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徐蓉被开水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彬为了照顾徐娜的感受,将那铅球轻放在了墙角,徐娜没能发觉到。
  宁彬在听徐娜说起这事时,便觉得徐蓉不会是感谢他,而是另有阴谋,当然,他也想到了徐蓉会为召明出气这一点,结果还正如他所想的。
  “哎呀,小妹,你们可来了,我等你们多时了。”
  徐蓉装出很是欣喜的样子,打着招呼,还上前来与徐娜拥抱了一下。
  徐娜与宁彬坐下后,徐蓉又假意道:“来,吃水果!这是我一个朋友,特地从国外带回来的。”
  说到这里,徐蓉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来,笑着道:“你看,只是叫你们吃水果,却忘了让你们洗手。你俩坐坐坐,我去端热水来。”
  徐蓉说着,往厨房那边走去。
  “我姐这是怎么啦?咋一下子对我们这么殷勤了?”
  徐娜脸上浮现出不解的神情问道。
  “你听过这话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宁彬对徐娜说道。
  “你看看你,总是把人往坏的方面想,你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啊?”
  徐娜给了宁彬一个大白眼,显露出有些不满。
  宁彬摇了下头,没再说什么。
  他心里却是在想,如果徐蓉敢对徐娜做出什么事来,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热水来罗!”
  徐蓉大声说道。
  徐蓉从徐娜身边走过时,宁彬可是做好了准备。
  徐蓉要是把盆子里的水往徐娜头上倒去,他会飞身上前,把那水反倒在徐蓉身上。
  徐蓉并没有那样做,她端着盆子,径直朝宁彬这边走来。
  “啊……”
  徐蓉惊呼了一声,好像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身子失去了平衡,朝着宁彬那边倒了下去。
  她手上盆子里的水,也都朝着宁彬泼去。
  宁彬预知到徐蓉会这么做,身形一晃,将那盆子接住,顺便将盆子里的水,倒在了徐蓉身上。
  这就正如俗话说的,起心害心,反害自身。
  结果徐蓉浑身被浇得透,淋淋漓漓的一身水,还冒着腾腾热气,好比蒸桑拿一般。
  “啊……”
  徐蓉又发出一声惊呼。
  这声惊呼不是她装出来的,而是她自然而然发出来的。
  在她导演的这出戏中,可没有这一情节。
  “二姐,客厅里的地这么平,你咋还摔倒了呢?”
  宁彬装出很是关切的样子,想伸手去扶,却好像有所顾忌。
  随后看着处在呆愣状态的徐娜,“老婆,你呆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二姐扶起来,帮她收拾收拾?”
  徐娜听了,回过神来,急走几步,来到徐蓉面前,伸出手想要扶徐蓉。
  徐蓉把徐娜的手打开,吼了一声:“不要你扶!”
  随即爬了起来,“咚咚咚”往楼上房间跑去。
  徐娜想追上去,却是被宁彬拉住了。
  “你拉住我干什么?”
  徐娜不解地问道。
  “别上去。你要是上去,她会把你当出气筒。”
  宁彬说道。
  徐娜不相信:“我去关心她,她冲我撒什么气啊?”
  宁彬只得松开了手。
  “砰!”
  徐蓉一下子把门撞开。
  房间里正在看电视的召明惊了一大跳。
  当他看见披头散发,浑身湿淋淋的徐蓉,忙问:“老婆,这是怎么回事?”
  “快来帮我把衣服脱下来!”
  徐蓉大声吼叫道。
  召明忙跑过来,帮徐蓉脱衣服。
  徐蓉盆子里的水可不是像她说的是热水,而是开水,她本是兜头盖脑朝着宁彬泼去的。
  即便不毁了宁彬的那张脸,可也会烫伤的,让她痛一段时间,没想到泼到了她身上。
  幸好徐蓉穿得比较厚,处理得又及时,那开水还没能浸透衣服,所以她身上并没有烫着。
  不过,她的脸和手却是被烫伤了。
  召明见了,忙说道:“我给你拿特制的烫伤药擦擦!”
  特制的烫伤药擦在脸上和手上,那火烧火燎的感觉没有了,徐蓉也好受了许多。
  “老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被开水给烫着了呢?”
  召明一脸疑惑地问道。
  “我恨死那小子了!”
  徐蓉恨声恨气地说道。
  召明心里有些明白了,小声问道:“老婆,你是不是拿水去泼那家伙,那家伙反给你泼了过来?”
  “你说呢?未必是我自己泼我自己?”
  徐蓉没好气地回道。
  召明联想到他在医院整宁彬,也没能把宁彬整倒,反倒把他给整倒了,不由得突然暴怒起来,咬牙切齿道:
  “宁彬,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整倒你!”
  “对,不把这小子整倒,我就不是人!”
  徐蓉恨恨地说道。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
  召明与徐蓉都闭上了嘴。
  “二姐,你怎么样啊?”
  门外传来徐娜关切的问候声。
  “你是想来看我的笑话吧?你心里是不是乐开了花!你跟我滚,你这个死娼妇!”
  徐蓉很是恶毒地骂道。
  徐娜听得这骂声,整个人呆愣住了。
  这还是她二姐吗?虽然之前她对自己不好,可她从没这么骂过自己啊?哪怕是骂外人,也不会这么骂的啊?
  看来宁彬还真说对了,二姐把自己当作了出气筒。
  算了,自己还是走吧?不然,还不知二姐会骂出什么更难听的话来。
  徐娜拖着沉重的脚步下了楼。
  徐蓉怒声说道:“气死我了!真的气死我了!”
  “老婆,别生气,小心气伤身子!”
  召明劝说道。
  徐蓉瞪大眼盯着召明,过了一会儿,说道:“你叫我别生气别生气,我被那家伙整成这个样子,我能不生气吗?我要是能杀得了他,我现在就去把他给杀了!”
  召明不敢劝了。
  知道老婆在气头上,他要是动,说不定把气全撒在他的头上。
  “你啊你,真是个瘟猪,就想不到好的办法来治治这小子?”
  徐蓉见召明没说话,更加生气,用手点着召明的额头吼叫道。
  “老婆,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到好的法子,不把这小子整死,也会叫这小子脱身皮!”
  召明向徐蓉表态道。
  徐蓉听了,这才没说什么。
  “怎么样,是不是被骂惨了?”
  宁彬向徐娜发问道。
  其实徐娜那神态,已经告诉他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