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祛除病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祁琳从她二伯的脸色看出,二伯对宁神医不那么相信的。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宁神医太年轻了,才二十多岁。
  大家都知道,中医是越老越红火,那样才有丰富的经验。
  其实祁琳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她二伯这病,没人能治,不管宁神医行不行,还是找他治治吧?就像俗话说的,死马当作活马医。
  “你曾天睡不着觉,感觉睡着了,其实还是挺清醒的。有时候,好像是睡着了,却是来到一个神秘恐怖所在,你所看见的一切,都是血淋淋的,很是吓人恐怖,就如同来到了人间地狱。”
  “你便会突然惊醒。醒过来后,都好像还处在那情景中一样,整个人还是胆战心惊,浑身发软乏力,想动却是动弹不了。”
  宁彬在对祁宏作了一番观察后问道。
  祁宏眼皮抬了抬,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宁彬说得很准确,他遇到的情形,还真的是这样的。
  “琳儿,你……你说的?”
  祁宏低声地问道。
  祁琳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说,,我什么都没说,是宁神医观察得出来的。”
  在回来的路上,她把法拉利开得飞快,她与宁彬可是一句话都没说,自然,她也没向宁彬说起她二伯的病情。
  “不用说,我能看出来。”
  宁彬说道,“你每天都会产生幻觉,有好些影子在你面前飘来飘去,你很想努力地把这些幻影看清楚,可你却没法做到,这些幻影就是那样模糊不清。”
  “还有,你一时置身南极,连骨头都快冻裂,一时又置身火焰山旁,好像要被烧成灰烬。”
  “你,你,你不是……医生,是……是八字……先生。”
  祁宏惊骇地问道。
  祁宏这么说,那是他到过许多大医院,那些医生都是通过许多检查,然后才对他的病情进行诊断,而眼前这位被称为神医的年轻人,却是根本不用检查,他只是看看就知道了,这跟那八字先生真没什么区别的。
  “老先生,你把我当作是江湖术士了。江湖术士那是骗人的,我可是没骗你,我是医生,讲究科学,根据你的情况得出的结论。”
  宁彬向祁宏解释道,“你这是中了一种奇特的毒,这种毒已进入到你的血液之中上,随着你血液的流动,你就会出现我说的那些情形。”
  “中毒?我怎么中毒?”
  祁宏问道。
  同时,他对宁彬的看法有了改变,觉得这小子看起来很年轻,他的医术却是很高明的。
  “这住施毒者,技术还是很高超的,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你就是中了他的毒,你也不知道。一旦这病毒攻心,你的生命就危在旦夕。”
  宁彬说道。
  “宁神医,你既然知道我二伯是中毒,那你也能帮我二伯解毒,是不是?”
  祁琳一时激动,伸手抓住宁彬的胳膊,急急地向宁彬问道。
  “祁小姐,别激动!”
  宁彬用淡然的语气说道。
  祁琳这才发觉到他失态了,忙把手松开,脸上已是红云朵朵,忙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
  宁彬摇了摇头,“这说明你很是担心你的二伯。你二伯这病,虽然已是毒气攻心,不过,还没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只要把他体内的毒祛除掉,他就会没事的。”
  “你真能治好我二伯的病啊?这可是太好了!”
  祁琳惊喜地大声叫喊了出来。
  在场的祁家人,听得祁琳这话,他们的脸上也都浮现出惊喜之色。
  “祁神医,你要能治好我二伯的病,不管你提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的。”
  祁琳向宁彬许下承诺。
  宁彬自是不会跟祁琳谈什么条件,他现在只是一心想把祁宏的病治好,其它事情,他才不会去老虎的。
  “让你二伯躺好了,我马上给了祛毒。”
  宁彬说着,拿出装银针的盒子,拿出七根长短不一的银针。
  将体内真气汇聚在手掌心,随即将一根根银针弹射到空中。
  那些银针在空中不断翻飞着,发出一道道微弱的光亮。
  随后找准方向,扎进祁宏的各个大穴中。
  祁宏从没看见,也从没听说,还有这样扎银针的,这跟那些玩魔术没什么区别。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而是任由宁彬给他治疗。
  他本来就是等死之人,如果这年轻要真能奇迹般地治好他的病,那是最好不过的,如果治不好,也没关系,这是他的命。
  接下来,让祁宏感到奇怪的是,这些银针扎进他的大穴里,他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难道说是他失去痛觉了吗?这不可能啊?他能感觉到这病毒的痛呢。
  这说明宁彬施针技术高超,看来这年轻人还真的是神医。
  宁彬将汇聚于掌心的真气释放出来,双手不断地揉搓着,将这些真气揉搓成一雾团。
  雾团越揉搓越小,不一会儿,只有弹丸般小。
  宁彬对着那弹丸般小的雾团一弹。
  那弹丸雾团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抛物线,最后从祁宏的脑门钻了进去。
  祁宏的身子立即抖动了一下。
  他很快感觉到好像有一股和煦的春风吹进了他的体内。
  他的体内就像春天到来时一样,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
  这道风有着极大的磁力,吸附他体内的垃圾。
  其实这并不是垃圾,而是祁宏体内的病毒。
  这些病毒顺着扎进各大穴的银针,排放了出来。
  旁边的人看见那白亮亮的银针,变成漆黑,同时,他们还闻到一股能臭死人的气味。
  大家都忙用手捂住口鼻。
  他们要不这么做,会被这臭味给熏昏死的。
  没过多久,那些银针由之前的漆黑,又变得白亮亮的了。
  屋子里那能臭死人的气味,也随之消失掉。
  祁宏觉得身子不像之前那么滞重,而是有些飘飘然,同时,他身子的力气恢复了好些。
  他想坐起来。
  “别动,等我把银针抽出来后,你再坐起来.”
  宁彬忙对祁宏说道。
  祁宏赶紧直直地躺在那平板椅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