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向前台美女数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彬开始数数:
  “一!”
  木子撇了撇嘴,轻蔑地说道:
  “宁彬,你别装了!别说你数三下,你就是数三百下,三千下,也不会给计总打电话的!”
  前台美女只是看了宁彬一眼,没有作出打电话的举动。
  “二!”
  宁彬接着数数。
  “宁彬,你就拉倒吧?还二呢,我看你才二!”
  木子话音一落,引来了一阵浅笑。
  前台美女看着宁彬,神情有些犹豫。
  她们这些作前台,阅人无数,自然有经验的了。
  她看宁彬这样,应该是来真的。
  如果这家伙真的是计总的客人,得罪了他,她的饭碗可是保不住的。
  真要把饭碗丢了,以后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公司。
  再说,打一个电话去,如果这家伙不是计总的客人,顶多挨计总的骂。
  两相比较,孰轻孰重,也就见分晓了。
  “三!”
  木子正想说挖苦嘲讽宁彬的话,没想到却是被前台美女抢了先:
  “我打我打!”
  前台美女说着,拿起前台电话拨打起来。
  “宁彬,真看不出,你装逼倒是挺有一套啊?连这美女都被你骗了。”
  木子嘲讽这么一句后,神色突然变得凶恶起来,
  “宁彬,我叫你滚出去!现在立刻马上!”
  宁彬没有理睬木子。
  刘晓很是气愤,冲到宁彬面前,伸手推着宁彬,要把宁彬推出去。
  只不过,宁彬就像一株大树,刘晓却只是一只蚂蚁。
  结果就成了蚍蜉撼树,场面滑稽可笑。
  木子想去帮着女儿推。
  只是刚才她母女俩推了,没能推动。
  如果母女俩再去推,仍然是推不动,那就成笑话了。
  木子朝着门口大声叫喊道:
  “保安保安,快把这家伙撵出去!”
  其实保安想撵的人,是木子母女。
  正是她母女俩,把个大厅搞得乱糟糟的。
  只是听她们说的那些大话,好像很有来头。
  所以,只要这母女不是做得太过分,都不去招惹。
  以免惹来麻烦。
  现在要他们去撵宁彬,他们只是持观望态度。
  木子见保安只是听着,并没有动静,可把她气着了。
  她把声音提高八度,好像高音喇叭似的:
  “保安,叫你们撵人,你们耳朵聋啦!你们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干了?”
  大厅里的人听得这声音,都不禁皱起眉头。
  有的人用双手捂住耳朵。
  刘晓也附和着她的母亲,尖声尖气地叫喊着。
  整个大厅被这母女俩给闹得乌烟瘴气的。
  就在这时,从专用电梯里走出几人。
  走在前面的,正是万家乐财团总裁计林雪。
  木子见到计林雪,停止了叫喊,同时用手肘撞了正在叫喊的刘晓。
  对刘晓朝计林雪方向呶了呶嘴。
  木子脸上立即堆起一脸的谄笑,向计林雪走过去,嘴里说道;
  “计总,你……”
  然而计林雪却是从她身边飘了过去,直接走到宁彬面前:
  “宁先生,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迎接来迟,还请见谅!”
  这是什么状况?
  计林雪为何对宁彬这么客气?把他当贵宾来看?
  这个徐家的废柴咋变得这么有出息了?
  宁彬一脸淡然的神情:
  “这样的态度还行,我给你点个赞!”
  “我以后一直都以这样的态度对你,是不是可以免了那一年的……?”
  计林雪向宁彬说道。
  “那不行。一码事归一码事!”
  宁彬摇头晃脑道。
  众人听着两人的对话,发觉到计总好像要听命地宁彬。
  这时,宁彬对计林雪说道:
  “计总,那个叫刘晓的,是来你公司上班的吧?”
  “你们公司难道是垃圾处理站?只要是垃圾,你们都会接收?”
  计林雪自是听出,宁彬不要刘晓到她公司来上班。
  便对她身边的赵秘书说道:
  “赵秘书,这人是谁介绍到公司来的?”
  “是徐娜小姐。”
  赵秘书说到这里,又解释道,
  “也不是徐娜小姐直接说,是徐娜小姐托小山智丽小姐跟董事长说的。”
  “董事长看在有位叫宁彬先生的面子上,同意了的。”
  计林雪笑着道:
  “这事可搞得够复杂的啊!”
  随后看了看宁彬,
  “说起来,这事还是因你而起。难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我那老婆太善良,耳根子软,听不得别人几句好话。把她开了,我会去跟我老婆解释的。”
  宁彬向计林雪说道。
  计林雪点了点头,对赵秘书说道:
  “你把这事处理了!”
  “是的。总裁!”
  赵秘书应答道。
  宁彬与计林雪离开,赵秘书对木子和刘晓道:
  “你实习期第一天上班,不遵守公司规定,迟到三个小时,公司对你解聘,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赵秘书说完,不再听木子和刘晓的解释,转身离开了。
  宁彬来到计林雪办公室。
  宁彬扫视了一眼办公室,心里惊叹:
  大公司就是大公司,气派就是不一样。
  总裁的办公室,竟然有别的公司会议室那么大。
  不过,这么偌大个办公室,却是一点儿也不空旷。
  这自然跟里面的摆设富有层次感与立体感有关。
  “喝什么?”
  计林雪问道。
  宁彬摇了摇头:
  “什么都不用喝?我们还是直接进入正题,我给你治病!”
  “你不会是又要打我的头吧?”
  计林雪有些胆怯地问道。
  她这是有些怕痛。
  “打头?”
  宁彬惊问一句,随即想起来了,笑了笑道,
  “大小姐,拜托!我是治病,不是打人。难道说那次打了你一下,你还上瘾了?总想着我打你?”
  “谁想挨打啊?你不是打一个,我的病就好了吗?”
  计林雪分辩道。
  “这得看是什么病啊?我的大小姐。”
  “不可能什么病都得打啊?”
  宁彬解释道。
  随即拿出银针。
  计林雪看着那闪着银色光芒的长长的银针,身子不由得抖动了一下。
  俏脸上露出痛苦的情状。
  “你还是打我吧,我怕扎针。”
  “那么长的一根针,扎都会把人扎死的。”
  计林雪不住地摇着头道。
  “不要怕,这针扎下去不会痛,就跟蚂蚁螯一下一样。当然,更不会扎死人的。”
  宁彬向计林雪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