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费应物大骂费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祁少,我们马上停止与费家的所有合作项目。不过,祁少,我们能不能与你们祁家合作?”
  那些与费家有业务联系的公司企业,立即表态,同时表示要倒向祁家。
  他们可是小公司小企业,不依附大公司在企业,他们是很难长久发展的。
  “可以。只要你们与费家撇清一切关系,我们祁家企业可以接纳你们,为了弥补你们的损失,前三年,我们都会给你们优惠。”
  祁辉回答道。
  “谢谢祁少!”
  那些人都齐声向祁辉道谢。
  尼玛!你这不是抢我费家的资源么?而且还是当着老子的面,明目张胆的抢,比强盗还厉害。
  费杰在心里骂道。
  可是,他对祁辉这么做,不敢表示出异议。
  他们费家与祁家相比,就好比是胳膊与大腿,这胳膊怎么拧得过大腿呢?
  可是,自己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中小公司企业,都离开费家啊?这样的话,那费家岂不是破产了?
  想到这里,费杰向祁辉说道:“祁少,你做事不能做得这么绝吧?我们费家与你们祁家是亲戚哦,俗话说,是亲都有三顾。我就不说三顾,可你们至少也不应该把我们费家逼上绝路啊?”
  费杰真的是做梦都没想到,他父亲说的话,立马就实现了。
  不过,他父亲说的是金鼎公司会制裁他们费家企业,那似乎还有一个过程,不曾想是祁家制裁费家。
  而且这祁家还是自己打电话通知来的,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而带给他们费家灾难的,就是宁彬那小子!自己以后决不会放过那小子。
  “费杰,你休怪我们无情。我们也不想这样,可你对宁神医所做的那些事,逼迫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如果要我们不这么做也可以,不过,这得宁神医亲自对我们说这话。”
  祁辉说到这里,微微睁大双眼,盯着费杰道,“我的话你听懂了吗?”
  费杰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懂祁辉的话?
  现在,能将费家从绝境中解救出来的人,正是他恨得要死的宁彬,而要他费杰向宁彬认错,真的很难。
  只是,与费家破产相比,再难的事,他费杰也得做。
  “宁神医,我为刚才对你所做的一切,表示道歉!”
  费杰尽量让语气变得温和,神色变得谦恭。
  宁彬一脸冰冷,让人一见,都会不寒而栗。
  “还有呢?”
  祁辉见费杰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便闭口不再说,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这家伙对宁彬做出那样的事来,竟然想这么一句话就蒙混过关,那也太便宜他了,即便宁彬同意原谅他,他祁家也不会同意原谅他的。
  “祁少,我向他表示道歉了,你还要我怎么做?”
  费杰觉得祁辉做得太过了。
  他费杰能这么低声下气向宁彬道歉,已经是给了宁彬天大的面子,宁彬应该知足了,再说,他宁彬算个什么东西啊?
  “我要你怎么样?这是你的事,你这么说,好像成了我的事了。”
  祁辉两手一摊,耸了耸肩道,“我现在不跟你说了,跟你说也说不进油盐的,我还是再看看你父亲怎么说吧?”
  祁辉说到这里,拿出手机,给费应物打了个电话:
  “费应物,你儿子在隆重的宴会,当着我祁家贵宾的面,向他老婆求婚,这是对我祁家贵宾极大的羞辱,也是对我祁家极大羞辱,而他,只是道个歉就完了,我现在想听听你怎么说?如果不能让我们祁家贵宾满意,我们会让你们费家马上破产。如果我们不是亲戚,我根本就不会给你打这个电话。”
  祁辉这话,可是有着咄咄逼人之势。
  “这个孽子!”
  费应物在心里骂着他的儿子。
  难怪金鼎公司宁肯付违约金,也要把已签定好的两亿大合同收回,重新与宁彬签,自己就知道这其中有缘故,没想到是自己的孽子对宁彬做出这样的事来。
  这件事,放在哪个男人身上,那都是受不了的。
  按理说,金鼎公司会对费家实施全面制裁,而金鼎公司没这么做,想来宁彬并没对金鼎公司董事长说这事,而只是对祁家说了这事。
  哦,明白了。
  这酒店就是祁家开的,自然会先告诉祁家了。
  不过,只是祁家对付他们费家,他费家就会破产,更别说还有个金鼎公司。
  看来这个宁彬的来头很大的,说不定还有好些大公司大企来,甚至是有势力的大家族,这样的人你都惹得啊?真的是找死。
  这个孽子,竟然还没意识自己闯下了天祸,只是一个道歉就想了事。
  想到这里,费应物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费杰在他身边,他肯定会给费杰一个大耳刮子,然后再踩上几脚,哪怕是把这孽子废了,只要能保住费家产业,那也是值的。
  “祁少,我这就跟我那孽子打电话。”
  费应物拨打通了费杰的电话,在电话里大骂费杰道:“你这个畜生!你还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吗?你他妈这可是惹了天祸了!你还真是想把我费家给毁了啊?”
  在骂过之后,费应物接着说,“你马上跟宁彬跪下,向他作揖磕头,求他原谅!”
  现在看来,想要补求,只能这样了。
  “爸,你说什么啊?要我给这小子下跪磕头?那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别人可是会笑话我们费家的。”
  费杰向他父亲说道。
  “你他妈那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吗?你他妈要不这么做,我们费家就会破产,什么都没有了?你他妈跟我都得出去打工挣钱,那才是天大的笑话,你他妈知道吗?”
  费应物在电话那边咆哮了起来。
  他费应物怎么会有这么一个长有猪脑的儿子?他过去还一直都认为他这个儿子挺聪明的,显然是他瞎了眼。
  费杰听得他父亲这番话,方才醒悟过来。
  对面那小子,看起来跟穷屌丝样,其实是个惹不起的家伙,而自己偏偏惹到他了。
  如果真像父亲说的那样,费家破了产,他和父亲都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那样的日子,他可是受不了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