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比试银针治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冯少主,你这是要把我逼上绝路,不给我活路啊!现在徐家要对我赶尽杀绝,我在徐家连立足之地都没有,我却要我跟召博士比扎银针,我可是会输得底裤都没有,这样的话,我就是想死在徐家都没可能。你行行好,就不比了吧?”
  宁彬装出一副生无所恋的神情说道。
  “你的生死关我什么事?你把我骗得这么苦,我可巴不得你死呢!你现在是比得比,不比也得比,由不得你。如果你实在不比,也可以,那我就把你给废了!”
  冯小彪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神情说道。
  “我赞同冯少主的做法,等撕下他的伪装,冯少主惩罚后,我们徐家也还要惩罚,让他没脸在这世上活。”
  徐仁也恶狠狠地说道。
  宁彬见徐仁真以为他是骗了冯小彪,心里乐开了花,只是他脸上却是一副苦逼相。
  “既然我别无选择,那我只有搏一搏,兴许还有一条活路,如果不搏一下,就只有死路一条。”
  宁彬说完,看向召明,“召博士,我俩比一比吧。不过,我知道,你是博士,在施银针时,肯定像天女散花一般,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神不知鬼不觉便把病人的病治好了。”
  召明的脸色变了变,变得很是难堪。
  他的心里飞过一千匹草泥马,真恨不得杀了徐蓉。
  这个死婆娘,只知道吹死牛,这下子吹死了,看怎么收场啊?自己扎银针的技艺,哪能跟宁彬比啊!
  现在骂徐蓉没用,哪怕是杀了她也没用,得想办法渡过这难关啊!
  召明眼珠飞快地转动着。
  嘿,不要说,还真被他转出一个方法来。
  “这扎银针是有病人不是?如果没病人,那不是比医术,而是比武术了。这样吧,我来选先一个病人。”
  召明向宁彬说道。
  “病人都不由我俩来选,因为我俩得避这个嫌。还是看徐家长辈有**病的没有,如果有,我俩就帮他治病。他们是长辈,不会偏袒谁的。”
  宁彬提出他的看法。
  召明还没答话,徐家长辈中,有一位颤微微站了起来,脸色泛青,有气无力,一看便知病得很重。
  “我这病很久了,医院都治不好,你们帮我治治吧?治不好,也没,没有关系。”
  这位长辈很是艰难地说完这话,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召明,我们给这位长辈医治,你没意见吧?”
  宁彬可是怕召明反悔,所以他得先牢靠召明。
  这时,召明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同意:“行,就跟这位长辈治病!”
  随后看着这位长辈,“长辈,请你把病情说说。”
  “我没别的毛病,就是头痛,痛得要命交!我叫他们用锤子砸我的头,他们又不砸,我要喝毒药,家里人看得紧紧的。不管是喝止痛药还是输止痛药,都不管用。”
  “这头痛起来,没有征兆也没有规律,不知什么时候它就痛了起来。在医院去检查,医院却是查不出来。我之前身体很棒,自从得了这头痛病,现在身子就成这样子了。”
  这位长辈说到这里,直叹气,并不住地摇头。
  “召博士,你现在知道这是什么病了吧?”
  宁彬向召明问道。
  “我当然知道是什么病,我要是说出来,你就会说跟我是一样的。还是你先说这是什么病?”
  这也是召明想到的一个妙法,让宁彬先做,他后做,那宁彬说是什么,他也说是什么。
  到时宁彬治好了长辈的病,那也证明他能冶好长辈的病。
  如果宁彬治不好,他再来治,治好了,那就证明他比宁彬强,治不好,两人只是打个平手。
  “长辈这是血脉上的问题。你的血型异于常人,你大脑里的血管,也与常人不一样,很像黄河的九曲连环,你的头痛,就出在这九曲连环上。”
  “你在中壮年时,这病还不明显,只是偶尔痛那么一下就没事了,而你也不把这当回事。现在年岁大了,问题就出来了,头一痛起来,不但时间长,还痛得很厉害,那头就像要爆炸一样,长辈,是不是这样?”
  宁彬说出了他的看法。
  “哎呀,你说得比我都还详细,知道得比我都还清楚,我的病这下有希望了。宁彬,你要是治好了我的病,我会给你大力宣传,而且绝不让徐家把你撵出去。”
  这位长辈拉着宁彬的手,把宁彬当作他的救星。
  “长辈,你别激动!先坐会儿,等我与召博士会诊后,再给你医治。”
  宁彬安抚这位长辈道。
  “好好好,我这就坐。那次,你跟你三爷爷治病,我因为头痛没来,我真是很后悔,如果当时我在那里,你也把我的病治好了。”
  这位长辈坐下后,还在不断地说道。
  宁彬点了点头,随后看着召明:“召博士,你说说你对这病情的分析。”
  召明装出权威人士的模样,对那长辈进行观察,然后说道:“宁彬从中医学方面来分析,很正确,其实从西医学来分析,他这属于血脂血脉阻塞。”
  召明为了显示他的高明,还从西医方面进行了一番分析。
  “博士就是不一样,样样都懂。不过,照冯少主的意思,我们得用银针给长辈治病,这应该是中医。召博士不会是用西医来治吧?”
  宁彬语带嘲讽的意味。
  “我用西医能治好长辈的病,不过,既然规定用银针,那就用银针吧。”
  召明说到这里,看着宁彬,“宁彬,你不是随身带着银针的吗?那你用银针帮长辈治病吧?因为我在行医时,还是以西医为主,我最喜欢的是手术刀而不是银针。”
  这也正是召明的妙方,让宁彬先治病,宁彬治好了,他就不用了。
  宁彬看出了召明的妙方,他拿出银针来,递给召明:“你拿我的银针去治病。”
  “我有银针,为何要拿你的?再则说,你的银针,我使用起来也不顺手的。”
  召明说到这里,见宁彬没有把银针拿回去的意思,便对徐蓉说道:“老婆,你去把我的银针拿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