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爷爷醒了过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彬瞥了一眼召明,反问一句:“怎么,你怕爷爷醒过来啊?”
  唐副院长看向召明,问道:“召董事,这位是……”
  “他什么都不是,顶多算是江湖游医,吹牛还可以。”
  召明回答道,脸上浮现出怒色。
  刚才宁彬那么对他,不但让他颜面尽失,而且他的一身都被摔散了架,走起路来,都得咬着牙,因为疼啊!
  唐副院长听召明说宁彬是江湖游医,身板一下子挺得直直的,同时为他差点儿相信对方吹牛的话而感受到羞辱。
  “召董事,你怎么能让这江湖游医进来呢?对他们来说,什么病都能医治,哪怕是癌症,一样能医治。你爷爷这病,应该是综合症,除非把几种病控制住,才有可能醒过来,不然,他就会一直处在这种状态。”
  唐副院长说到这里,把宁彬从头到脚看了看,瘪了瘪嘴道,
  “你竟然说能治好徐老的病,你当你是华佗再世?即便是华佗再世,也不可能治好徐老的病,除非你是神仙,哈……”
  唐副院长说到这里,仰起头,大笑了起来,不过,就在他刚发出第一个“哈”时,他便陡然觉得,他那胖乎乎的身子在空中漂移,移到一边去了。
  “咚!”
  最后落到地上,发出很是强烈的震动,他可是受不了这样的震动。
  唐副院长呆愣了一会儿,方才明白过来,原来是那年轻人施法术,把他移到一边去了。
  这家伙到底是医帅还是法师?这让他很是惊悚。
  召明见宁彬用同样的办法,把唐副院长移到一边去,这是他第三次看见宁彬这样做,其中一次是亲身经历的,他还是感到很震惊。
  宁彬没去理睬唐副院长和召明等人,他拿出银针,将真气运于银针之上,朝着徐仁几处大穴扎下去。
  然后用真气驱使那些银针跳动起来。
  唐副院长见了,细思极恐,更加肯定宁彬是法师或者是巫师,而不是医帅。
  扎银针是中医的一种医疗方法,他也会运用,只是谈不上精通,他也看过许多精通针灸的医师扎银针,都没有像宁彬这样,银针能自己跳动的。
  不一会儿,那些跳动的银针,带动出淡淡的黑色雾气,随即一股臭鸡蛋的气味在病房里弥漫开来。
  就在这时,只见徐仁苍白的脸,有了一抹红润之色,身子不再僵硬,而是变得有些柔软了。
  难道说,他真能医治好徐老?既然他有这么神奇的医术,那他应该是蜚声中外的名医了啊?可为何是江湖游医呢?
  唐副院长觉得很难理解。
  就在唐副院长这么想着时,那些银针停止了跳动。
  紧接着,宁彬还给他们来了一招玩的是心跳,那些银针竟然嗖嗖嗖地自动落入宁彬手里。
  以至于唐副院长认为宁彬这是在耍魔术,不然那银针怎么会自动跳到手里去。
  “嗨!”
  随着这轻微的叹息声传出,徐仁睁开了眼。
  “爷爷,你醒啦?”
  徐娜惊喜万分地叫喊道。
  此时,唐副院长脸上惊愕之色,堪比看见了鬼。
  眼里满是难以置信的目光。
  心里却是惊呼:神医啊神医!
  徐仁看着徐娜,手动了一下。
  徐娜忙将爷爷的手握住。
  徐娜的泪又要掉下来。
  爷爷的手真瘦啊!真的是瘦骨嶙峋,这自然让徐娜泪崩。
  “别哭,爷爷死不了!”
  徐仁用微弱的声音安慰徐娜道。
  “爷爷!”
  宁彬向徐仁恭声叫道。
  徐仁把头扭向宁彬这边,眼里闪射出陌生的光,显然,他不认得眼前这年轻人。
  宁彬忙向徐娜使眼色。
  徐娜猛地醒悟过来,忙向徐仁解释道:
  “爷爷,他是我朋友,医术高超,我请他来给你治病的,就是他……”
  “爷爷,你感觉怎么样?”
  召明见徐娜要向爷爷说出是宁彬医治的这事,忙打断了徐娜的话,把话题转移开来。
  徐蓉也很是配合召明,不过,她却是装出很是关心爷爷的样子,插话道:
  “你们也真是的,爷爷刚醒过来,身体很虚弱,需要静养。我们还是出去吧,有什么话留着,等爷爷身体好了再说。”
  “好了,探视时间到了,请你们都出去吧?”
  主治医生说道。
  “爷爷,你好好养病,我们有空就来看你。”
  徐娜与宁彬只得跟徐仁道别。
  出了病房,宁彬对召明道:
  “你们要把爷爷接着你们医院来医治,结果就是这么个样子。我们来看爷爷,你还百般阻拦,如果我不施救,爷爷还真被你们医治成植物人了,这样也正好遂了你们的心愿。”
  宁彬很是生气地说道。
  “你别在这里表功。你以为爷爷是你救醒的?狗屁!是唐副院长救醒的。唐副院长医治了两个小时,爷爷本来就快醒了,你去捣弄一番,爷爷自然就醒来了。你这样的人,就会抢占别人的功劳!”
  召明也是气愤愤地说道。
  他当然不会承认这是宁彬的功劳,所以,他要把这功劳转移到唐副院长身上。
  “召董事,你爷爷还真是这位年轻人救醒的,他的针灸疗法,真的是神功啊!”
  唐副院长很是叹服道。
  召明呆愣住了。
  他没想到唐副院长会这样说。
  “这位神医,我想拜你为师!请你收我为徒吧?”
  唐副院长一脸诚恳地说道。
  唐副院长这话,可是把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唐院长,你疯了吗?你可是医学界声望很高的专家,岁数都有他爷爷大,你还跟他当徒弟。要是这样的话,那你别在欣悦医院干了。”
  召明醒悟过来,很是气愤地对唐副院长说道。
  唐副院长没想到召明会发这么大的火,他自然不知道,这是召明跟宁彬之间有过节,以为是他这么做,有损欣悦医院的声誉。
  他没再说什么,朝宁彬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
  他自然舍不得掀悦医院获得的一切。
  “召明,我警告你,如果爷爷的病情不见好转,我是怎么都不会让爷爷留在你们医院,而是会把他转到尚河畔医院去。”
  宁彬神色肃然地说道。
  “你休想!”
  召明暴喝一声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