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置于死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胡说!”
  张华向宁彬低吼了一声,瞪大了眼睛:
  “宁彬,你说话要好好动脑,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这件事,你要抖落出去,对你我都不利!”
  “对我不利?应该是对你不利吧?这事要是抖落出去,你将身败名裂!”
  宁彬气愤地说道。
  张华见宁彬要跟他动真格的,脸色陡地一变,变得很是恐怖,语气也很是冷厉:
  “宁彬,我平时待你不薄,你都忘了,现在你竟然为那么一篇微不足道的论文,想要把我搞得身败名裂。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我老实告诉你,就算我窃取了你这篇论文,你也别想推得翻我,相反,我要告诉你诬陷!”
  宁彬听得这话,呆愣了一下。
  “你在大家眼里是什么人,你心里没有些比数吗?我就明确地告诉你,大家都认为你是个废物!废物!废物!你在医院,连一个病人都没看过,不是我跟上面的人说尽了好话,你早就没在医院呆了。像你这样的人,要是对外面的人说能写论文,还是这么高质量的论文,谁会相信?”
  宁彬听得张华这些话,牙齿咬得格格地响。
  张华说的这些话,是实话。
  不过,宁彬成为现在这个样子,那是因为他身上的圣医玄脉未能苏醒。
  要想圣医玄脉苏醒,必须得经历三年如同炼狱般的生活。
  在这三年里,发落齿脱,经脉不畅,皮黄肤皱,全身乏力。
  如果不饮尚河畔之水,不但圣医玄脉不能复活,而且他也将气血枯竭而亡。
  是以在这三年时间里,宁彬咬牙忍受,为的是圣医玄脉苏醒。
  而此时,宁彬也只得强忍着。
  再则说,他隐忍的时间不会有多久了。
  宁彬转身离开,回到了办公室,他要抓紧时间完成一部医学著作,共有六七十万字。
  这部医学著作公诸于众,那会在医学界引起轰动的效应。
  “宁彬,把电脑收起来,我们一起回去。”
  一位超级大美女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
  她身段婀娜娇美,体态轻盈,那张脸蛋美丽无极限,令人过目难忘。
  这位便是宁彬的老婆徐娜。
  尚河畔市希望集团董事长三女儿。
  她有着经商的天赋。
  大学毕业,她没像那些家族子女,在自己的家族企业里任职,她却是独自单飞,创立了自己的公司——雅馨宏丽。
  她还是尚河畔医院的股东。
  像她这样才貌俱全的女子,本应是京都豪门的大少奶奶,然而,她却嫁给了宁彬。
  这是因为有一天,徐娜醉酒,掉落进尚河畔河里,是宁彬舍命相救,才救下了她。
  徐娜顶住家族的巨大压力,死活都要嫁给宁彬。
  然而结婚以后,徐娜发现,宁彬的身子骨十分孱弱,似乎是朝不保夕。
  徐娜看着宁彬,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他这个样子,不知还能活得了多久?”
  宁彬心思集中在电脑上,他正在对这部医学著作的一个论题进行修改。
  最后,他抬起了头:“走吧!”
  宁彬刚站起来,身子往后一仰,跌倒在了地上。
  宁彬觉得体内有千万只虫子在咬噬,好似要把他的骨头肌肉都咬噬掉,只剩下一张空皮。
  同时,宁彬觉得在身子的隐秘处,有一股莫名的能量,好像汹涌的潮水滚滚而来,将他的身子迅速地淹没掉。
  宁彬的整个身子好似重新进行排列组合,他的经脉骨骼不再像之前那样,似乎变得通泰起来。
  “这是要脱胎换骨的变化了!”
  宁彬的头在变大,额上的青筋像一条条小青蛇,蜿蜒游动着,这样的剧痛让宁彬觉得他的身子要化成尘雾和碎末。
  “张主任,张主任!你快救救宁彬!”
  徐娜惊呼道。
  “出什么事了?”
  张华走了过来,看见宁彬倒在地上,神色淡定道,“我去拿银针,这病得扎银针!”
  过了好一会儿,张华才慢吞吞地走了过来。
  宁彬因为剧痛,神智有些不清,眼前的人,都变得稀奇古怪的。
  他看见张华,好像是狰狞的魔兽,忽而长忽而短,忽而大忽而小,眼里闪射出蓝幽幽的光,宁彬想到狼。
  张华手中的银针猛地扎在宁彬的灵窍穴上,这处大穴是禁止触碰的。
  宁彬当时觉得他就像气球被捅破一样,体内的真气不住地泄漏出来,整个人变得瘪瘪的,别说动弹,连出气都困难。
  这家伙是想趁此机会弄死自己?
  肯定是因为论文的事,这样他就可以杀人灭口,而且还不会担当杀人的罪名。
  “快快快,圣医玄脉快苏醒啊!”
  宁彬在心里急急地叫喊道。
  然而灵窍穴被银针扎住,他整个人都受到控制,他没法将体内的真气运行,也就没法将圣医玄脉唤醒。
  看着处在垂死状态下的宁彬,张华显露出悲痛的神态:“徐总,宁彬这病日积月累,病入膏肓,非针石能救啊!你得接受现实,别太伤心!”
  “张主任,你是医院专家,你有办法救他是不是?只要你救活了他,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徐娜苦苦哀求道。
  张华看着徐娜,心里一阵狂喜。
  我就是要他死,不然我怎么能得到你,我可是一直想得到你,没想到天赐良机,让我如愿以偿。
  张华心里这么想着,却是装出很是体贴温存的样子,扶着徐娜的香肩道:
  “徐总,宁彬这病,就是神仙也救不活他。不过,你放心,我跟宁彬是好兄弟,他走了,我会代他照顾你,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宁彬只是神智不清,并没有完全丧失神智,是以张华说的那些话,他是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他猛地一惊:原来这个张华竟是个渣男,竟然打自己老婆的主意!
  “不许你碰她!你这个人渣!”
  叭!
  宁彬甩手便是一个记耳光。
  宁彬双眼模糊,心里着急上火。
  随即他躺倒在一个暖暖的怀里。
  “宁彬,你醒醒!”
  徐娜拼命叫叫喊道。
  神智迷糊的宁彬,脑子里忽地划过一道闪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