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金煌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晨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目。
  当宁羽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精雕细琢的玉床上,屋内的摆设极尽奢华,地板上铺着织缎绣的地毯,不远处的香炉内不知烧的什么,让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让人神旷心怡的香味。
  “你醒啦。”一声娇柔的声音响起。
  宁羽这才发现,自己边上还站着一个侍女模样的少女,外表看上去倒是和他年纪相仿。
  “这里是?”
  “这里当然是苏家啊。”少女忍不住扑哧一笑,接着解释道:“之前参加试剑大会的人,基本都被安排进了客房,你那会儿看上去气息好弱,我原本以为你要昏睡个七天七夜,没想到这才一天你就醒了。”
  听完以后,宁羽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也想起了之前在镇魂塔内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少女见他醒来后,便回过头,在桌上小心翼翼地端起一个木托盘,接着慢慢走回床边。
  “吶,这是你的。”
  宁羽有些发懵,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见那木托盘上垫着看上去极其华贵的金色绸缎,而最中间,则放置着一枚陌生的储物戒指。
  “这是什么?”他有些疑惑道。
  谁想少女脸上的吃惊要比他更甚,“你不知道?”
  “我听说,你可是拿到了某一层的第一名!”她的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接着道:“这是家族给你的奖励。”
  “啊?!”
  这回换宁羽震惊了,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没回过神来。
  原来那日的第四层,他和萧颖儿竟是最后剩下的两个人!
  他取过戒指一看,发现里面空间大的吓人,至少是他那枚的三倍以上,而诺大的空间空荡荡的,只有中央处静静躺着一只镯子。
  “这是?”
  他伸出手去触摸,当接触到的瞬间,法宝的信息便一股脑儿涌入了宁羽的识海。
  “金煌镯,地阶中品法宝。此镯以虚金粉尘混合七种异兽精血,熔炼七七四十九天,天显异相乃成。出则虚空震颤,兽群齐哮,收则煌气护体,无坚不摧,乃世间至刚至阳之物。”
  竟然是地阶中品的法宝!
  看完描述以后,宁羽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苏家居然这么舍得,将这样一件极品法宝都给了他。
  光从其能影响虚空来看,就知道这件法宝的价值绝不寻常,恐怕在地阶中品当中都属于最为顶尖的那种。
  他却未曾想过,自己得的是第四层的第一!这可是除却登顶之外最好的成绩了,苏家虽然不舍,却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外人诟病,地阶高品的法宝秘籍拿不出,就选了一件地阶中品当中的极品,这样才不至于让人说闲话。
  “好宝贝。”
  宁羽迫不及待就滴血认主了,在掌控的那瞬间,他感觉有一股暖流涌入躯体,说不出的舒坦,尽管期间传来数声霸道无比的吼声,此起彼伏,振聋发聩,但都被他用苍龙啸给吼了回去,双方彼此僵持了一阵子后,认主也结束了,这镯子便彻底成了他的所有物。
  “恭喜公子了。”少女看宁羽一脸欣喜的样子,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对了,之前有一个僧人找过你,不过那会儿你还在昏迷,他就和另外一位苏家大人去往华清殿了,应该是有要事相商。”
  僧人?想来应该是慧海大师。
  年轻人的试剑大会只能算小打小闹,各路灵动境强者聚集天河城,这才是真正的大事,料想他们应该现在是在商议关于西域的事吧。
  “我知道了。”宁羽点了点头,他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在自身灵气的滋养下,几乎已经恢复如初,甚至感觉不到丝毫疲劳。
  毕竟他在先前的比试中,其实也没有受太大的创伤,只是最后对神魂和肉体的消耗太大,远远超过负荷,这才昏迷了过去。
  “公子如果觉得闷的话,可以去百草殿,长乐殿,还有知画斋这些地方看看。”
  “不过,现在最热闹的应该是中门的神武殿,听说不少人恢复后都跑去那进行切磋了,还有一些进行赌战的。”她说着顿了顿,继续道:“另一个比较受欢迎的是东门的珍宝殿,除了一些苏家对外出售的宝贝外,还有不少人也在那边进行交易,或许能找到一些想要的东西。”
  “对了,还有一件事提醒公子,一些公共区域倒没事,但有些苏家大人还有公子小姐的院落可不能乱进哦,否则会出事的。”
  她在这里侍奉已经有些年了,也知晓了一些人情世故,明白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又去不得。
  而宁羽初来乍到,又人生地不熟的,想必不懂这些,所以她才特地指点了几个安全的地方,原因就是怕他不小心触怒某些脾气古怪的苏家大人。
  “好,我明白了。”宁羽点了点头。
  ……
  出了小屋以后,眼前是一个诺大的园林,周围绿柳周垂,叶香沁人心脾,芳草的气息扑面而来。
  “地方可真大。”宁羽不禁感叹道。
  他现在的神识不同往日,已经有了质的提升,能覆盖的范围也更广,稍微感知了一下,发现苏家的规模竟有两三个灵江城那么广阔,占了整个天河城的约莫四分之一。
  在左手边的不远处,明显能感觉到不少气息碰撞产生的波动,想来就是侍女小姑娘提到的神武殿,看样子正在进行切磋的人还不少。
  而巨木丛生的院落深处,有一座大殿拔地而起,颇为醒目,而这座大殿的最上层,此刻散发出的气息就像太阳一般耀眼炙热,让人无法直视。
  “那就是华清殿啊。”
  宁羽不敢过多探索,生怕受到当日像镇魂塔那样的反噬。
  “先去珍宝殿看看吧。”
  穿过长长的廊道,他一路上也见到了不少人,有苏家的侍女仆从,也有其他地方来的青年才俊,可人地两生的他统统不认识,也就自顾自地走着,一直走了约莫半个时辰,才终于来到了这极为奢华的珍宝殿。
  只见其整个地面都是用上好的白玉镶嵌而成的,隐隐散发着温润的光辉,正中央立着一根将近十丈粗的晶石柱,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和宫殿上方的凤凰图案交相辉映。
  “不愧是南域的第一势力。”宁羽张了张嘴。
  光是这一座珍宝殿,恐怕就够他逛上三天三夜了,里面摆放的东西琳琅满目,根本看不过去,弄得他眼睛都要花了,然而这还只占了整个苏家很小的一块。
  “收二阶火属性魔兽晶核,一万五千两起!”有人吆喝道。
  “大量收购明心露,每滴五千两!”
  “看一看,刚出炉的丹药。”
  ……
  此刻正值南域各路青年齐聚,场中熙熙攘攘的,丝毫不比外面的集市差,不少地上都竖起了牌子,上面记录着收购或是出售的信息,有明码标价的,也有以物易物的。
  “咦。”忽然,宁羽在一个摊位前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株其貌不扬的草,而当仔细观察时,不难发现那翠绿的躯干中透着一抹令人沉醉的蔚蓝。
  在看到此物的一瞬间,感觉身体在极度渴望,可能是受了苍龙啸的影响,他能察觉到这植株里蕴含的龙气,若能将其吸收的话,会对身体产生不小的毗益。
  “这个怎么卖?”他指了指这株奇妙的草。
  闻言,盘坐着的男子看了看他所指之物,有些不确定道:“你要这株龙息草?”
  这株龙息草虽然虽然属于三级药材,但其地位却十分尴尬,很少有人会需要。
  因为其身上的龙气寻常修士根本无法吸收,用来炼药时,也很容易由于龙气暴走而导致炸炉,在野外时,这可能是某些蛇类或是蛟类异兽趋之若鹜的珍宝,可到了人族手里,就显得有些鸡肋了,若是手下有饲养的异兽倒还好,若是没有的话,留在手里几乎毫无作用。
  “一口价,三千两。”盘坐着的男子看样子也对这株草没有太大兴趣,不想在它身上多费唇舌,直截了当道。
  不贵,宁羽心中暗道。
  可当他将手伸入怀中时,却突然僵在了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哪有这么多钱?!仅有的一点盘缠也花在了三个月的赶路上,现在全身上下是穷得叮当响,到哪去变这三千两?
  只得在对方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尴尬地笑着,然后慢慢把手收了回来。
  “怎么了,钱不够?”男子有些错愕,毕竟能到这儿来的,大多都不是普通人,怎么会连区区三千两都拿不出?何况他观其修为不俗,在这个年纪就能成为灵师,身份应该不一般才对,到底是从哪个门派走出的,怎么这么落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