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老者醒过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人是谁啊?胆子这么大?竟然敢为这老者治病?”
  “还不是为了那一百万,他才赌这么一把。”
  “哼!这老者要是死在他手上,那可是小命都没了!”
  “是啊。这小子想钱想疯了吧?”
  周围的人纷纷谈论道。
  他们是不相信宁彬能抢救这老者。
  反倒是认为宁彬会把这老者医死。
  希望别人把事情搞砸,这种心理是很不好的心理。
  女孩见到有人愿抢救她爷爷,又重复了她之前说的那句话:
  “你救活了我爷爷,我给你一百万!”
  宁彬摇了摇头。
  这女孩,还真相信了那些人的话,以为他是冲着那一百万才抢救她爷爷的。
  如果真是这样,他才不会这么做的。
  区区一百万,对他宁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眼前老人的情形十分危急:
  紧闭的双眼有殷殷的血渗出,嘴唇红肿,好像溃烂的桃子,脸色乌黑,比煤还黑。
  必须得立即抢救。
  宁彬也就没答女孩的话,而是将随身携带的针盒拿出。
  取出七枚银针。
  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舞动之后。
  将银针弹射到空中。
  划出诡异的弧线。
  “滋滋滋……”
  分别扎进老者的各个大穴中。
  随即将体内的灵气激发到手心。
  手心喷出一道道雾气,笼罩着老者的全身。
  这时,人群里有认得宁彬的,惊奇地叫喊道:
  “这不是徐家那废柴女婿吗?怎么没听说他能治病啊?这可奇了怪了!”
  “他这可是拿人命开玩笑!让他这么一阵乱扎,哪怕是有命,都会没命的。”
  宁彬正在施救,自是没去理会这些谈论。
  灵气变幻的雾气,不断浸入老者体内。
  那些银针也在灵气的驱动之下,开始跳动起来。
  女孩目光落到认得宁彬那人的身上,问道:
  “你说他不会医病?”
  “他要是能医病,我也能医病。”
  那人瘪了瘪嘴。
  随即表露出一副好心肠的神态,对那女孩说道,
  “姑娘,你怎么不把情况弄清楚,就随便叫人给你爷爷治病。我们都替你担心啊!”
  这人说完,不住地摇着头。
  徐娜听得这人的话,皱着眉头,对那人说道:
  “阿姨,你对我老公不了解,就在这信口雌黄,诋毁我老公。你怎么是这样的人?”
  “我是怎么样的人?我是好心人。我是在为这姑娘着想,不想她爷爷这么糊里糊涂被你老公医死了!”
  那位中年妇女显露出悍妇的神态,瞪大双眼,想把徐娜给吓住。
  随后看着那女孩,说道:
  “你怎么还让他给你爷爷治病啊?还不快让他住手!”
  女孩这才醒悟过来,忙阻止宁彬道:
  “你住手!你不是医生,凭什么抢救我爷爷?我爷爷要是死了,你也得死!”
  女孩话音刚落,老者身子猛地抖动起来,眼睛忽地睁开,发出血红的光,脸由墨黑就成了青紫色。
  “哎呀!糟了!男怕新鲜女怕沉!老人这是回光返照了!哈哈,这下可是把人给治死了!”
  那妇人竟然拍着手跳了起来,显然是在幸灾乐祸。
  没一会儿,她看见大家都看着她。
  她却冲这些人吼叫道:
  “看着我干什么?你们好好看着这小子,别让他把人医死了跑了!”
  其他人见她泼悍的样子,都摇了摇头。
  像这样的泼妇,自然不去惹的了。
  “姑娘,快报警抓他!不然他跑了,可就抓不住他了!”
  这悍妇以为大家被她的气焰镇了下去,很是得瑟。
  又怂恿这姑娘报警。
  整个场面,只有她一个人上窜下跳的。
  姑娘听得这悍妇的话,以为她爷爷真的要死了。
  见宁彬还在那施救,气不打一处来。
  双手用力地推了宁彬一把,瞪圆美眸,低吼道:
  “滚!不许你碰我爷爷!”
  宁彬没提防,被这姑娘推了个趔趄。
  此时,他只想着救治病人,说道:
  “等一下,我就抢救完成了!”
  “还抢救?人都快被你抢救死了!”
  姑娘气愤地说道。
  “姑娘,别跟他废话,快报警抓他,我会帮你把他拖住!”
  那悍妇气势汹汹地说道。
  徐娜见了,走过来,对宁彬说道:
  “你好心好意救人,别人不领你的情,你还救个啥?走吧?”
  “走?往哪走?这人可是被你们给治死了,休想走得掉。”
  悍妇张开双手,要把宁彬拦住。
  宁彬手轻轻一拨拉。
  悍妇站立不住。
  扑倒在地上。
  这时,她发挥出他泼辣劲来,在地上打着滚道:
  “打死人罗!打死人罗!”
  周围的人都看笑话似地看着那悍妇。
  宁彬没理那悍妇,继续为老者施针。
  “你混蛋!我叫你滚你没听见吗?你是安心要把我爷爷医死吗?”
  姑娘气愤不过,骂起人来了。
  可就在姑娘骂声落下之时,老者的眼睛睁开来。
  目光变得正常了。
  “雪儿!”
  老者叫了一声。
  “爷爷!”
  雪儿惊喜地叫了一声,便要去扶老者。
  “别扶他!”
  宁彬对雪儿低吼一声。
  雪儿抬起头,盯着宁彬:
  “你什么意思?难道要我爷爷一直躺在这地上?你安的什么心?”
  “你这姑娘可是不知感恩?人家把你爷爷救活了,你还以这样的态度对付。”
  徐娜说到这里,便要拉宁彬离开,
  “我们走!反正她爷爷醒过来了,以后再出什么事跟我无关!”
  徐娜这是在跟这姑娘赌气。
  在她看来,这姑娘是不识好歹。
  也就不用管她爷爷了。
  不过,宁彬作为医生,他的眼里只有病者。
  老者这是痼疾毒发,必须得把体内的毒气排除掉。
  而他用银针,把老者体内乱窜的毒气理顺了。
  就等着用银针把毒气排出来。
  这时候若是动了老者,那刚理顺的毒气,又会在老者体内乱窜。
  相当于老者的病复发。
  病情比之前会更严重。
  而再要把这些毒气理顺,会更加困难。
  “呜哇!呜哇!……”
  这时,救护车尖叫着开了过来。
  围观的人都赶紧为救护车让开道。
  救护车停下,从车上下来了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
  他们从车上取下担架,来到了老者旁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