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施银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放屁!我老公医院奈不何,你老公医院就奈得何?”
  徐蓉睁大眼,冲徐娜吼叫了起来,
  “都是你那老公故意叫人气爷爷,不是想要把爷爷气死,把爷爷送到你们那医院,正好遂了你们的意。因为爷爷一直都不同意你俩的婚事,你俩就怀恨在心,别人不知道,我是你二姐,我还不知道?”
  大厅里的人听得徐蓉这话,脸上的表情挺复杂的,他们的目光在徐蓉与徐娜两姐妹身上扫视着。
  “二姐,你胡说什么啊?他是我亲爷爷,我们怎么可能那么做?”
  徐娜分辩道。
  就在这时,冲进来几个人,抬着两副担架,其中一个领头医生看见徐蓉,脸上带着讨好的笑道:“徐二小姐,我们是新悦医院的,你爷爷在哪里?”
  “在那里,你先看看吧?”
  徐蓉指着已平放在椅子上的徐仁道。
  那医生走到徐仁身边,拿出仪器,测试一番,吃惊道:“老爷子怕是抢救不回来了?”
  “你这庸医,能看出什么病!”
  徐娜冲那医生怒喝道,对另一拨医生,也就是尚河畔医院医生道,“你们快把我爷爷送医院去,越快越好!”
  徐蓉横身将那拨医生拦住,咆哮道:“你们跟我滚出去,我爷爷决不会送你们医院,不能让你们害死爷爷。来人啦,把徐娜和那些医生撵出去!”
  徐蓉吼叫声落下,冲进来几位保安,要将徐娜与尚河畔医护人员撵出去。
  “住手!”
  就在几位保安快走到徐娜面前时,一道身影如闪电般飞掠而至,横身在保安与徐娜之间。
  正是宁彬!
  徐娜看着面前的宁彬,正要说话,宁彬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
  徐娜似乎明白了过来,没有做声。
  “谁?滚出去!不许在徐家撒野!”
  徐蓉怒吼道。
  当她看清面前这男子时,竟是呆愣了一下。
  这位青年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真是一位大帅哥,她的老公与之相比,逊色了许多。
  徐蓉心里燃起了嫉妒之火。
  这帅哥护着徐娜,分明就是徐娜的人。
  她打小跟徐娜争,都没能争过徐娜,这一次,总算以为能争过徐娜,自己的老公比徐娜那病恹恹老公好,不曾想,这位帅哥的长相,那可是碾压她老公。
  宁彬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道:“徐蓉,你那医生不行,还是让我来试试身手!”
  “你算老几?”
  徐蓉怒声道,“不许你给我爷爷治病!”
  “不许?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眼睁睁看着你爷爷过了黄金抢救期?以至于因抢救不及时而身亡?”
  宁彬语气冰冷地说道。
  是啊,抢救必须及时,可以说时间就生命,徐蓉自然懂。
  她看了看平躺在椅子上的徐仁,脸成了灰色,情形很不妙。
  “他说他能治,那就让他治,如果他耽误了爷爷最佳抢救时间,我们就拿他是问,当然,包括徐娜。”
  召明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冷厉之笑,眼里闪射着狠戾之光。
  他没出手施救,是因为他看出徐仁已没法救治,现在这家伙要施救,他是徐娜的人,正好把爷爷死的责任,推到他两人身上。
  即便不判刑,徐家人也会恨死他俩的。
  宁彬看出了召明邪恶的心思,脸上显露出玩味的笑,神色淡然:“别废话,一边儿去!”
  徐蓉还想说什么,召明拉了她一下,朝她使了一个眼色,徐蓉便把要说的话咽好回去。
  召明与徐蓉站到了一边去,脸上浮现出难以察觉的冷冷的笑。
  宁彬准备施救,徐娜用乞求的语气说道:
  “你一定要救活爷爷!”
  宁彬重重地点了点头,给了徐娜一个坚定的眼神。
  宁彬将那盒银针掏出来,盒子上雕刻着苍龙青鹤。
  宁彬将一根银针拿在手上,突然一道银光在空中闪现,那根银针扎在了徐仁的身上。
  “哼,凭几根银针就想治好爷爷,把爷爷的病想得太简单了!要是救不下爷爷,可得要找你算总账。”
  召明这话是对着宁彬说的,而且也只有宁彬才能听见。
  宁彬看了召明一眼,反问了一句:
  “你夫妻俩很希望爷爷死?”
  召明嘴张了张,好像被风噎着,没能说出话来。
  宁彬那几根银针全扎在了徐仁的身上,没一会儿,徐仁的脸色不那么吓人,那紧闭着的双眼也睁开了来。
  “娜娜,快叫人把爷爷送上救护车,爷爷醒过来了!”
  召明脸上显露出骇然之色,同时因为计谋落空,脸色变得很是阴鸷。
  “娜娜,这是你相好吧?你不守妇道也罢,可你不该把他带到徐家来,你是要把徐家的脸丢尽才高兴?”
  “我可真是服了你,你的心计真深,叫人把爷爷气昏死过去,然后又让你相好救活爷爷,爷爷就会相信你,把徐家交给你打理。真是黄蜂尾上针,最毒妇人心啊!”
  召明恶声恶气说道。
  “你诬蔑人!我那么爱爷爷,怎么会这样对待爷爷?”
  徐娜诉说道,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你别把大家当傻子,你做的这些,大家都清楚着呢。这每一步,都是出自你精心地安排。你本来跟你的相好一起来的,可你偏偏要等到这个时候,才让你的相好露面,不就是想让你的相好扮演爷爷救命恩人吗?”
  “这样,不但爷爷感激你,我们徐家人都会感激你,徐家人都会尊着你,你这些鬼心思,我要是看穿了的。”
  “你们……”
  徐娜想要反驳,宁彬却是搂住了她的香肩,对徐娜耳语了一句:“你别说。”
  徐娜点了点头,气愤中的她,真不知该怎么说。
  “照你俩的意思,我不该帮你们把爷爷抢救过来,这抢救过来,似乎碍了你们的事。其他都不说了,现在爷爷抢救了过来,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爷爷真要出了什么事,那就是你们在作祟,我一定会把这人揪出来。”
  宁彬脸若寒冰道,同时将目光投向召明。
  召明的目光与宁彬目光对视,感觉到头皮发麻,只得把目光收回来,对新悦的几位医生护士道:“你们把爷爷送回医院,全天候看护,不许出一点儿问题。”
  那些医生护士小心谨慎地将徐仁抬上了救护车,然后离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