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会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是他亲自去请宁彬来给父亲看病的,已对父亲的病情作出了判断,准备为父亲治病,没想到冒出表哥请医生这事,宁彬会怎么想?他要是生气走了,那父亲的病可怎么办?
  “宁院长,不好意思。我表哥请医生这事,他没有对我们说,他要是说了,我是不会叫他请医生来的。”
  舒飞脸上带着歉意的神情说道。
  “没关系。那我们就等一等,到时我可以和你表哥请来的世界著名医生,对你爸的病进行会诊。”
  宁彬毫不在意地说道。
  舒飞没想到宁彬竟然没生气,不由得打心里佩服宁彬的肚量。
  像宁彬这样的神医真是少见。
  要是别的神医,你就是一句话说得不对,他就会拂袖而去。
  没过多久,段辉七带着世界著名医生来到了舒飞家。
  段辉七带来了几位保镖,都站在了门外,显得很是威风。
  段辉七指着他身后那位高鼻梁,蓝眼睛的外国人介绍道:“这位是世界著名医生考特尼。”
  梁萍一脸惊喜地说道:“考特尼医生,我先生的病全靠你了。”
  随后,梁萍看着段辉七说道:“辉七,劳你费心了!我们一家人都感谢你!”
  说到这里,梁萍落下泪来。
  “姑姑,别伤心,考特尼医生会治好姑父的病!”
  段辉七安慰梁萍道,还掏出纸巾来,替梁萍擦掉眼泪。
  这时,段辉七看见了宁彬,感觉这人很陌生,便向梁萍问道:“姑姑,这位是……”
  “他是基隆市尚河畔医院的宁医生,是你表哥请来的。他不知道你会请考特尼医生来,你跟考特尼医生解释下,请他别生气。”
  梁萍向段辉七说道。
  考特尼有个外号叫“中国通”,他不但听得懂中国话,而且还会说中国话,所以,梁萍与段辉七的对话,考特尼全听懂了。
  他看了看宁彬,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是医生?你是中医还是西医?”
  “我是中医。”
  宁彬回答道。
  “中医太古老了。古老就意味着陈旧落后,西医则是代表先进,要想把病治好,还是得西医,中医不行的。”
  考特尼说到这里,连连摇头,脸上显露出不屑的神情。
  “中医有着几年的历史,源远流长,它所积累起来的医术,很是神奇,西医难以治好的病,往往中医能治愈。西医却是人的某个部位发生了病变,他就把其切除掉。”
  “他们这样治疗,往往会把一个完全的人,切除成一个不完全的人,甚至把某个器官都切除掉。病是治好了,可是这人从此丧失了某方面的功能。”
  宁彬针锋相对地回答道。
  他虽然没有说西医行或者不行,可他说的这话,就表明了西医不行。
  “宁医生,你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觉得中医远不及西医,这可从临床来看,那些送到医院来治疗的病人,通过作切除手术,很快就痊愈出院,”
  “如果不作切除手术,不但很久都治不好,还会引发别的病,如果发生病变,连命都保不住。”
  段辉七站在考特尼这边,为考特尼说话。
  “段先生,我很赞同你的观点。当然,中医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它治伤心感冒还是行的。”
  考物尼说道。
  考特尼这句话,可是把中医贬成了小儿科,可以退出医学舞台了。
  这么说真的太过分,宁彬自然得为中医正名,不能让中医任人贬来贬去。
  “考特尼先生,我们只是嘴上说中医好西医好,那是没用的。现在我俩就舒伯伯这病,你代表西医,我代表中医,看谁能治好舒伯伯的病,谁代表的那方就算赢,怎么样?”
  宁彬这话,是要将中医与西医进行比拼。
  “嗬嗬嗬嗬!”
  考特尼笑了起来。
  笑过后,看着宁彬道,“宁医生,你这是要拿中医跟我西医比吗?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笑吗?你还真当你中医比西医强?你是在做梦吧?你们中医根本就没法与我们西医比的。”
  “考特尼医生,我们打嘴仗真的很没意思,还是认真的给舒伯伯看病吧。”
  宁彬可不想跟考特尼打嘴仗,眼前明明有一位重症病人,谁能把他医好,说很能说明问题。
  考特尼听了,也不再说什么,拿起听诊器,为舒海听诊起来。
  听诊了一会儿,考特尼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大疙瘩。
  “考特尼医生,我姑爷的病能治好吗?”
  段辉七看见考特尼把听诊器取下来时,问了一句。
  “考特尼医生,是不是要把病人送到医院去,用各种仪器进行检查,这样才能诊断出是什么病啊?”
  宁彬用嘲讽的口吻问道。
  别说,考特尼还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在听得这番嘲讽的话后,觉得他受到了宁彬的蔑视,这是他不能容忍的,因为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他觉得还是不往医院送,就凭他听诊作出判断:
  “病人这病,如果没有丰富的行医阅历,还真说不出这是什么病。这是一种很少见的病,在上千万人中,才有这么一例。”
  “我只是在医书上看见过对这病的阐述,也曾听同事说起过。这种病属经络方面的问题,我们医院研发的新药托尔丝苔,对这病有疗药。”
  “刚才,考特尼医生从西医的角度对舒伯伯的病进行了分析,也提出了治疗的措施,现在,我从中医的角度进行分析。”
  “我们中医讲的是经脉阴阳,舒伯伯这四个方面都不顺畅,导致淤积堵塞,无法通畅,时间一久,血脉气息都无法流动,也就形成这样的情态。”
  “这必须用银针除淤去堵,让血脉气息通畅,这么一来,舒伯伯也就会苏醒过来。这必须在二十小时内进行,还有效,超过二十小时,不管用什么做都没效的了,你们做出决断吧?”
  “嗬嗬嗬嗬!你们中医就喜欢糊弄人,把什么都说得神乎其神,玄而又玄,总的来说,就是不让病人听懂,这么一来,一切都听他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考特尼大笑着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