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灵王尸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死了七位灵动境,筑基期的尸骨更是不计其数。”萧颖儿摇头道。
  她只粗略的清点了一下,就已经发现了这么多,虽然尸骨数量上不及刚进山时那个神秘的洞穴,但眼前这片景象让他们如同坠入雷霆地狱一般,内心止不住地颤动。
  “而且,这些还不是普通的灵动境。”陆离仔细打量了一番,面色凝重道。
  这七具灵动境的尸骨,晶莹通透,几乎没有任何杂质,即便已经死去多年了,外层都没有受到任何侵蚀,显然这些异兽生前已经到了一种极高的境界,远在寻常的灵宗的之上。
  山下那个神秘的洞穴内,那些灵动境的尸骨虽然也很不凡,但跟眼前的这几具比起来,就显得要逊色一筹了。
  “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猜测?”突然,一向沉默寡言的幽刃开口了,他望向前头的白衣男子,出声问道。
  在山脚下时,因为机缘巧合,他们这两个之前有着不小过节的人竟是被分进了同一小队。
  对此,两人倒是也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们都不是什么心胸狭隘之人,况且现在大敌当前,共同退敌才是他们首先考虑的。
  试剑大会本就是切磋性的赛事,刀剑无眼,出现损伤是不可避免的,好在段灵月虽然用身体硬受了幽刃一击,但玉石发动及时,所以没有造成过重的伤势。
  因此,陆离也就没有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尽管两人不像其他人那么熟络,但内心早已冰释前嫌了。
  “恩。”
  听到幽刃的话后,陆离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看见那道剑痕了吗?”他指了一处隐蔽之地。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虽然光线昏暗,但众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道深深陷入墙内的裂痕。
  在它上面,宁羽感受到了不下于周围雷霆之息的威势,汹涌剑意扑面而来,让他整个人都微微震颤了一下。
  萧颖儿杏眉微蹙,问道:“天剑宗?”
  “应该还不单单是他们。”陆离摇了摇头,又指了指另外一根崩断的庞大石柱,说道:“你们看。”
  沿着视线看去,只见这根石柱足有百人环抱这么宽,上端紧紧贴着顶部,下端伫立在地面上,而中间的一大截却被生生毁断。边缘处,不像利器切割过那般平整光滑,而是杂七杂八,凌乱无章,像是被硬生生轰爆的。
  宁羽的青色眼瞳视力超凡,即便是这么昏暗的情况下,他依旧发现了断裂边缘处的一些端倪。
  “爪印?”
  “是。”陆离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我观察了这里所有的尸骨,没有一具的爪子能跟印记吻合。”
  “而且,如此锋锐又庞大的爪印,应该是源自某一只强横无匹的凶禽。”
  也不知是什么样的绝世猛禽,才能将这么粗壮的大柱子生生给捏爆开来。
  幽刃听得眉头微皱,问道:“你的意思是,千百年前,天剑宗联合其他势力一起剿灭了圣兽宫……那为何他们没有受到炎黄国主的清算?”
  那一道剑痕,毫无疑问是出自于灵王之手。
  如果说筑基期是小打小闹,炎黄国可能不放在眼里,那这千劫期的超级强者出手,粗暴地干预圣兽宫之事,不管怎么说,炎黄国主都不可能坐视不管吧?
  “……我也不知道。”对此,陆离只能苦笑一声,摇头道:“天剑宗在西域韬光养晦了数千年之久,可能有更多我们都不知道的秘辛吧。”
  其实还有一句话,他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规矩是人定的,炎黄国主当初能立下律法,也是因为有着足够强横的实力,一统四海八荒,无人能敌,说到底的话,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人人都以强者为尊。
  这种情况,大致只能有两个解释。一是天剑宗付出了某种代价,最终和炎黄国达成某种协定,选择息事宁人,将一切都掩盖了下去,二是天剑宗,或是与他联合的势力,已经有了打破规则的能力……
  “快看那边!”
  就在这时,洞穴的最深处,一道雷光忽然闪烁了一下。
  宁羽几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前行着,终于在靠近洞穴的尽头,发现了一具惊世骇俗的巨大尸骨!
  整具尸骨都被深紫色的雷电所缠绕着,不时发出电光爆裂的声响,即便逝去多年了,躯干上散发出的气息却依然像太阳般炙热耀眼,让人远远感受到翻涌而来的王者气息,不敢逼近。
  全身上下,最为令人瞩目的,就是那两根凶气缠绕的獠牙,仿佛高耸的两座山峰,其内部蕴含的雷霆之息,隔着数十丈的距离都让他们感到心悸,根本难以用眼睛直视。
  “这……是雷鸣狮王?”梁茂才伸出手指,哆嗦着,有些不敢相信道。
  整个南域现如今才多少灵王?
  而今天,他们竟然亲眼见到了一具灵王级别的尸骨!
  “连灵王,都战死了。”宁羽的内心无比复杂,他想到岩壁上那撕裂的剑痕,被巨力摧残崩断的石柱,还有洞穴中央空旷的深坑。
  当初的杀戮,究竟得有多么恐怖,才能让灵王这样的巅峰存在都喋血殒逝?
  与此同时,还有一件事情让他们感到很意外,那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雷鸣狮王的尸骨居然一直完好的保留在这?
  有着雷光护体,筑基期的人无法取走和践踏这具尸骨,他们可以理解,可最初袭杀圣兽宫的那批人,为什么不将它带走?灵王级别的尸骨,几乎全身都是宝,单单那一对獠牙的价值,恐怕就在一些地阶法宝之上!
  “可惜了它的雷法,就这样失传了。”陆离有些遗憾道。
  雷鸣狮王的雷法秘术,在昔日的南域所有术法中都能排进前十,每一次出世,皆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横扫一众敌手,乃是真正的杀伐大术。
  光从这残留的深紫色雷光中,就能瞥见一二,若是在它全盛时期,雷光的威力恐怕还要强上百倍不止,方圆之内无一人敢近身。
  不过如今它已逝去,再也没有人能传承这一无上秘术,不得不说是南域的一大憾事。
  宁羽等人虽然感叹于眼前的灵王尸骨,心中思绪万千,但也很快醒悟了过来,开始四下寻找洞府的其他出口。无论当初发生了什么,现在都已经化作了历史的尘埃,对他们来说,眼下最关键的,还是要打退西域诸敌,解除南域之危。
  “五虎凶煞的洞府在这,圣兽宫的主殿应该也不远了。”萧颖儿说道。
  对此,宁羽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兽族之间的等级制度是极其森严且不容亵渎的,比之人类族群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有着各种血脉之间的压制,对地位以及领地也有着十足严苛的规定。”萧颖儿解释道。
  “雷鸣狮王作为五虎凶煞之一,在圣兽宫内几乎是站在顶点的存在,地位只略低于两位宫主和三位护法,其余存在若是敢居住在其头上,那便是对它们赤裸裸的挑衅,同时,也是对兽族铁律的蔑视,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震慑群雄,必将被群起而分食之。”
  听到这,宁羽才恍然大悟。
  这里是天峰,那么能居住在雷鸣狮王之上的,只能是圣兽宫的宫主,或是另外几位护法了。
  “时间不多了,赶快分头寻找吧。”陆离出声道。
  自他们进山以来,已经过了超过十个时辰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不出意外的话,恐怕西域的人已经到达顶峰了。如果被他们先一步掌控了护山大阵,那么此次南域便满盘皆输,不仅许多人要白白牺牲,还会丢掉双龙山这块易守难攻的天险之地,彻底陷入死局。
  就在这时,飞驰中的梁茂才突然感觉一股冷气扑面而来,令他汗毛直立,隐约之间仿佛还听见了一阵风声。
  “在这里!”他顿时惊喜道。
  透过洞口,他看到了外面白雪皑皑的山体,寒风冷冽刺骨,刮得人生疼,骤降的温度仿佛要将整个人都给冻结。
  剩下四人闻声而来,当他们踏出洞口的那一刹那,双龙山的风雪仿佛千把小刀从身上划过,疼得他们一个个龇牙咧嘴,在原地话都说不出来。
  宁羽,萧颖儿和梁茂才都服用过烈阳丹,药效还未过,面对山尖的风雪虽然神识还能保持清明,但肉体上的痛苦却是实打实的,极限的低温连烈阳丹提供的热气都对冲不了。
  陆离自七岁后就在云空山修炼,那里虽然比不上双龙山,但天气同样恶劣,在相似的环境中长大的他,碰上这样的风雪到也还能坚持一二。幽刃则有些不同,他自小在赤云楼的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一次又一次的幸存了下来,经历过的生死危机数不胜数,比此刻更恶劣凶险的都有好几回,故而即便面对天峰顶部的风雪,他的脸上都是毫无惧色。
  当他们抬起头时,双龙山已经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尖峰了,而在那最高的顶上,圣兽宫的主殿已然肉眼可见,甚至空中光华流转,爆声不断,显然正在经历一场大战!
  看到这一幕,几人都是脸色一变,一时间连身体的疼痛都忘了。
  “快走!”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