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落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要结束了。”端木老人轻声道。
  镇魂塔内的威压现在已经提高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程度,凭筑基期的实力,已经很难再待下去了。
  就在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集中在了一个人身上。
  “陈师兄!”七星书院的一众弟子忍不住惊叫出声来。
  只见排在首位的陈靖在忍受莫大压力的情况下站了起来,缓缓向前迈出了脚步。
  在场但凡眼尖之人,无不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在他们看来,陈靖的气息明显比先前还要凝练一些,竟是真的在这种环境下取得了些许突破!
  “不愧是七星书院的次席。”外界有人感叹道。
  “陈师兄,加油啊!”七星书院的小师妹既惊喜又担忧,心绷得紧紧,急得满脸通红。
  孙舟看得心急如焚,如坐针毡,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直打转转。
  “还剩三步,还剩三步……”
  陈靖每抬起一步和每落下一步,都像是一次对他的巨大考验和折磨,汗珠子直往下掉,仿佛被数个无形的大石压着,身体不听使唤的颤抖。
  而当最终踏上那阶梯时,所有压力在顷刻间烟消云散,他仿佛一下被抽空了。
  与此同时,外界七星书院的一众弟子群情鼎沸,欣喜若狂,全都肆意地欢呼了起来。
  孙舟激动得面红耳赤,道:“看到了吧,七星书院才是南域第一!”
  场中还剩下八个人。
  在陈靖登顶后不久,排在末位的男子便抵抗不住压力,被传送了出去。
  “没时间了。”第三位的男子轻叹一声,起身想做最后的尝试。
  可惜,他并没有取得什么突破,面对越来越强烈的威压,最终半路便化作白光消失了。
  接着消失的是第二位,相比于其他人,他的位置更靠前,急剧增加的压力突破了他的防线,瞬间像海啸般将他淹没了。
  “不行了,拼了!”排在第七位的男子见状,也知道拖下去没有意义,选择放手一搏。
  可惜这最后一段路宛如天堑,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法跨越,最终只能含恨离去。
  看着在场之人一个接一个的消失,排在第四位的元良似有所感,看了一眼身后的杨虎。
  仿佛感受到了其目光和目前情势的严峻,杨虎也睁开了眼,向他看去。
  “时间不多了,你不试试吗?”元良开口道。
  杨虎摇了摇头,“我自己几斤几两,心里难道还没数吗?既然没能突破,那这第五层怕也是没戏了。”他顿了顿,接着道:“倒是你,再不上去可就来不及了。”
  听到他的话,元良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怎么,很意外?”杨虎笑了笑,不以为意道:“你这总爱顾忌别人的臭毛病,是时候该改一改了,我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
  说完,他便捏碎了玉石,消失在了原地。
  元良苦笑着摇了摇头:“还是瞒不过你。”
  在众人聚焦的目光中,他缓缓站起身,朝着最后的阶梯走去。
  “看,又有一个人动了!”
  这场试剑大会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尾声,整个第四层都只剩下宁羽三人,故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外界的眼睛。
  “他想冲击那第五层?!”众人的脸上都有些错愕。
  要知道刚才前仆后继失败了这么多人,那登上第五层的难度可想而知,原以为剩下的人会选择退而求其次,去争一个四层第一人的名头,结果却出乎众人所料。
  “哦?”大殿上,泰陵城的老城主浑浊的眼中闪过一抹光亮,“是静月阁的小家伙?”
  身为一城之主,他和静月阁还有金鼎门都交情匪浅,对小辈们虽然有点印象,却不太深刻,元良此刻突然冒头,他这才回忆了起来。
  这时,场外的众人突然发出一阵惊呼。
  “好快!”有人大喊道。
  只见元良提起一口丹气,快速地朝阶梯走去,脚下竟没有丝毫停顿!
  “这人藏得好深!”许多人惊讶得脸色都变了。
  元良此刻表现出的实力,显然跟前面几人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他现在所展露的手段,已经直逼先前成功登顶的陈靖了!
  “唔……”
  突然,元良眉头微皱,发出一声闷哼。
  在距离阶梯还有十步之遥时,他停顿了,就这样站在了原地数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迈出下一步。
  “失,失败了吗?”有人疑惑道。
  从先前几人的表现中,他们也能感受到这最后一段有多难跨越,从比试开始至今,也只有南域年轻一辈中最惊才绝艳的那四人成功了,其中艰难不言而喻。
  然而,就在众人认为即将失败之际,元良却深吸了一口气,面色不改,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缓缓地迈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嗒!
  当他最后一脚踩上阶梯时,全场都安静了。
  “第五人?!”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有人疑惑道。
  “什么,静月阁?”
  “是泰陵城那个的静月阁?”
  底下之人议论纷纷,这第五个登顶之人的出现,也算是彻底让外界炸锅了。
  大殿上,苏云城眉毛微挑,有些意外道:“静月阁倒是出了个好苗子。”
  镇魂塔的威力,作为苏家之主,他自然再清楚不过了,原本在他看来应该只有两三人能登顶,没想到最终竟有五人成功,倒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可别忘了你们的承诺。”泰陵城的老城主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
  此子虽然和他并无太多瓜葛,但毕竟是从他泰陵城走出的,今日能斩获这等成绩,也让他感觉脸上有光。
  “这是自然。”苏云城笑了笑,接着道:“如今南域正值危难之际,我苏家怎可藏私?”
  他们会举办这场比试,并定下这等奖励,一方面是为了增加年轻一辈的经验和见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尽可能地提升南域一些顶尖奇才的实力,希望在将来两域真正发生冲突之时,能够有所助力。
  静月阁出现这样一个好苗子,他甚至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为了一卷典藏而赖账?
  “老毒怪,现在可只剩下两人了,其中一个还是你的宝贝孙女。”桦丰谷的端木道人笑着说道。
  “看样子,她很有希望拿到这层的第一啊。”
  大殿上,坐在下席的不少人也是纷纷点头,萧颖儿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虽然还比不上最顶尖的那几名妖孽,但在剩下的人中,已经是相当出彩的了。
  “不好说。”
  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在场的人都稍稍吃了一惊,暗道是谁在这会儿想驳千毒老人的面子?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上方的东阳城主摇了摇头,用饶有兴致的目光看向场中另一名少年,似乎对其充满了好奇。
  “恩,是他?!”下席的某位强者诧异道。
  在场的不少人这时才突然发现,好巧不巧,剩下的这名少年刚好是先前和萧颖儿爆发过冲突,在第四层入口处交过手的那位!
  因为少年的气息是这群人中最微弱的,故而他们先前都没怎么在意,随着人数越来越少,他们这才陆续认了出来。
  堰山城主笑着问道:“东阳,你更看好这名少年?”
  被问到的东阳城主点了点头,开口道:“胜负在七三之间。”
  闻言,在场不少人都是露出了有些错愕的表情,转头看了一眼千毒老人,却发现他意外的沉默,一句话也没有说,等于是变相承认了东阳城主的这一看法。
  果不其然,在几人话音刚落不久,萧颖儿的气息就率先出现了动荡,就像是一支即将燃烧到头的蜡烛,在片片风雨之间飘摇。
  宁羽这会儿也不好受,他的修为不如其他人,若是没有无名诀和和青莲花的两道灵气护着,他早就出局了。
  恍惚之间,他张开眼睛看了一眼身侧,发现萧颖儿刚好也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看到了他。
  两人四目相对的瞬间,周围的空气好像降温了不少,时间仿佛都冻结了片刻。然而,还不见两人有什么动作,塔内的威压就像挣脱缰绳的猛兽般,陡然拔高了一大截,刹那间将两人的意识给彻底撕碎了。
  晦气,倒霉。
  这是萧颖儿最后的念头。
  自己怎么每次见到这家伙都没好事,这不,才刚见面,就出局了!
  宁羽当然不会知道在这短短的几个呼吸间,自己已经成了对方眼中十恶不赦的大瘟神,他现在根本无暇他顾。
  看着萧颖儿先一步化作白光后,他再也无法抵挡周围越来越强的威压,这一刻,他已经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眼角余光中,他仿佛看见自己的玉石碎成了粉末,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