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毁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是啊,怎么能不给老太太带礼物呢?这是没把老太太放在眼里吧?”
  其他人纷纷谈论道。
  说话的语气,带有明显指责的意味。
  其实,宁彬不给老太太带礼物,那也没什么值得指责的。
  这一次是万老爷子八十大寿,自然是给万老爷子送礼物了。
  这也说明那些人总想找宁彬的错。
  哪怕是鸡蛋里面挑骨头,他们也得挑出来。
  “你们给老太太的礼物呢?”
  宁彬看向众人道。
  众人一愣。
  他们并没给老太太送礼物。
  “我们不是第一次来,我们之前给老太太送了礼物。你是第一次来,之前并没给老太太送礼物,所以你至少得有个见面礼。”
  一位客人说道。
  “要说见面礼,我倒是准备了一份。”
  宁彬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块玉环。
  这块玉环有一处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元名清的目光被这块玉环吸引住了。
  “哎呀!不得了啊不得了!这可是妲己佩戴的玉环啊!”
  元名清观察了一会儿,惊呼了起来。
  卧槽!
  又是一块商代古玩!
  在场的人都在心里惊叹道。
  “这块玉环的价格,不会比象牙笏低!”
  元名清又补充了一句。
  又是上亿!
  在场的人再次惊呼起来。
  他们真的是无法可想了。
  “万奶奶,你不会嫌弃我这礼物吧?”
  宁彬说道。
  “我还从没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你送给我和老头子的礼物,就是我们万家的传家宝!”
  万老太太笑眯眯地从宁彬手上接过那块玉环,爱不释手。
  自此,宁彬成了座上宾。
  给万老爷子做完寿,宁彬在这里多呆了几天,把事情办完后,与徐娜一同回去。
  徐仁没有跟他们一起回去。
  因为他早回去了。
  徐娜觉得很愧疚。
  如果她不叫宁彬来,宁彬就不会受那么多气。
  宁彬倒是无所谓:
  “老婆,我为你做任何事都心甘情愿。你不要觉得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只是希望你不受委屈,每天开开心心就行。”
  徐娜听得宁彬这话,心里很感动,觉得她真的找对了人。
  宁彬在医学院上了一堂针灸课,回到办公室,正听得轻音乐。
  徐娜给他打来电话:
  “宁彬,你快到基隆商场来,我姐惹上事儿了。”
  “你姐?哪个姐?”
  宁彬有些脑晕。
  徐娜有两个姐。
  大姐出嫁后,几乎就没回来过,另外就只有那个死对头二姐徐蓉。
  徐蓉跟大姐相反,她虽然出嫁了,可是赖在徐家不走。
  为了争徐家的家产,与召明想方设法要把宁彬撵走。
  “我二姐徐蓉啊!”
  徐娜回答道。
  “徐蓉?她的事,你还管?你难道忘了她之前做的那些事了吗?”
  自己这个老婆,就是太善良,你就是叫她砍头给别人垫座,她都愿意的。
  “不管怎么说,她是我姐。她现在惹到事了,不能不管啊?你就快过来吧?”
  徐娜催促道。
  “好好好,我这就过来。”
  老婆要他做的事,他肯定得去做。
  对他宁彬来说,老婆的话,就是圣旨。
  宁彬赶到基隆商场,徐娜在门口等着他。
  “你先跟我说说情况吧?”
  宁彬没叫徐娜在电话里说,是怕电话里说不清楚。
  原来徐家破产后,召明便要与徐蓉离婚。
  徐蓉不愿意。
  两人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
  小日子已是过不下去了。
  这不,徐蓉在与召明大吵了一架后,心情不好,便来逛商场。
  她不小心撞倒了一瓶珍贵的药水,这药水泼溅到一位贵妇的脸上,把这位贵妇给毁容了。
  在这个靠脸吃饭的世界,毁容,那是任何人都接受不了的事实。
  对方给徐蓉提出两个条件,叫徐蓉任选一个。
  一个条件是把她的脸治好,要跟原来一样,二个条件是一次性赔偿三千万。
  徐蓉打电话给召明,召明接都不接。
  只得打给徐娜,徐娜打给了宁彬。
  徐蓉看见宁彬,皱起了眉头,向徐娜抱怨道:
  “小妹,你叫你来,你怎么把他叫来了?”
  “哦,你的意思是我们不该来?”
  宁彬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神情,随即看着徐娜,
  “老婆,我们走,人家根本就不需要我们来。”
  徐蓉听得这话,心里慌了。
  她现在惹出这事儿,找不到别人来帮忙,只有指望小妹徐娜。
  徐娜要是走了,那她可就绝望了。
  她要治不好那贵妇的脸,或者是赔不出三千万,那肯定会吃官司的。
  那她可就惨了。
  而她这妹妹,很是听宁彬的话。
  所以,她即便再怎么恨宁彬,也得先忍着。
  她得靠他们把这事摆平的呢。
  “别走!我要不让你们来,也就不会打电话给你们了。”
  徐蓉只得让声音变得温和,不让宁彬听了反感。
  “宁彬,你还是帮帮我二姐吧?她现在很可怜的。”
  徐娜低声地对宁彬说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宁彬在心里这么说道。
  “智丽小姐,如果我把你的脸冶好了,这件事就这样了结,是不是?”
  宁彬向小山智丽问道。
  “必须得跟原来一样。不然,就得赔我三千万,或者是吃官司。”
  小山智丽气愤愤地说道。
  “好,我这就给你治好!”
  宁彬信心十足地说道。
  “宁彬,她这是毁容,不是生病,你能治吗?”
  徐娜提醒宁彬道。
  “智丽小姐,你叫你的人给我准备好这些东西,费用我出。”
  宁彬开出一张单子,交给小山智丽。
  小山智丽看了看单子上的那些中医名字。
  眉头紧皱了起来。
  这都是常用药,花不了两个钱。
  她不是考虑钱多钱不多的事,而是觉得这些药,根本就治不好她这张被毁了的脸。
  “年轻人,我虽然不懂医,可这些最基本的药,我还是知道的。它们能治好我这张脸?你可别耍我?”
  小山智丽一脸不相信的神情。
  “你觉得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的吗?我可跟你说,你这张脸,还只能用这些药才能治好。用别的药,还真是不行。”
  宁彬一脸认真地说道。
  小山智丽想了想,把那张纸递给她身后的一名保镖:“内山,照这单子所写的,把药办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