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再相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砰!
  宁羽一头撞进某间小房的庭院中,巨大的冲击将周围毁得彻彻底底,花草树木皆被摧残殆尽。
  “咳!”他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来,整个胸前都被染红了。
  脑袋开始变得昏沉,一股强烈的倦意袭来,让人忍不住想就这样睡去。
  宁羽咬了咬舌头,强行让意识变得清醒些,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已一旦倒下,就将成为别人砧板上的鱼肉,只能憋着一口气,挣扎着爬起身来。
  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在他进入到此地的某一范围后,储物戒指内的白鹄就好像中邪了一样,在空间内各种闹腾,几次三番都差点脱离他的掌控。
  “喂,喂,饶了我吧。”宁羽被折腾的都快没脾气了,“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添乱了。”
  一件金煌镯引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已经够他受的了,要是白鹄再暴露,自己这条小命恐怕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了。
  “……这里是哪?”
  刚才那一下剧烈的冲击,让他感觉头脑昏昏的,方向都有些错乱了,之前一路闷头乱窜,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现在连珍宝阁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他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这里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山谷,只有自己飞来的方向有着一条偏僻小径,其余四面都被山林所环绕,仿佛与世隔绝。
  看到这景象,宁羽脸色一黯,心直接就凉了半截,这可谓是被逼到了绝路上,自己该往哪跑?
  就在这时,身后的小屋突然传来了木门的嘎吱声,让他一惊,不由得回头看去。
  只见少女衣衫飘动,眉如翠羽,肌如白雪,就像是从画里走出的仙子一般,那灵韵也跟着溢了出来。
  她的双目自有一股轻灵之气,犹似一泓清水,让再灿烂的锦缎也在其面前显得黯然无色,可此刻……却写满了讶异。
  “啊!”
  殊不知宁羽的惊讶要更甚,他瞪大了眼,仿佛忘了疼痛一般,伸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面前的倾城少女,支支吾吾的,愣是半天才失声喊道:“女……女胖子?!”
  自从上次灵江城一别后,两人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面了,再次相遇,发现对方都变了不少。
  苏璎珞虽然清丽依旧,可跟上次相比,却要明显消瘦了许多,那绝美的脸庞上也添了一丝憔悴,就像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般,既无助,又让人心生怜惜。
  原本,少女还沉浸在惊讶之中,她没想到昔日那个牧牛少年居然和自己一样,也在这个年纪就步入了筑基期,可少年接下来的话,却差点让她整张脸都垮了下来,肩膀不断颤抖着,一下子就回忆起了当日台上发生的种种。
  “喂喂,你可别乱来啊,我是真的快不行了……”宁羽似乎是感觉到了对方一瞬间流露出的杀意,赶忙摆手求饶道。
  就在这时,身后的两道流光也赶到了。
  “苏璎珞?”
  中年男子一眼就认出了少女,劝诫道:“这事与你无关,回去吧。”
  原本他以为,自己堂堂一个灵动境都开口了,对方不过是一个小辈,应该不敢反抗他才对。
  没想到苏璎珞置若罔闻,依旧站在那少年的身边,衣袂飘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见少女呆站在原地,宁羽也愣住了,小声问道:“喂……你不走吗?”
  对方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灵宗!
  “闭嘴。”
  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少女的呵斥和白眼,他双手捂住嘴巴,再也不敢随便说话了。
  看少女竟然都没有理会自己,中年男子神情不悦,看向两人时,眼中已经多了一丝火气。
  “哼,不识抬举。”
  他对着两人遥遥一指,射出两道紫色匹练,“那就连你一块擒了,再让你爹到我们那去赎人。”
  看着那两道速度极快的光束,宁羽脸色都变了,心如鹿撞,刚想挺身而出,伤口就传来了撕裂般的痛楚,疼得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小心!”他焦急的喊道。
  这匹练的滋味,他先前可是领教过的,哪怕他皮糙肉厚,并动用了所有的底牌,依旧被其重创。
  而苏璎珞的境界看上去比自己高不了多少,哪有能力扛下这一击?
  不过下一秒,令他意外的事情就发生了。
  那两道紫色光束即将飞至两人身前时,仿佛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墙壁,轰然炸开了,而后方的少年少女似有什么守护着一般,在暴风中毫发无伤。
  宁羽再一看,发现苏璎珞的手背上突然多了一道特殊的印记,那是属于这山谷特殊禁制的阵纹,他突然发现,当这整座山谷的灵气都加持在少女的身上时,她此刻能调动的力量,竟是不虚灵动境的强者!
  苏璎珞瞥了一眼身后的少年,吓得他赶紧又往后退了几步,乖乖堵上了自己的嘴巴。
  在灵江城时,他就知道眼前的少女不是好惹的主,所以干脆在后面怂成一团,要是不小心做错了什么事情,只怕她一恼火,会转身先把自己给斩了。
  “苏璎珞,你疯了吗?”
  苏佑天恨得牙痒痒,他虽然知道家族为了禁锢苏璎珞,特地设了一个法阵,可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可以调动这阵法的部分威能,甚至还敢对族内的灵宗出手!
  “你要为了一个外族之人,跟我们动手?”
  听到这话,死里逃生的宁羽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古怪的表情,他同样想不通少女为何会替自己出头。
  殊不知苏璎珞早就已经对这个将她视作交易物品的家族感到深恶痛绝了。
  “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少女眸如冰晶,一脸淡漠地拔出手中那柄三尺玉剑。
  “滚出去。”
  嘶!
  身后的宁羽听到这番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他偷偷的向对面看去,果不其然那两人的脸都在这番话之后变成了猪肝色。
  “想不到我也居然也会有被小辈呵斥的一天。”中年男子怒极反笑。
  不过下一秒,他的脸就彻底阴沉了下来。
  “你不会以为靠这点依仗,就能和我抗衡了吧?”
  中年男子右手一挥,瞬间在其背后激射出一道又一道的紫色匹练,像光雨一般落下!
  少女杏眉微蹙,接着静静闭上了双眼。
  只见其右手执剑,立于身前,左手并指,贴在剑身而双眸之间,霎时间谷中的灵气蜂涌而来,在空中凝聚,而后迎上了那道光雨!
  轰!
  中年男子接连出手,与少女掌控的灵气不断碰撞,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气浪,将谷中的许多树木都掀翻了。
  他平时虽没怎么表现出来,但其实也一直视苏璎珞这一脉的人为眼中钉,在他看来,要不是苏云城侥幸当上家主,掌权的必然是他们这一脉的人,一统南域的呼声也会更高。
  所以在刚开始时,他才会一言不合就对苏璎珞出手,甚至于敢放话让苏云城来赎人这种事,也只有他们这一脉的人才做出来。
  “旁门左道。”中年男子怒道。
  他堂堂灵动境的存在,要是被一个筑基期的小丫头给阻拦住了,传出去岂不是声名扫地?
  “我倒要看看,你能靠这外力撑到什么时候!”
  中年男子不再留手,体内的灵气顿时像海浪般涌出,身后的光束不断铺展蔓延,像一朵乌云遮住了天空。
  “给我破!”他对着下方遥遥一指,表情狰狞道。
  无数的灵气匹练像暴雨般落下,而整片山谷也在这时闪烁起了点点微光,接连不断的灵球从各个角落升起,迎向那声势浩荡的光雨。
  嘭!
  像是终于到了临界点一般,半空中,山谷凝结的灵云最终轰然炸开,化作无数星尘,被狂风一吹就全散了。
  “哼。”中年男子手势一变,顿时下落中的光雨不断缩小相融,最终化为了一道巨大的灵气波动,直冲而下!
  少女墨发像流云般垂下,额头挂满了晶莹的汗水,看上去有些疲惫。
  她没有选择退避,站在原地,手背上的阵纹突然光芒万丈,只见她挥剑使出一招上劈,竟是直接将那道灵气斩成了两半!
  在这之后,整片山谷顿时暗了下来,少女手背上的光纹也随之消失了,就像力气突然被抽空了一样,她身体摇晃了一下,险些摔倒在地。
  “你没事吧?”宁羽急忙上前,刚想搀扶时,仿佛是想起什么似的,连忙又把手收了回来,站在原地一脸尴尬,不知该怎么办。
  铛!
  玉剑插入地面,少女双手握住剑柄,这才堪堪支撑住柔弱的身子。
  苏璎珞此刻脸色苍白,就是想打骂,也没有力气了,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宁羽,只觉又好气又好笑。
  这时,她突然想起那日在金辉殿上自己说过的话,雪白的脸上瞬间笼罩了一片红霞,就连耳根都熟透了,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究竟为什么会帮他呢?
  这个问题,就连她自己也想不通……
  另一边,中年男子仍未停手,尽管一击被破,可他功至灵动境,气海容量远非常人能比,转眼之间第二击已经接踵而至了。
  “还不给我住手!!”
  这个时候,天边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
  宁羽只觉耳膜都快被震碎的,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耳朵,接着他看见一道身影突然横挡在他与少女身前,伸出手掌反手猛地一拍,竟然直接将那道巨大的灵气给震飞了!
  轰!
  山谷的一面不断崩塌,露出一个小型的缺口,无数碎石滚滚而下,将下方的草木都给掩埋了。
  “苏庆,你太放肆了!”
  头发灰白的老者的一声怒斥,就仿佛有山岳般那么沉重,直接让苏佑天整个人都被压趴在了地上,一根手指也无法动弹。那被唤作苏庆的中年男子虽然依旧站立着,可整张脸都憋得通红,显然也是被老者的手段给镇住了。
  “璟老头,别着急。”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所有的威压都暂时消散了,顷刻间大量的身影出现在谷口上方,将整片区域给团团封锁了。
  而为首者是一名身穿红色锦袍的黑发老人,宁羽才刚听到其声音,就发现他已经凭空出现在了灰发老者的面前,并将其的怒火尽数给接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