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天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山脚下。
  宁羽抬起头望去,冰雪的山峰高高耸起,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山川、树木、河流,全都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变成了冰雕玉砌的世界。
  顶峰就如同大海中的巨礁,而湍急的云朵就像汹涌的潮水,卷着浪花不断冲击着山峰。
  听闻这附近的村落中,流传着一个传说。
  “双龙山顶峰处的宫殿,是神灵所居住的地方。”
  初听别人说起时,宁羽还觉得“神灵”两字过于夸大其词,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当他真正来到这山脚下,抬头看到这被朦胧面纱所遮罩的神秘山峰,尤其是那云海翻涌间,他仿佛隐约看到龙一样的身影隐于雾中时……心底竟然也油生出了类似的想法。
  环顾了一圈四周,他发现了其他十几个零零碎碎的身影,这些人和他一样,都成功穿越了战场,来到了这圣兽宫的护山大阵所庇护的范围内。
  而最外围的是三位气息达到筑基期九段的强者,正把守着这一小片区域,防止西域的一些筑基期杀进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有人朝他招手。
  顺着视线看去,只见一棵雪白的松柏下,站着两道年轻的身影。其中一人剑眉星目,身着一袭清蓝色的长衫,腰间挂着一柄长剑,当他看到宁羽时,眼中露出了些许诧异。
  当宁羽看到他时,心里同样吃了一惊,因为在天河城时,那个即将出发的前一天夜里,他们才刚见过。
  另一人白衣洁净,脸庞棱角分明,嘴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而这两人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模样沉稳的中年男子,正朝着自己这边招手,暗示他过去。
  就在宁羽犹豫的期间,光幕闪烁了两下,再次进来了两道身影。
  好巧不巧,这两位偏偏还都是他的熟人。
  正是当日在镇魂塔第四层入口处打得不可开交的萧颖儿和梁茂才。
  他们两人也同样受到中年男子的邀请,包括宁羽在内,三人彼此之间交流了一下眼神后,决定一起过去,听听看他有什么想法。
  “时间紧迫,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
  中年男子见到他们过来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你们几个,想必也十分清楚,圣兽宫乃是极凶险之地,无异于龙潭虎穴,此番想要攻下双龙山,就得掌控那护山大阵,孤身一人的话,只怕能力有限,能不能成功登上那顶峰都是两说。”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
  “前面已经有两队人马上山了,而你们几个刚好年龄又相近,所以我建议,五人一起同行,这样中途出现什么危机的话,互相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你们意下如何?”
  听完这番话后,其他人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几乎就都点头同意了。
  毕竟现在才到山脚下,要想穿过云海,攀上顶峰的话,中途不知还要有多少的艰难险阻。跟自己一人相比,如果有人可以结伴同行,相互之间搭把手,这样总归是更好的。
  “那就彼此认识一下吧。”白衣男子微微一笑,率先开口道:“在下元良,来自静月阁。”
  “宁羽,来自灵江城。”
  “南淮商会,梁茂才。”
  萧颖儿看到宁羽和梁茂才着两个跟她有过节的冤家,虽然心里有些抵触,但还是附和着开口了。
  “萧颖儿,毒蛇谷。”
  但现在大敌当前,私人恩怨自当先丢到一边。
  这个时候,场中唯一没有开口的,就只剩那名蓝衣少年了,大家的目光都纷纷朝他看去。
  “通天山,吕君。”他平静的说道。
  此言一出,除了元良之外,其余几人的眼角都微微抽搐了一下,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太过异常的举动,可几人眼底的那抹震惊,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这名通天山的唯一传承弟子,当日在试剑大会上几乎是一骑绝尘,将其他众人远远甩在了后头,导致鲜有人能看到他的样貌。
  今日得以一见,几人的面容上都是浮现出了些许惊异,没想到当日那个一枝独秀的妖孽居然是这么的年轻,看上去也就和宁羽差不多大,估计也就十五六七的样子,甚至还没过二十。
  在惊讶过后,他们的心里也是稍微有些庆幸,如果有这样一人加入同行的话,己方的战力势必会暴增许多。
  虽然宁羽几人明面上的修为不怎么样,可都是这一届试剑大会上叫得出名字的奇才,其中几位更是家族势力手上的宝贝疙瘩,真实战力不容小觑,就是碰上一些顶尖灵师,都能有一战之力。
  “事不宜迟,赶紧出发吧。”中年男子开口道。
  毕竟他们的任务可不单单是要占领双龙山这么简单,还要和西域派出的人马赛跑,如果被对方抢了先机,那即便最后成功登上了顶峰,也是功亏一篑。
  ……
  双龙山脚下,人影和尸骨很是少见,放眼望去几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不过此处的寒风刺骨,时不时发出尖厉刺耳的呼啸声,吹得几人瑟瑟发抖,打在脸上,像刀子刮一般的疼。
  更让他们头疼的是,不知是因为这里地形特殊的原因,还是这座护山大阵所导致,竟然无法御空而行!
  “这下可麻烦了……”
  无法御空的话,难道要他们徒手攀爬上去?
  梁茂才抬头望了一眼那高耸入云的雪峰,只觉头皮一阵发麻。
  宁羽一脚踩在山壁上,尝试了一番后,这才露出了一丝得救的表情。
  “还好,没有隔绝灵气。”
  他顺势将另一只脚也放上去了,像在玄火翼狮背上那样,用脚底的灵气紧紧吸附着峭壁,缓缓地向上方走去。
  见状,其他人也是效仿他的样子,顺着山壁往上走去。
  只是没走多久,几人的心里都出现了些许迷茫,这山峰不知高几千几万丈,如果要这样走的话,他们能坚持到最后吗?
  这山崖间的料峭寒风像针一样,将几人的脸和手指都扎得通红。
  到了更高处,风不断呜呜地叫着,雪花漫天飞扬,朦朦胧胧,混沌一片,将众人的视线都给模糊了,简直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了。
  “不行,太冷了。”萧颖儿有些虚弱道。
  她的体质在五人中当属最弱,极度的严寒和猛烈的冷风几乎剥夺了她的意识,冻的她面无血色,停在原地半天迈不出下一步。
  不光是她,就连宁羽,梁茂才和元良都感到了呼吸困难,眼前出现了些许重影和幻觉,可他们实际走过的路程,恐怕还没达到整座山峰的十分之一!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别说登上山顶了,半路他们就将彻底迷失在风雪当中。
  “接着!”
  就在这时,梁茂才从储物戒中取出四颗红物,屈指弹出,化作四道赤光奔向其他四人。
  “这是……”宁羽接过此物一看,发现这团赤光竟是一颗通体发红的丹药。
  “烈阳丹?”他想起祖母某本书籍上的记载,这颗丹药的外形和气息和上面的内容完全符合,显然就是二品丹药中的上品,烈阳丹!
  他二话不说吞了下去,顿时感觉一股难以压制的热气从他的小腹处腾起,让他整个身体都变得通红,甚至周围仿佛出现了一道火光屏障,将他包裹其中,大幅抵御了外界侵袭的寒气。
  “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吞下丹药后,萧颖儿的脸色恢复了红润,之前萎靡下来的气息也逐渐回复了正常。
  走在前头的梁茂才自己也取出一颗,当即嗑了下去,可当听到萧颖儿这话后,却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回头愤愤不平道:“你当二品丹药是豆子不成。”
  作为二品丹药中都属上品的丹药,烈阳丹的价值绝对不菲,寻常人怕是一颗都难有,恐怕也只有身为南域首富之子的梁茂才,才能如此财大气粗,一口气拿出五颗来吧。
  “这丹药,你还有多少?”萧颖儿继续问道。
  梁茂才眼角也抽搐了一下,长叹了一口气,摊开手道:“没有了,这丹药并不常用,我总共也就带了五颗。”
  听到这话,萧颖儿的心微微一沉。
  “先别担心。”
  宁羽适时开口道:“烈阳丹的效力能持续约莫二十四个时辰。”
  以他们目前的速度来看,两天的时间,只要不出意外的话,足够他们登上山顶了。
  “我暂时不需要。”
  吕君面不改色,屈指一弹,将那道赤光还给了梁茂才。
  他的气质清冷,宛如一轮寒月,修为也在其他几人之上,更有独特的手段,连这山间的罡风都无法近其身。
  “这最后一颗,你还是先留着吧。”
  闻言,梁茂才也不矫情,将那仅剩的一颗烈阳丹收起,以备不时之需。
  众人恢复之后,顶着风雪又走了一段路,终于在山崖边有了一些发现。
  “那是……栈道?”
  只见在陡峭的悬崖山壁之间,赫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栈道,连绵不知多少里,环绕着雪峰,盘山而上,高高没入了云端。
  元良第一个登上去,仔细检查过后,对着下方其他四人道:“没有什么大问题,都上来吧。”
  道路由一条条木板相连接而成,倚靠着山峰曲折而行,人走在上面,不时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所幸的是脚下的木头足够结实,过了这么多年都未曾腐坏。
  “大家尽量贴着山壁走,还是要小心一点。”元良出声提醒道。
  虽说脚下的木板未曾腐坏,但谁也不敢保证接下来的路上,每一块地方都能像这样保持着坚实。
  假如要是一不小心踩空了,在不能御空而行的现在,摔下去,那就真的是神仙都难救了。
  其他人也懂得这个道理,所以没有多说什么,尽皆跟在了元良的后头,用手贴着峭壁,慎重的前进着。
  下方,已经是被风雪隔绝,一眼望不到底的幽幽深渊,宁羽只往下看了一眼,就感觉头晕目眩,直欲呕吐,赶忙收回了目光,稳住心神,两眼直瞪瞪的看着前方,再也不敢随意东张西望了。
  栈道的尽头,是一个洞穴,洞穴的前方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而碑上只刻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天!
  不知道刻下这一字的人究竟是何等的修为,当宁羽等人朝着这一石碑看去时,仿佛能真的感受到这片苍穹在向自己倾覆而来,而渺小的自己根本无力反抗,也无从躲避。
  待回过神来后,才发觉额头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紧接着又被烈阳丹的热气给蒸发了。
  元良大着胆子走上前,轻轻抚摸了一下这块石碑,上面满是风雪的痕迹,可那个字符,却是连大自然也不敢轻易接近。
  “看来,这里是双龙山的天峰。”他这般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