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收端木赐为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彬惊了一跳。
  以为是端木老头没站稳呢,便要伸手把端木赐拉起来。
  “师父,你收了我吧?我要拜你为师!”
  端木赐说罢,向宁彬磕了三个响头。
  这这这,这也太突然了吧?
  咋一点苗头,一些前奏都没有,突然就下跪磕头,行起拜师礼来了?
  打了自己一个猝不及防,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这老头儿,这大年纪的人,做事咋这么草率?
  如果自己不同意,他这老脸往哪搁?
  就在这时,宁彬看见一旁的司马先明。
  他忽然想到,先前司马先明不也是这样行拜师礼的吗?
  好像这是经典的拜师礼了!
  端木赐见宁彬没有马上答应。
  看向了司马先明,把他当作救兵:
  “大师兄,你就帮我向师父求求情吧?叫师父收了我。”
  司马先明吭哧了两声,向宁彬躬身行了一礼:
  “师父,你就收了他吧?反正你都收了我了,多收一个也没关系的。”
  宁彬白了司马先明一眼。
  这不是你收徒弟,你当然大可这么说了。
  “师父,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长跪不起!”
  端木赐使出绝招来了。
  一个跟自己爷爷差不多大年纪的人,跪在自己面前,给宁彬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照习俗,这样可是会折阳寿的。
  算了,还是答应下来。
  不然,真这么长跪不起,那算什么事啊?
  “好好好,我答应你了。你起来吧!”
  宁彬说道。
  “谢谢师父!”
  端木赐说罢,站了起来。
  那张老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幸福感。
  好像这次拜师,是他最值得骄傲自豪的事。
  随即端木赐又向司马先明行了一礼:
  “大师兄好!”
  “师弟好!”
  司马先明也回礼道。
  两师兄倒是其乐融融。
  宁彬转念想了想,觉得收下端木赐也好,以后这医馆就由他来打理。
  只是有疑难杂症,自己才来这里一下。
  不过,端木赐既然拜了自己为师,他这当师父的,自然得传授点绝活才行。
  如果什么都不传授,那人家拜你为师干什么?
  宁彬将银针飞渡传授给了端木赐。
  端木赐是如获至宝,闭关苦炼这套针法。等修炼成功,他才出山。
  司马先明也没走。
  而是缠着宁彬,要宁彬为他那套十泰回生针指点迷津。
  宁彬自然答应了下来。
  这是他的徒弟,师承他的绝招,要是没学到家,这也是丢他的脸不是?
  宁彬则是在这段时间,对端木青青进行医治。
  将端木青青的病彻底治愈。
  以后让她去做唐嫣的秘书,为接手欣欣药业作准备。
  之前,他想让徐智来接手欣欣药业,不过,他觉得做美容方面,还是端木青青这个大美女最合适,徐智他另有安排。
  接下来,宁彬对端木赐这家医馆进行大规模的改建,计划先投资一个亿。
  一天,一辆皮卡车开到医馆门口。
  从车上下来了十名男女,一个个脸上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
  那阵仗,确实很吓人的。
  一位明显是做了美容手术的女子,走进医馆大门,双手叉腰,很是嚣张地尖叫道:
  “谁是医馆的负责人?跟我出来!”
  宁彬看了看门口站着的这些人,知道对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宁彬神色淡然地答道:
  “我就是。你们是不是都有病啊!”
  宁彬这话可是一语双关,就看对方能不能听出来。
  “小子,你敢说我们有病?是不是活腻歪了?”
  女子身后一位魁梧壮汉厉声吼叫道,做出一副要动手打人的架势。
  那女子做出一个制止的手势,随后用冷冷的目光盯着宁彬:
  “我叫贝雯,云氏集团建筑部经理,你们医馆的改建,我们包了。你们先付我们启动资金一个亿。这是建材与沙石等价格表。”
  贝雯说到这里,朝身后那壮汉摆了一下头。
  那壮汉把价格表递给了宁彬。
  宁彬扫视了一下价格表。
  我考!
  这上面的价格,比市面的价格高出几倍。
  这不相当于抢吗?
  “这是我们以最低价格购买的,你要上面签个字,这事就这么定了。”
  贝雯很是蛮横地说道。
  “我要不签呢?”
  宁彬脸上带着玩味的笑问道。
  “不签?这可由不得你!”
  那壮汉朝着宁彬吼叫道,还扬了扬拳头。
  这次贝雯没有制止,脸上反倒带有奖励的微笑。
  很显然,他们信奉的,拳头才是硬道理。
  “说得对。这合同你是签得签,不答也得签!”
  贝雯很是霸道地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已找好了建筑公司,你们还是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宁彬神色平静地说道。
  显然是没把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
  “马上打电话给那家建筑公司,告诉他们,你们这医馆的活,已经由云氏建筑公司包下了,他们有什么事,直接找云氏建筑公司!”
  贝雯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这是我自己的医馆,也是我自己出钱修建,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
  宁彬语气强硬地答道。
  “为什么?因为你不听我们的,我立马开来推土机,把这你医馆夷为平地,把你这里打造成一个广场,我要你们哭天无路,白白损失一个医馆!”
  贝雯这口气可大了去,好像她是一方霸主,
  “立刻马上现在,把那一亿启动资金,转到我们指定的账户上。你拿着的合同上有。”
  “滋拉!滋拉!”
  宁彬三五几下,把手上那份合同,撕得粉碎。
  随后往空中一抛,那些碎片像雪花般,在空中飘飞着。
  落在了贝雯和她带来的那些人身上。
  那些人忙把身上的纸屑拍打掉。
  “跟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宁彬向贝雯吼道。
  “敢撕我合同?”
  贝雯面容狰狞道,
  “小子,敢叫我们滚!等一下,你小子得跪着向我们求情!”
  贝雯说完,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小子,你要不拿个千儿八百万出来,你休想摆平这件事!”
  贝雯威胁道。
  “我这人很吝啬,一分钱都不愿拿出来,所以,我是不会用钱来摆平这件事的。”
  宁彬摇了摇头道。

章节目录