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天罡奇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恩?”殷天厉一怔,接着有些愠怒道:“怎么又求援?”
  为了防止对方七人突然合力围剿一人,战场被元良强行分成了两块,远远隔开,其中一块地吕君以一敌二,而另一边,则是宁羽、梁茂才、萧颖儿和青竹蛇共同抵御五人。
  在他看来,两个筑基期九段,对付一个十几岁出头的毛孩应该是信手拈来才对,结果非但久攻不下,居然还接连用信物向他发了数道求援信息?
  而自己这边,他和申屠牧都收到了殒星盘巨大的压迫,严重时连平日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像被人绑住了一样,束手束脚。对方三人中,其中一人就像人型凶兽,肉身强大到离谱,在实力被压制的情况下,根本难以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另外一人,有着一块神秘的六方铜鉴,全力防守时像一面铜墙铁壁,一时半会儿想要攻破也不是一件易事。
  剩下的少女和青蛇,配合时的默契程度兼职令人诧异,其身上的法宝和招式品阶也不低,跟另外两人联合抵御下,居然还真的将他们五人给拦了下来!
  殷天厉的胸腔充满了怒气,脸上连着太阳穴的几根筋在不断抽动着,像一座积怒已久的火山,随时有可能爆发。
  “申屠牧,你去那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气得脸色有些潮红道。
  闻言,灰衣男子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就往另一边飞去。
  这边的压力较小,基本上是他们压着对方打,而宁羽几人只能被动防守,即便少上一个人,对局势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另一边,若是申屠牧与其他两人汇合,快速解决落单的那一个人,那么对方的阵线就会迅速崩溃。
  想到此处,殷天厉的心情平复了许多,远没有先前那么烦躁了。
  不过,就在他打着如意算盘时,一道细若游丝的诡异波动在空中掠过,令他双目圆睁,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急忙回头大喊道:“等等!”
  可当他回过头时,却看到申屠牧一脚踩落后,被无数道突然冒出阵纹所包裹,霎时间,殒星盘辉光闪烁,连阵图的光影都又深了几分。
  “晚了。”盘坐着的元良轻轻摇了摇头,道:“落子可无悔。”
  顿时,他的气息猛然攀升,头发和衣衫无风飘动,在殒星盘的辉光照耀下,恍如天人降世。
  “天人合一!”西域的几人,包括先前那名重伤的男子都是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相信。
  即便对于他们这样的顶尖灵师来说,天人合一也是无比神秘的,这么多人当中,进入过这一状态的,也是寥寥无几。
  在这样的紧要关头,突然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偶然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很显然,少年已经彻底掌握这一状态,这如何能令他们不震惊?
  “天罡奇门!”元良目露精光,低声喝道。
  顷刻间,一张更大的阵图浮现,以他为中心飞似地扩张,几乎占满了整个石头大殿。
  紧接着,申屠牧所在的脚下,那道卦纹突然光芒大盛,宛如一道无比炙热的太阳金火,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不!!”他瞪大了眼,疯狂的喊叫道。
  不过,殒星盘的纹路却将他紧紧束缚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无论他如何挣扎,都逃脱不出这一方寸之地,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金色火焰一路飞窜,将他吞噬!
  嘭!
  殒星盘的阵纹如油遇火般,产生了剧烈的爆炸,令整个石殿都晃了一晃。
  下一秒,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申屠牧身影和气息都彻底蒸发,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看着这一幕,殷天厉,马阳等人的背后都不禁升起一股寒意。
  堂堂筑基期九段,居然被一招秒杀了?
  一招!他们扪心自问,即便是筑基期圆满的殷天厉,也绝对做不到!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殷天厉咬牙道。
  他感觉自己快要暴走了,不仅没有攻下对方,自己这边居然还折损了一人?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这个时候,申屠牧蒸发的地方,突然浮现出一道符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缩地符?”马阳看的眼睛都直了。
  同时,西域几人的心也是一沉。
  没想到殒星盘的束缚如此逆天,连缩地符都起不了作用,只能任由申屠牧被当场斩杀。难怪此物能在当年的两域之战中传出赫赫威名,其束缚和囚禁空间的本领,当真可谓是一绝。
  就在几人想要出手争抢时,那道缩地符却突然动了,在这殒星盘的阵图中,它像是突然有了自己的意识般,在空中盘旋了片刻,就径直飞入了元良的手中。
  “给。”
  拿到缩地符后,元良也不废话,直接交给了身旁的重伤男子。
  “这天峰太过危险,不宜久留,你还是先离去吧。”
  重伤男子有些犹豫,主要是此物太过贵重,相当于一条性命,价值根本难以估量。
  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的犹豫,元良说道:“放心吧,我自己还有一张。”
  闻言,男子最终还是接了过来,毕竟他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提供不了任何帮助,反而只会碍手碍脚。
  “那我先走一步了,你们千万小心。”他开口道。
  元良默默点头,算作道别。
  说完,男子主动催发符箓,消失在了此地。
  离开前,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元良,想起自己之前对他说过的那些话,难道,他是根据自己给的那些信息,猜测出申屠牧身上可能有缩地符,才摆下了这么一个局?
  ……
  这时,在另外一边,也传来了与之前元良类似的波动。
  远处,只见一袭清蓝色长衫的吕君气息骤然飙升,束发飞舞,手中那柄长剑似有斩金断玉之能,轻轻一划,对方一人的斧头直接断成了两截,再一削,那人的上半截身躯如同枯枝一般,被轻易削下,高高抛起。
  “不可能!”另外一人看得魂都要没了,不敢相信地惊呼道。
  又一个天人合一?
  殷天厉终于意识到了些许异样,连忙指挥道:“不对劲,先行撤退!”
  另一边的蓝衣少年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不仅能以一敌二不落下风,更是两剑斩灭一位筑基期九段,在他看来,简直比掌控殒星盘的少年还要恐怖!
  “哪里走!”
  就在这时,宁羽也彻底爆发了,与周围天地融为一体,周身环绕起磅礴的气息,直冲西域几人而去!
  金煌镯闪过一丝微光,在他的手腕处浮现出一圈金色光环,随着拳头的握紧不断收缩,似乎积攒了无比爆炸性的能量!
  “退,快退!”殷天厉终于慌了,有些急促道。
  三个天人合一?
  并且,他在宁羽的拳头上感觉到了难以名状的威胁,即便他身为筑基期圆满,也不敢硬接!
  “休想!”
  就在这时,唇色发白的元良目光凌冽,变换手印,再次祭出了先前诛杀申屠牧的那道阵图,将西域剩下的所有人都困入其中。
  宁羽的拳上显露出清晰的龙头虚影,伴随着金煌镯的光圈,如同神龙降临,发出一声响彻寰宇的咆哮后,直奔身着暗红色长袍的老者而去!
  马阳顿时慌了神,他精通术法,却对这样的人形猛兽无可奈何,隔着距离还好,一旦被其近身,就将彻底成为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慌忙之中,他欲向其他人求助,却发现天人合一下的龙首快到离奇,眨眼之间就到了他的面前!
  吼——!!
  金煌镯收缩的力量彻底爆发了,苍青的龙首瞬间撕开了防御的灵气,洞穿了对方的胸口!
  “你……”
  马阳直愣愣的看着宁羽,眼睛正在缓缓失去光彩,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活了一世,甚至当上了焚炎岛了长老,最终居然会栽在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到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笔直的坠入地面,扬起些许尘土。
  宁羽面无表情,只简单的收回拳头,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样简单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如今两域已然势同水火,若是放任这些人回去,以后只会发生更多上灯夜那样的事件,他想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和事,所以在出拳时没有一丝的犹豫。
  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吕君一剑斩杀另外一人,然后踏空飞行,径直赶往这边汇合。
  只片刻的功夫,场内原先维持着巧妙平衡就瞬间崩塌了,西域众人原本还打着殒星盘的主意,谁曾料想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转变的会如此之快!
  被连续斩杀四人,殷天历的内心也慌了,现在看来,西域这边不管是台面上的实力,还是真实的实力,都与对方相差甚远,如果还要做困兽之斗的话,等待他的结果恐怕就是死……
  “我先走一步了,你们自求多福吧。”说完,他大袖一挥,身影与气息尽数隐匿,直接消失在了当场。
  他本就是亡命之徒,以行刺杀悬赏之事为生,会来参加这次的事,也是看西域有天剑宗撑腰,形势一片大好,所以想趁此机会来碰碰运气,看能否捞着一些油水。
  若是要他为了西域或者这些之前素不相识的人去拼命,那是决然不可能的。
  “等等!”
  “你要丢下我们?”
  听到这话,剩下的两人脸色彻底变得铁青,他们两人虽然有筑基期八段和九段的修为,但在元良的重重压制下,现在连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要是没有殷天厉在前面顶着,他们两人怕是片刻都难以支撑。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长发老者居然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直接果断抛弃,独自逃遁了!
  下一秒,青竹蛇、宁羽、梁茂才等人一拥而上,彻底粉碎了他们的防御!
  “殷天厉!”剩下的两人怒目切齿,恨得眼睛都红了。
  “你这个畜生!”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