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玄火翼狮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清晨。
  不知名的鸟儿开始啼啭,露珠在树叶上滚动,滴落进下方的小水洼中。
  打开门,宁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红衣老人苏瀚正大步走来,与上次见面相比,他的脸上明显多了几分忧愁。
  只见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物,交给少年道:“这是给你的缩地符,收好它吧。”
  接过符纸,宁羽不由得吃了一惊,即便是再无知的人,也知道这一枚符纸的珍贵性,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持有者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
  关于双龙山之事,他昨天就做出了决定,并告知了客房里的小姑娘,所以苏家第一时间就知晓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一个刚刚突破到筑基二段的小家伙,居然有资格能分到这缩地符?
  想来是沾了慧海大师的光,宁羽心中暗自道。
  “其实,我还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前辈能不能通融?”
  闻言,苏瀚停下了脚步,回过身道:“什么请求?”
  他的声音比前日来要和气了许多,一方面因为是南域现在统一战线,对于宁羽这种敢于冲往前线的年轻人,他还是十分倾佩的,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当日的骚乱,一个小辈不光深受慧海器重,甚至竟然还引起了他们族中老祖的关注,他自然不得不重视。
  宁羽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我想见一个人。”
  “谁?”
  “苏璎珞。”
  听到这,苏瀚的脸上露出些许为难的表情,问道:“她的身份特殊,现在正处于禁闭阶段,即便是苏家内部,也鲜有人能接触到,你想见她做什么?”
  “那日之事,我想向她道谢,还有……”他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说道:“我有一样东西要交给她。”
  苏瀚摇了摇头,拒绝道:“恐怕不行。”
  宁羽低着头,看向这这枚在他手中静静躺着的符纸,只简单看了几眼,就让他心情倍感复杂。
  接着,他长叹了一口气,心里像做了什么决定似的,说出了一句让其他人都惊耳骇目的话。
  “如果我用这枚缩地符交换的呢?”
  哪怕是苏瀚这种顶级强者,这个时候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确定?”
  他脸色一沉,再次强调:“这可是缩地符!”
  真的会有人把其他东西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吗?
  宁羽点了点头,道:“我的身体素质比较好,身边又有不少法宝,存活下来的机会应该要比其他人大一些,这枚缩地符,还是留给别人吧。”
  苏瀚盯着他的眼睛足足看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竟没有看到一丝后悔和动摇,到最后,反而让他的心里出现了些许颤抖。
  “好吧。”他点头同意道。
  只见其伸出手,收回那道符纸,而后指尖在空中划出几道痕迹,形成一道特殊的紫色图案。
  接着在他的催动下,这道图案缓缓落下,印在了少年的手心。
  “这是苏家的天级通行令,你有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可以去一些除禁地以外的地方,不会有人阻拦。”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
  幽静的深处,有一道涓涓溪流,那清澈的响声仿佛让人忘却了一切,只愿融入在这片天地之间。
  雨后的山谷更加宁静和谐,青草的味道与蓝天白云相交映,形成一幅独特的山水画卷。
  而画中,两道身影并排行走着,少年和少女中间隔了一段距离,却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间隙。
  此时,一声嘹亮的清鸣打破了谷间的宁静,白鹄由一束白光化作了漫天雪羽,仿佛茫茫大海中集群翱翔的飞鸟,成百上千,多到数也数不清,像一片云朵盖住了整个天空。
  看着无数剑羽身上闪烁着的熠熠辉光,宁羽心底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情绪,为它们感到高兴,却也有些不舍。
  那曾在人前桀骜不驯,无比嚣张的羽剑,此刻却像一只人畜无害的柳莺,像风似的飞过一望无际的湖面,翻越了连绵起伏的群山,心满意足地展翅高飞着,在晴空中传来阵阵天籁般的清鸣。
  这是他看到过的羽剑最美的样子。
  “果然,你才是它真正要找的人。”宁羽望着少女,百感交集道。
  ……
  苏家,神武殿。
  此时正值晌午,距离众人出发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
  场中已经聚集了不知多少人,密密麻麻的,几乎挤占了三分之二的大殿,外边依旧还有人在陆续赶来。
  苏家与其他各大势力对这次行动都是不遗余力,派出了几乎绝大多数的精英骨干,其中不乏一些筑基八段和九段的强者,相比之下,宁羽站在人堆之中,显得是一点也不起眼,毕竟他的修为跟这些人比起来真的是差了一大截。
  “人可真多啊。”
  他只粗略的感受一下,就发现场中全场的灵师已经超过千人了。
  此外,他还看到了一个地位特殊的人,那是苏家的天骄,苏月宇,前些日子在华清殿上的时候,他就站在苏云城的边侧,彼时宁羽也在,自然就记住了他的相貌,没想到这次连他都来了。
  苏家可真是舍得啊,宁羽心中暗暗道。
  双龙山这块地方本就凶险异常,这次更是两域交锋的最前线,必将成为修罗场一般的存在,几乎可以预料到有大批的人将会死去。
  就算有缩地符保护,恐怕生还的机会都不会超过五成,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敢拿出苏家这颗最为重要的种子去冒险,看来他们是真的下定了决心,想要倾尽所有,在这个地方挡住西域的脚步。
  “咦。”
  除了苏月宇之外,他还见到了那个最后登顶的书生模样的男子。
  “是他?”
  当初,这人是当着宁羽的面,走上的第五层,所以给他的印象格外深刻,几乎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只见其身材清瘦,换了一身朴素的布衣,和他一样混在人群当中。
  除此之外,几名七星书院的弟子,极武宗的武邢,毒蛇谷的萧颖儿,还有一些曾在镇魂塔内见过的年轻奇才,都陆续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当中。
  “几乎都来了啊……”宁羽叹息道。
  意识到这一战的重要性,南域各势力差不多都派出了自己门下的精锐弟子,即便此时是不在天河城的,现在也计划着各自朝双龙山赶去。
  “时间到了,我们走吧。”为首之人,正是当日主持试剑大会的苏家太卿长老,苏胤。
  在他身旁,还站着约莫二十位灵动境强者,如千毒老人、堰山城主、永宁城主等,无一不是声名响彻一方的存在。
  “走。”
  千毒老人一拂手,从袖中射出一道土黄色的光辉,在空中迅速变大,最终化为一头有着两只翅膀的大蛇。
  据传它叫“暗鳞”,乃是南域最出名的三阶妖兽之一,已经守护了毒蛇谷近百年,不光实力强盛,体内还流着非常稀薄的上古螣蛇之血,所以生有双翼,可以御空而行。
  不知道它究竟生存了多久,其身体伸展开来竟有两百丈那么长,光它一个就载走了底下将近五百人。
  紧接着,在一众灵宗强者的手中,又出现了三只异兽,体型有大有小,模样也各异,可每个散发出的气息都极其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宁羽爬上的是一头“玄火翼狮”,它的四只蹄爪仿佛熔炼的铁块,不断往外冒着火焰,每踩踏一下,都会在原地留一个焦黑的深坑。
  但它的体型远不如之前那头大蛇,只堪堪载了一百多人。
  “走吧。”领头的红发老者拍了拍它的背,这般说道。
  嘭!
  只见玄火翼狮双翼猛地一振,掀起巨大的气潮,将它庞大的身体都给吹了起来。
  “吼!”
  它咆哮一声,又挥了几下翅膀,整个躯体迅速腾空而起,只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扑向了远处的高空,在底下人们的视线中变得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了天际。
  ……
  耳边的风不断呼啸着,宁羽再往下看时,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得十分渺小了,哪怕他的眼睛视力非凡,也只能看到底下建筑的轮廓罢了。
  “好快啊。”他忍不住道。
  以目前这个惊人速度的话,从天河城到灵江城,恐怕也用不了几天时间吧。
  迎面而来的强风甚至让人有些睁不开眼,如果不是脚底处的灵力紧紧吸附着,他早就飞哪里去都不知道了。
  这个时候,其中的某位灵宗老者大袖一挥,一股强大的气息发散开来,将后方的众人尽数包裹了进来,在场的人只觉压力骤然一轻,甚至连耳边的风声都不再那么嘈杂了。
  老人此举也是为了尽可能的给这些后辈节省体力,使得他们不用太分心去注意前方的劲风和脚下,免得到中途就精疲力竭。
  毕竟,真正的硬仗还在后头。
  有灵动境的强者在前方开道和庇护,后方的人顿时感觉浑身一轻,跟在陆地上时相比多了一些不适,纷纷原地盘坐了下来,进入了修炼状态。
  宁羽同样如此,在看到其他人的做法后,他也选择盘坐下,慢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只消片刻就进入了冥想的状态。
  这种时候,实力能再强上哪怕一丝,也能多一点生还的机会。
  他静静地打开了识海中的那卷无名功法,无数符文字体潮水般涌出,每一个都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在他眼前纷乱起舞,片刻之后,一幅星空般浩瀚辽阔的功法卷张就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呼。”宁羽轻吐了一口气。
  自第一次以后,每当再打开这卷功法时,他都会有所准备,这样才不会被这卷功法庞大的信息量给冲击到。
  这功法的开篇,他已经修习了过半了,尽管其中的内容极其复杂与繁琐,他还是硬生生地一点一点啃了下来,每当消化一部分时,他都会对自身产生一些不一样的认知。
  上面的指引和修炼方法,不仅令人匪夷所思,且极难领悟和掌握,初上手时,宁羽甚至经历了千百次的不断尝试,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摸索,最后总算成功按照上面的方式运转了一周天的灵气。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很多之前弄不懂,想不通的事情,竟在一瞬之间全部打通了!让他有了一种豁然开朗,茅塞顿开的感觉。
  这一功法的格局和视角不可谓不天马行空,其创始人不知道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才能将修炼一途剖析的如此透彻,并刻画出了在目前的他看来近乎是最完美的途径和法门。
  这复杂的开篇,除却一开始的功法指引外,其余大部分讲的都是关于炼气一重天到九重天的心得与体悟。
  几乎在每一重天,都有相对应的构筑方法与修炼窍门,可谓是将这一境界解析到了尽善尽美,无可挑剔的地步。
  宁羽一直在跟着这一路子走,将自己以往的漏洞补缺,基础打得无比牢实,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在筑基期时的修炼才会如此顺利,没花多久时间就突破到了二段。
  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知道外界过去了多久。
  当整个开篇被他全部掌握时,他的面前仿佛突然浮现出了一片星海,在黑暗中不断闪耀着璀璨的光辉,将他的识海照得透亮,就像沐浴在一片奇异的光雨之中。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所谓的奇异景象都已经消失了,脑海处也恢复先前的模样,深邃且平静。
  唯一的不同是,功法上,那属于开篇的部分已经彻底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再往下看去,浮现的是属于第一卷的内容,上面记载的大部分都是是关于筑基期的法门。
  可当他收回目光,想要继续探索第一卷后面的内容时,一股强烈的眩晕感瞬间袭击了他的大脑,他甚至看不清后面的字符,好像有无数层的迷雾阻隔了视线,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内容。
  吓得他赶紧收回了目光,拍拍胸口,连着喘了好一会儿。这也让宁羽明白了,不属于他这个境界的东西,不能随意窥视,如果冒然坚持下去,很有可能会昏厥在当场。
  “果然不能好高骛远啊。”宁羽摇了摇头,内心有些后怕道。
  每一个境界都是独立且特别的。
  对于筑基期的人来说,看灵动境的东西就像是在看天书,即便能够窥视,也无法理解其中奥秘,甚至可能会适得其反。
  所以一些大能者们才会在功法和秘籍上刻下禁制,没有到那个境界,便无法阅览之,以免后来者误入歧途。
  他把视线重新向上移,从第一卷最开始的章节开始看起,虽然初时感觉有些生涩难懂,不过在几个时辰的体悟和尝试后,他总算逐渐找到了感觉,慢慢进入了自己的状态。
  跟炼气这一境界相比,筑基期显然要复杂不知多少,从前面几小节的内容中,宁羽就隐隐感受到这一境界的庞大性,远非最初的开篇能比。
  以他目前的状态,恐怕再花上一两年时间,都无法将这第一卷的内容全部理解贯通。
  里面的内容包罗万象,变化不穷,每当他以为领悟了其中要点时,下一段往往都会出现一个巨大的转折,让他重新见识到另一片天地。
  修炼的日子既艰难,又让人感觉无比漫长。
  当他沉下心来,一点一滴的领悟着字符上的心得时,外界的时间也在不断流逝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