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废掉龚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接!”
  祁辉很是坚决地说道,
  “宁神医,你需要我做什么,只管说,我哪怕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你这是太高看龚家了,完全用不着你那样的。你只消一个人来就行了。”
  宁彬说道。
  祁辉有点儿懵。
  他对龚家可了解了。
  他就是把全部力量集中起来,也不是龚家的对手。
  宁神医何以会把龚家摆平的呢?
  宁彬在与祁辉通完电话后,接到了徐蓉打来的电话,说是爷爷病情恶化,叫他一个人马上赶过去,不要带徐娜过去。
  宁彬紧皱起眉头。
  知道这事有蹊跷。
  不过,他还是独自前往。
  宁彬赶到重症监护室,徐家人都聚集在这里。
  宁彬愣了一下。
  难道爷爷的病情真的严重了?
  不然徐家人怎么会都聚集在这里呢?
  “龚少爷,他就是娜娜的老公宁彬!”
  徐蓉指着宁彬说道。
  宁彬看见徐家人中,有一个陌生男子。
  男子一脸鄙夷不屑的神情,目光冰冷地盯着宁彬:
  “你就是宁彬?”
  “知道还问,是闲得蛋疼吧?”
  宁彬没好气回答道。
  那男子显露出不在意的神情,自我介绍道:
  “我叫龚皓,是不是觉得很耳熟?我要取代你,成为徐娜的老公。”
  “你听到这话,是不是觉得脑瓜子嗡嗡的?是不是受不了?”
  龚皓笑微微地说道。
  “没什么受不了?”
  宁彬神色淡然地摇着头道,
  “我只是觉得很好笑。因为这就是一个笑话。”
  “笑话?”
  龚皓眉毛往上扬了扬,反问了一句。
  “你知道蚍蜉撼树,螳臂挡车么?你觉得这么做可笑不可笑?你不自量力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你这真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宁彬淡然地说道。
  “小子,你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
  龚皓脸上浮现出怒色,
  “看来你小子对我龚皓还不了解吧?你到宁海去随意打听打听,就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龚皓这名字。”
  “如果他们要哭,只要说龚皓来了,保管那小孩子就不会哭了。你别以为我是在吹牛,我说的可是实话。”
  “你那老婆,我一看见她,就迷上了她。我就把她内定为我的女人。让我感觉到很幸运的是,你们结婚三年,她还是完整之身。”
  龚皓说到这里,不住地摇着头,好像是在替宁彬叹息,
  “我这下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大家叫你废物,你可真是废的很彻底。守着一个绝世大美女,竟然动都不动一下,这还是男人吗?你还是自动退位的好,我会让你老婆品尝到人生无穷乐趣的。”
  一道近乎实体般的冰冷的目光,打在了龚皓的脸上。
  任是像龚皓这样的凶恶之人,心里都产生出一丝寒意。
  龚皓看了宁彬一眼,撇着嘴道:
  “小子,怎么啦?想杀我吗?”
  “龚公子,他就是个废物,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如果他真想那么做,你杀了他得了。”
  徐蓉脸上浮现出讨好巴结的笑。
  “小子,听到了吗?你二姐都说你是废物,只能在心里想,却不敢做。好了,我看你也怪可怜的,给你个机会,跟我跪下,三拜九磕,然后滚出去,我就不与你计较!”
  龚皓很是轻蔑地说道。
  宁彬以看戏的神情,看着在场的人。
  他要看这些人怎么演戏。
  “宁彬,龚少给你机会,叫你跪下磕头,你还不下跪,是不想活吗?”
  徐蓉冲宁彬吼叫道。
  “宁彬,龚少爷这可是对你额外开恩,不然的话,你这小命都没了。快点跪下磕头认错!”
  徐亮劝说起宁彬来。
  “要我下跪磕头是吧?好,我这就下跪磕头!”
  宁彬说完,身形一晃,来到了龚皓面前。
  龚皓正洋洋得意地等着宁彬向他下跪作揖磕头呢,猛地觉得脖子一紧,窒息感攫住了他,身子升到了空中。
  手脚胡乱的舞动着。
  “臭小子,松开我家二少爷!”
  “宁彬,你不想活啦!敢对龚少爷动手!”
  龚皓的保镖从门口冲进来,对宁彬大声吼叫道。
  徐家人也一样吼叫道。
  龚皓的保镖见宁彬并没有松开龚皓的意思,便要拼命去解救龚皓。
  他抡起拳头,朝着宁彬胸口打去。
  他这可是把力气都用上了的,一拳就能要对方的命。
  可就在拳头打到宁彬胸口时,却是被宁彬的手抓住。
  “咔嚓!”
  保镖的拳头当即被捏碎。
  “啊……”
  保镖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痛嚎声。
  这样的苦痛,没有经历的人那是说不出来的。
  宁彬随手一甩。
  那保镖庞大的身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龚皓的脖子被宁彬锁住,连气都难出,更别提说话。
  他感觉到他三魂悠悠到奈何桥了。
  这时候,宁彬稍松了松手。
  龚皓能出得了些气,也能说出些话来。
  “还敢不敢娶我老婆?”
  宁彬冷厉地问道。
  “我龚皓看中的女人,除了我龚皓,别的人谁也别想得到!”
  龚皓以为宁彬终归还是怕他,不敢把他怎么样,说话也就很霸气。
  “这么说,你还是不想改为你的主意是吧?”
  宁彬说到这里,一脚踢中龚皓的大腿。
  “咔嚓!”
  龚皓的大腿当即粉碎性骨折。
  “啊……”
  龚皓发出一声惨嚎,脸色刷地变得惨白。
  宁彬将龚皓往地上一戳。
  龚皓却是跪在了地上。
  此时,宁彬一脚踩中了龚皓另一只脚胫骨,也当即踩得粉碎。
  龚皓再一次发出一道惨嚎声。
  “吼什么吼?这么点痛苦就受不了啦?那后面更加痛苦的,你岂不是更加受不了?”
  宁彬说到这里,冲着龚皓的双脚一阵乱踩。
  把两只脚的骨头都踩得粉碎。
  “哦,这两只手留着也没用,还不如把它给废了!”
  宁彬说着,又向龚皓的手踩去。
  “别踩!别踩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龚皓一直都以为他是最心狠手辣的人,没想到跟眼前这小子比,他差十万八千里。
  徐家人看见宁彬这凶残样,个个都吓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