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召明扎银针扎出病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蓉先是愣了一下,见召明直向她使眼色,她也就明白过来,站起来说道:“老公,我这就去跟你拿。”
  这么一来,宁彬自然得先这长辈治病了。
  总不至于让长辈在那干等着。
  宁彬拿起银针,刚要扎,却是停了下来,看着召明问道:
  “召明,你说说,这银针应该先扎长辈哪个部位?”
  “你会不会扎银针?竟然连扎哪个部位都不知道,你要不会扎银针,就别在这里冒充会扎,你们是真的想把长辈拿来做试验啊?长辈这头痛病本就很难治,你再扎出别的什么病来?你那不是要长辈的命吗?”
  召明睁大双眼,用斥责的口吻对宁彬说道。
  召明这话,可是把宁彬当作是一点都不懂医学的人,比那些江湖游医都还不如。
  实际上,银针扎哪个部位,召明却是不知道的。因为他对这病的判断,是跟着宁彬走的。
  这也并不能说召明没本事。
  因为他们西医,对病情的判断,都是依靠仪器的精密检测,然后再做出结论来的,而不像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就能得出病人的病情。
  不过,他对中医的这种诊疗方法,是很不赞同的,毕竟人的观察是没法与仪器的检测相比的。
  人的观察失误多,显得很是不准确,仪器的失误很少,得出的结论很是精确。
  只是这个宁彬,竟然靠观察来得出结论,以此显示他医术高明,这小子纯粹是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我经常玩银针,岂不知道扎哪个部位?我看这样,我们把银针先扎哪个部位写在纸,看我们是不是一样的。”
  宁彬又提出一条建议来。
  召明没想到宁彬会想出这么法子来,使得他那法子就不灵了。
  只是眼下,召明怎么也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因为不答应,他就输了。
  “写就写,我还不相信,你扎的部位会比我的好?”
  召明嘴里这么嘀咕道。
  两人各在一边写着,不一会儿就写好了,递交到徐仁手上。
  徐家懂医术的长辈,都环绕着徐仁,伸长脖子观看。
  徐仁先打开召明的纸条,众人看了都默默地点着头。
  召明见了,心里很是得意,只要能得到大家的赞同,就能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随后,大家又看宁彬写的纸条。
  众人一看,脸上浮现出惊骇的神色。
  徐仁将那纸条拿起来,在空中舞动着,嘴里大声说道:
  “乱弹琴!纯粹是乱弹琴!从你这穴位扎下去,这人不死都会变成废人。你小子认为徐家要撵你走,你就想借此机会报复徐家?”
  “家主说的是。这穴位哪敢动得?幸好让我们看了,不然,这一银针扎下去,人可就完了。”
  其他长辈附和道。
  这时,徐家长辈们都用愤怒的目光盯着宁彬。
  “宁彬,你被撵出徐家,也不该用这种方式陷害这位长辈啊?”
  召明可是比任何人都气愤。
  其实召明心里却是觉得宁彬扎那穴位,一般银针师是不敢的扎的,只有技艺精湛,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才敢扎这穴位的。
  宁彬就是这样的银针师。
  他当然不能这样说,那岂不是在帮宁彬吗?他的目的就是要把宁彬从徐家撵出去呢,所以,他也就附和着徐家长辈,对宁彬大加斥责。
  “你说我是害长辈,那你说说,你扎那穴位,对这长辈的病有作用么?唯一的作用,就是增加长辈的痛苦。”
  宁彬说到这里,眼里显露出鄙夷不屑的神情。
  “我扎这穴位,至少不会致长辈于死地,也不会让长辈成废人,也有可能治好长辈的病。我这么做,是出于对长辈的保护。”
  召明辩解道。
  “好,我承认你说的。不过,我要跟你说的是,如果我扎这穴位,把长辈的病治好了,你必须得承认你输了。”
  宁彬睁大眼盯着召明问道。
  召明从宁彬的气势和神态,知道宁彬扎那穴位,即便不能治愈那长辈的病,可至少能让那长辈的痛好转,那么一来,他岂不是大输特输了?
  想到这里,他对徐家其他长辈说道:“我们决不能让宁彬从那穴位扎银针,我们不能让这位长辈死在宁彬手里!”
  召明这是想煽动徐家长辈反对宁彬那样用针,这么一来,宁彬也就没法治好这位长辈的病了。
  “对对对,召明说得对,我们可不能让宁彬拿生命来开玩笑!”
  徐家那些长辈,连连点头道。
  就在这时,徐蓉拿着银针走了过来,把银针递到召明手上。
  召明却是在心里骂起徐蓉来:“你这死婆娘,你把银针拿来干什么?你还真当老子扎银针的技术,像你说的那样出神入化?你这不是想让老子出丑,现原形吗?”
  “召明,现在就用你的银针给这位长辈治病吧?”
  宁彬催促道。
  召明这下还有什么好说的,只得对那长辈说:“长辈,你坐好了,我这不帮你治病,你放心,我这个很安全,不会有危险的。”
  召明把银针扎进穴位,然后用手指捻着。
  捻了一会儿,召明问道:“长辈,你感觉怎么样、”
  “有点痛有点发麻。”长辈回答道。
  召明点了点头:“很好很好!我这针起到效果了。这病时间拖得太久,而且已经很重,能起到这样的效果已经很不错,我还生怕你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样可就麻烦了。”
  召明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就是要让在场的人都听到,从而证明他扎银针的技术高超,然后他再阻止宁彬扎银针,这么一来,他就赢了。
  过了半个小时,召明把银针取了出来,对那长辈说道:“从今以后,你只要每天扎一次,你这病就会渐渐好转,最后全好了。”
  那位长辈正要说谢谢,却猛地用双手抱着头,朝着他坐的椅子撞去,他旁边的家人见了,忙把他拉住。
  这位长辈却是你受伤的猛兽,“啊啊啊”的狂吼着。
  “召博士,你不是说你扎那穴位很安全吗?怎么把长辈的病扎出来了?你倒是快给长辈止痛啊?”
  宁彬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