘坐着的苏胤才缓缓睁开眼睛,心情复杂地长叹了一口气。
  真元宝术,可不像其名字那般神圣亲和,千年前的赫赫威名,几乎可以说是用鲜血浇灌出来的,乃是真正的杀伐大术!
  故而在陆离向人群出手的那一刻,他与其他一众长老就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小觑和怠慢,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一直以来,他都以很高的标准来看待这为南域立下过汗马功劳的无上秘术。只是到了此刻他才发现,自己一直以为的高估,到最后,还是低了!
  “第四层的人数,整整缩减三分之一……”
  另一位灵宗级的长老闭目估算了一会儿,才缓缓道出了这令人震惊的消息。
  ……
  混乱当中,一位年轻男子看了眼正逐渐缩小的裂缝,忍不住咬了咬牙。
  “时间不多,拼了!”
  当机立断,顿时拼了命似地朝那掠去。
  “休想!”
  在场之人也都不是傻子,几乎所有人都对唯一的通道虎视眈眈,又怎么会任由让其他人趁乱偷跑?
  在年轻男子稍稍露头的那一刻,无数道灵气匹练纷涌而至,刹那间就将其轰成了一道白光。
  不过,他的这一举动无疑成了导火索,时间本就所剩无几,那杀神般的白衣男子又追血云楼的幽刃去了,剩下的裂缝一下子就成了无主之物,令众人心头一阵火热。
  然而就在这时,所有人的身形陡然一滞,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齐刷刷地朝另一个方向看去。
  只见一缕缕细若游丝的特殊灵气从黑暗中远远飘来,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与眼前裂缝中溢出的灵气毫无二致!
  “这……”
  “怎么回事?”
  在场的都不是愚人,经历短暂的失神后便立马清醒了过来。
  “又有人突破屏障了?!”有人惊呼道。
  ……
  远处,一个清冷之地。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分割第四层障壁的一角骤然破碎,磅礴的特殊灵气仿佛找到了另一个突破口,不断的朝着外部宣泄而出。
  “成了!”看着眼前被破开的缺口,身形魁梧的男子咧嘴笑道。
  一旁的黄色长衫男子轻笑着点了点头,道:“虽然不知道那位抢先我们一步的人是谁,不过倒是帮我们省去了不少麻烦。”
  这两人正是先前刚碰面,同来自泰陵城的金鼎门杨虎和静月阁元良。
  二人都是天纵之才,又占了些许便宜,合两人之力下,破开的口子竟比先前陆离的都要大了一圈。
  “时间多不了,我们抓紧吧。”元良轻声道。
  破开屏障后,两界的隔阂短暂消失,他此刻能清晰感受到另一面中,为数不多的几道灵气正缓缓前进。
  杨虎点了点头。
  金鼎门出身的他虽然神识不如静月阁弟子那般敏感,可此刻处在另一面的几道身影无一不是天赋绝顶的奇才,爆发出的灵气汹涌澎湃,犹如黑夜中的亮着的几盏明灯,让他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走吧。”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